梦里梦见爱人的诗句-梦里梦见以前的爱人

梦的美好在于天马行空,而诗人们的梦与一般人相比,则多了一份别样的诗情画意。在所有写梦境的诗作中,最令人不解应该是李商隐的《锦瑟》,“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朦胧绝美;最凄美的应该是李煜的《浪淘沙》,“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令人伤情;最悲情的应该是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令人动容。

以上种种梦虽经典,却终究不如梦到自家妻子来得那么真切。这也就是为何苏轼当年梦到爱妻王弗写下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能成为千古绝唱的原因。

本妻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清代大才子在张问陶半夜梦见娇妻后写下的一首趣诗,与东坡的悲伤不同,全诗开篇是美如画,最后两句却越读却调皮,特别是最后7个字读着绕口却可爱到爆。让我们来品一品这首《梦中二绝》。

《梦中二绝。其二》

清代.张问陶

飞花如雾点新苔,树杪红窗次第开。

已近楼前还负手,看君看我看君来。

张问陶在清代可谓是诗、画双绝,被誉为“青莲再世”、“少陵复出”,诗名确实是不小的。而其平生最得意的事,除了写了3500余首诗作,就是娶了当时有名的才女林佩环为妻。林佩环出身名门,画得一手好画,对于妻子的画,张问陶的评价是“一编尽有诗情味,夫婿才华恐不如”,妥妥的一个炫妻狂魔。

一次外出离家的张问陶在半夜梦见娇妻,写下了这组《梦中二绝》,一共有两首,最有意思的就是这第二首。诗的首句“飞花如雾点新苔”,开篇就美得令人心醉,仅7个字共写了飞花、和新苔两种景物,飞花如迷雾般点点飘落,落到楼前阶上新长的青苔上,这句诗就像一出电影镜头般,将读者瞬间带入一个绝美的梦境中。

第二句“树杪红窗次第开”写的是爱妻的闺房,树梢边的红窗依次打开,这是对方在盼望着自己前来。一个“次第开”道出了妻子心中的欣喜,想来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美妙约会。

但到了第三句诗人却笔锋一转,诗人终于走过飞花跨过新苔,来到了楼前,本雀跃来接的妻子却站在那儿不动,还将两手放在背后。她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爱人从远处走来,而诗人也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她盯着自己。

对于这两句的理解,可谓十分费脑筋了,特别是最后7个字简直能把人绕晕。诗人连用三个“看”字,就像绕口令一般要将人饶进去,但仔细品读却觉得这正是恋人间真挚感情的表现。两人或是久别重逢,在历经很久的期待后,真的见到了对方,却呆若木鸡,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是那样痴痴地看着。爱妻这般可爱的样子,自然也令丈夫动容,于是就有了另一只“木鸡”。

纵观全诗,诗人用诙谐、清新的笔调,写出了自己梦境中的一场绝美相逢。从开篇的美如画,到最后调皮中的深情,都令人眼前一亮,特别是最后7个字更是有情又有趣。这首诗大家喜欢吗?欢迎讨论一、二。

评论 (0)  •  2021-11-15  •  浏览 (148)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