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见自已掉进脏大口井里的信息

第一章 斜疝水库

我叫方正,方方正正的方,方方正正的正,生于青岛市下夏镇六甲村,我爸在我没出生前因一场车祸不幸身亡,撒手人寰。

我妈带着还在肚子里面的我回了爷爷奶奶家。

长大后听我妈说,我爷爷是个算命先生,在我出生后的当天晚上,爷爷去村委领出生补贴,也就在这个当口,家里面突然就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老太太。

那个老太太穿着一身绣着白花的黑棉袄,面如白纸,嘴唇却是血红,嘴角两边还往上翘,像是一直在笑,她的头发好似几年没有洗过,都粘在了一起。

这个老太太给自走进院子后,也不说话,一直踮着脚尖身子紧贴着墙边走。

我奶奶看到那个老太太后,就过去问她从哪儿来,来找谁?

那老太太看了我奶奶一眼说道:

‘我是个要饭的,两天没吃饭了,饿得慌,来恁们家里要俩个干粮(馒头)吃,大姐你能不能行行好,好人会有好报的。’

因为今天正好我出生,是个大喜的日子,奶奶心里也高兴,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去厨房里面拿干粮。

而那老太太也趁这个时候溜进了屋子,她看躺在炕上的我后,马上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此时她面目狰狞、满脸杀气、嘴里还不断地大声喊着:‘我掐死你,我不光要让你们老方家断子,还要你们老方家绝孙!’

当时我妈就躺在我身旁,那老太太刚进来的时候她还在想这人是谁,可当她看到那老太太动手掐我脖子后,顿时就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忙伸出手去拽那老太太的胳膊,一边大声喊我奶奶。

可那老太太的看起来年过古稀,但手劲却大的惊人,本来我妈刚生下我身子就虚弱,所以无论她怎么用力,就是无法把那老太太的手从我的脖子上面给拽开。

就在我奄奄一息眼看要断气的时候,我爷爷手里拿着一把镰刀突然从外面跑了进去,他进屋看到那老太太后二话不说一咬牙直接把自己的左手的食指给活生生的割了下来!

鲜血四溅!

我妈当时对这件事情记忆极为深刻,她清楚的记得我爷爷当时双眼血红,看都不看掉在地上的断指,只盯着那个老太太说了一句话,就因为这一句话救了我的命。

他说:‘要么马上松手,要么一起死!’

那老太太听到我爷爷的话后,松开了掐在我脖子上面的手,她甚至都没有敢看我爷爷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时候我也好奇的问我妈,那个老太太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掐死我?

我妈却一直摇头,什么都不肯再告诉我,只是告诉我以后若是遇到不认识的老太太,千万不能和她说话。

自从那老太太走后,没过几天我爷爷接着在家里养了两条黑色的狼狗。

再后来他除了有事出门外几乎寸步不离的看着我,上学后也是他亲自接送。

无论是否农忙、无论下雨刮风,从未少过一天。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爷爷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叮嘱我:绝对绝对不能去村东头的斜疝水库!

这件事情他在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不忘记说一遍,别人家的孩子出门家长都是嘱咐:早点回家。

而我听到的永远都是这句:千万不要去斜疝水库!

小时候不懂事,以为我爷爷不让我去斜疝水库的原因就是害怕我掉下去淹死,谁知在我十二岁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彻底对那个地方产生产生的无可比拟的恐惧!

记得是暑假的一天我爷爷和奶奶去田里浇地,我妈中午去给他们送饭,我一个人在家写作业,我同村里的同学建业来找我玩。

本来作业我也写的差不多了,便锁上门和他一起出去玩了。

一路上我问建业准备去哪玩,建业看着我说道:

“我准备去斜疝水库那边玩玩,正好叫着你一起。”

我听到斜疝水库这四个字后,马上停住脚步摇头说道:

“不行,我不能和你们去那里,从小我爷爷就告诉我不能去斜疝水库。”

建业听到我的话后,毫不在意的我说道:

“方正,我爸妈也是不让我去那边,咱们今天就是去水库边上没有水的大口井里面玩玩,又不到水库那边没事的。”

“那也不行,我还是不想去,要不咱去扶安村玩吧。”我从小就很听爷爷的话,所以他不让我去的地方,我压根就不想去。

建业走过来拉了我一把道:

“我说方正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小?又不是真的去斜疝水库玩,也不下水,在大口井下面烤蚂蚱吃,一块儿出来玩的你怎么就不去了?你这样的话我以后都不想找你出来玩了。”

“行,去就去,但是我只去大口井那边玩。”虽然大口井就在斜疝水库的边上,但是它毕竟不是斜疝水库,而且我们又不过去也不下水,玩玩就回来,不会没什么事。

我爷爷担心也是害怕我掉进水库下面。

于是我们俩人便高高兴兴的朝着大口井那边跑了过去。

在大口井下面我们是玩的不亦乐乎,建业负责抓蚂蚱,我负责生火、串烤。

我们俩人一直玩到建业他妈来找他回去写作业,他走后,留下我一个人收拾残火,等我把火苗收拾好仔细用土压死后,也不知道是天要黑了,还是阴了起来,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接着挂起了一阵阵的小风。

看到这天气后,我马上从大口井下面爬了上去,准备回家。

就在我回家的路上,却在路边碰到了一个老太太,那个老太太坐在路边双手捂着腿一直在低声呻吟。

我当时年少,见那老太太可怜,也没多想便走过去问她怎么回事。

“老奶奶,你这是怎么了,腿磕着了吗?”

那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衣,头上围着一个头巾,她听到我的话后抬微微起头,我看到她那一双深深向里凹进的眼睛里面满是浑浊,她张开嘴对我说道:

“对,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站不起来了,唉老了,不中用了……”

我起了同情心,便对她说道:

“老奶奶,要不我扶着你送你回去吧。”

那老太太听到我的话后,脸色一喜:

“谢谢你啊孩子,你心肠真好,以后肯定有好报,对了你是谁家的娃啊?”

“我爷爷叫方为宁。”我说着伸手出扶那老太太。

“原来是为正家的娃儿,心地善良,真是个好孩子……”那老太太过胳膊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骨瘦如柴已成皮包骨头。

“对了老奶奶,你好像不是我们六甲村的吧?”我把她扶起来问道,在我的印象里并没有在六甲村见到过她。

她微微点头:

“对,我是前面铁匠村的。”

就在我扶着她往铁匠村那条路走的时候,天越来越暗,几乎都看不清路了。

这时那老太太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孩子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方正。”我说道。

“方正,我记住了,真是个好名字。”那老太太说完这句话后,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说话。

一路上那老太太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很小的笑声,让我心里面有些发毛。

朝前走着,我突然发觉这条路有点儿不对劲,并不是去铁匠村的路,好像……好像是去斜疝水库的小路!

看清楚这条路后,我顿时给吓了一跳,自己明明带着这个老太太朝着铁匠村的路走,两个地方的方向完全是反过来的,怎么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第2章 死里逃生

“老奶奶不对,我们走错路了。”我停住脚步说道。

这时候,那老太太却咯咯咯的笑道:

“怎么会走错了?没有错,就是这条路。”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听到她的话后,再一看眼前的路,居然又成了去铁匠村的路了……

这……这难道是我刚才眼花看错了?

“走吧,孩子你把我送回去你也早点回家,晚上不要一个人乱跑。”那老太太看着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带着那个老太太继续朝前走去。

可走着走着,我又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感觉双脚下面冰凉冰凉湿漉漉的,我低头看去,看到我双脚明明是踩在干燥的地面上,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老奶奶你有没有感觉双脚好像踩在了水里面一样?”我看着那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看都没有看我,突然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道:

“没有。”接着又对我说了一句:

“快点走!”当下语气和之前的有些不同。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我抬头身前看到了铁匠村就在不远处,只好决定先把这老太太送回家再说,反正也快到了。

继续往前走了没有几步,猛然我又看到在我侧右边不远处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在跳舞,虽然我当时只是个孩子,也不懂欣赏舞蹈,但那个女人跳的舞却一下子将我吸引住了,舞姿优美、身段轻柔、宛如仙女……

“走啊,方正你怎么不走了?”这时,那老太太突然用力拉了我一把问道。

“老奶奶你看,那边有个女人在跳舞,很好看!”我用手指着那个白衣女人说道。

那老太太看了一眼道:

“跳舞有什么好看的,你先送我回家吧,前面马上就到了,再往前走几步,再往前走几步……”

“汪!汪!汪!”就在我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狗叫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正是我爷爷养的那两条大黑狼狗快速跑来。

那两条狼狗朝着我跑了过来,接着疯了一般的朝着站在我身旁的那个老太太身上咬了过去。

那老太太吓的连连后退,两条大狼狗并没有继续去追,反而回过头来咬着我的裤腿子就一起拽着我往后拖。

这个时候,我看着这两条狼狗的反应,隐隐地觉得眼前那个老太太不对劲了,便和那两条狼狗一起往回跑,跑出一段距离后,我回头再去看那老太太,却险些给吓昏过去!

因为在我身后有就是斜疝水库!

之前那个老太太就站在水库下面的边上,一双冰冷恶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

此时,她头上的围巾已经不再,露出粘在一起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满是白色的绣花,一双血红的嘴唇两边诡异地往上翘着,像是一直在冷笑……

这不就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想要掐死我的老太婆吗?

十多年过去了,她怎么还没有死?!

想到这里,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瞬间涌了上来。

我被吓的懵了神,就这样一路上跟着家里面的两条黑狼狗跑了回来。

当到家门口我便看到我奶奶站在门口迎着我快步走了过来。

她一脸焦急的走到我身前,看着我问道:

“方正,怎么才回来?可把我给急死了!你刚才去哪了?”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我看到我奶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的的确确把我给吓坏了。

我奶奶一边哄我一边把我领进了屋子,没过多久出去找我爷爷和我妈也都回来了。

当时我清楚地记得,我爷爷一脸怒气的走进屋子,看到我后二话没说直接把我给拽出了院子,然后用三轮车上面换下来的旧三角皮带狠狠地抽了过来!

火辣辣地疼!

无论我奶奶和我妈怎么拦都拦不住,我爷爷一手拽住我胳膊,一手用力用三角带朝着我屁股上面一下下抽打,嘴上还大声训斥道:

“我让你不长记性,我让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这是我大小以来第一次见到爷爷发这么大的火,也是他第一次动手打我。

但他第一次动手打我,却把我给打的屁股和大腿都是淤青,疼的我半个月都是趴着睡觉。

自这事儿过后,别说是再去斜疝水库了,我就算是听到‘斜疝水库’这四个字,屁股上就疼……

就在当晚,我还做了一个梦,模模糊糊的又梦见的那个老太婆,梦见她把一个穿身白衣服的女人给用铁链绑在了斜疝水库下面。

虽然看不真切,但我我却能肯定,那被绑起来的白衣服女人就是当天晚上我所看到跳舞的那一个!

梦醒,我把梦到的一切以及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爷爷,我爷爷叹了口气后让我不要再想这件事情。

关于那个一心想害死我的老太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死我?这些我不敢再去追问爷爷,就去缠着我妈和我奶奶问,可她们对这件事情却缄舌闭口,一个字都不肯告诉我。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穿着一身白衣在水库下面跳舞的女人她又是谁?我为什么又会梦到她?

现在想想要不是她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用舞蹈把我给吸引住,说不定我已经被那个老太婆给带下水库淹死了。

可我自己心里面清楚的很,那天晚上我绝对没有眼花,看的真真切切。

虽然这一切我都很想知道,无奈也没有没办法。

……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一天天的长大,我爷爷奶奶他们也在一天天的衰老,特别是我爷爷,近年动脉硬化、关节劳损,抵抗力特别差状态,已经很少给人算命了,更是几乎不出门接活儿了。

有时候我看着他躺在炕上难受的样子,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

我爷爷脾气又特别倔,死活就是不去医院看病,说什么这是他做算命先生的报应,无法安度晚年,应该来的。

在我十八岁刚上大学第一个暑假的时候,我爷爷突然找到我,把一个紫木匣子递给了我,让我放好。

我接过这个紫木匣子后不解地问道:

“爷爷,这个是什么?”

我爷爷看着我说道:

“你放好就行,千万别弄丢了,等你以后就知道了,对了今天晚上吃过饭你跟我出去一趟,你成年了,我也老了,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了。”他说着从我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吃过晚饭,我爷爷背着他出门经常带着的背包骑车电动三轮车带着我出了门。

我坐在车后座上,有些好奇的问我爷爷:

“爷爷,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我爷爷抽了一口卷烟后,对我说道:

“去西边的保家村办点儿事,方正我得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今天晚上不管你看到什么,接触到什么,都别害怕,有你爷爷在。”

听到爷爷这么对我说后,我心里面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虽然家人从小都不告诉我爷爷每次出门去干什么,但我也经常从村里人那边听说过。

我爷爷每次出门不是去给人家看算命看算命取名,便是看风水寻阴宅。

他虽然从不跟我讲这些,但我心里面一直都对这些好奇的很,就像一粒已经发了芽的种子,一直想一窥这里面的究竟。

“好!爷爷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害怕。”我满口答应了下来,心里面还在想着,这去算个命、看个风水我还能害怕吗?

路并不远,我爷爷骑车带着二十分钟便到达目的地,是一户看似装修不错大户。

这车刚停稳,还没等我和爷爷从三轮车上面下来,就见两个人慌慌张张的从院子里面跑了出来,其中一个也不知道是没站稳还是刹不住了,一下子就撞在了我爷爷的电动三轮车上。

“大明你怎么回事?干点儿啥事能不能稳妥点儿?你要是给方老先生把车子撞坏了怎么办?”那说话的估计是那个叫大明的父亲,大明听后马上对我爷爷连声道歉。

我爷爷则是摆了摆手道:

“没事没事,人没撞到就好,我人也来了,都别着急,铁柱先带我进屋看看再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跟着他们走进院子后,我马上发觉了这铁柱家里面不对劲,偌大的院子中间,居然搭着一个灵棚。

第三章 冤死

在灵棚的上面覆盖苫布,三面堵严,正面开口,而在那灵棚的里面,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在正中停放,棺材下面却什么都没有垫,就这么直接放在地上。

而在那黑漆漆的棺材上面绑着一圈又一圈大拇指的麻绳。

看到那些绑在棺材上面的麻绳后,我有些纳闷了,一般都是人死入土前都是用钉子把棺材盖给钉上,还从没有过用绳子给整个绑起来的。

我便转头问我爷爷道:

“爷爷,那个棺材上面为什么绑了那么多麻绳?”

我爷爷听到我的话后,看了那个棺材一眼后对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先不要多问。

于是我们爷俩被铁柱和他儿子给领进了屋。

这一进屋,铁柱又是沏茶又是递烟,对我爷爷是满脸趋奉。

我爷爷则是摇了摇头道:

“铁柱,咱要都是实在人的话,你直接跟我说你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我老头子要是能给你办了,那就接下来,要是办不了,你也别怨我不帮忙。”

铁柱听到我爷爷的话后,双手一个劲的在搓腿,点着头说道:

“好,方老爷子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实话跟你说,我们家里面闹鬼了!”

听到铁柱这句话后,我心里面咯噔一下就是一翻个!

因为我对‘鬼’这个字太敏感了,小时候不懂事差点儿被那老太婆给带到斜疝水库里面淹死,现在长大了回头一想便明白那一直想害死我的老太婆非人是鬼!

我爷爷听到铁柱的话后,并没有意外,接着问道:

“跟外面那口棺材有关系?”

铁柱点头:

“对,就是外面的那口棺材,我女儿就在里面,她……她昨天晚上回来找我了!”铁柱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目之中满是恐惧和神色。

“你女孩回来找你做什么?”我爷爷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铁柱问道。

“她……她……”铁柱却在这个时候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铁柱,要是这件事情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我也帮不了你。”我爷爷说着起身就要走人。

铁柱忙从板凳上面站起来叫住了我爷爷:

“方老爷子,我女儿是回来找我们索命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看到我爷爷身子一颤,他猛地回过头看着铁柱厉声问道:

“你女儿多大?怎么死的?”

“十八,属兔子的,掉河里淹死的。”铁柱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接着又补充道:

“是自杀。”

“走了几天了?哪条河自杀的?”我爷爷问道。

“朱家河,今天正是第八天,头七刚……刚过。”铁柱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心有余悸。

我爷爷听后,忙朝着院子外面走去,我紧跟其后。

在灵棚的门前,我爷爷双眼看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右手掐了几个我看不懂的手决,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煞白。

见爷爷脸色不好,我忙走上前问道:

“爷爷,怎么了?难道还真的有……”

我爷爷伸出手打断的我的话,没有让我继续问下去。

他一直都在盯着那口棺材看,我则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灵棚里面昏暗发黄的灯光照在漆黑反光的棺材上面,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在这个棺材的前面写着一个黄色大大的‘奠’字,再往下看,在棺材四周的棚壁上则贴着着很多画像。

我走近一看,好嘛,观音菩萨、如来佛祖、钟馗、关公,哪吒、葫芦娃画像,一股脑的都给‘请’过来了……

这也未免太过夸张。

我爷爷看到这些挂在棚壁上面的画像后,眉头一皱对铁柱说道:

“铁柱,你赶紧把那些画像都给取下来,这些都不是能随随便便挂的!”

铁柱现在对我爷爷的话那是唯命是从,马上叫儿子大明都给取了下来。

就在这时,我爷爷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三根香走进了灵棚。

它走到棺材前面,慢慢蹲下身子,把那三炷香插在了棺材正前方的地面上,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

那三根香烧起来后,一缕白烟从香头之上缓缓升起,可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把我们在场的四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那三根香点燃没多久后,居然咔嚓一声同时折断了!

就这么在我们眼前没有任何外力硬生生的折断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还真的闹鬼了?

我当时真的给吓得不轻,看着那个棺材眼睛都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那棺材里面就会有死人突然跳出来!

就这一下可把铁柱和他儿子大明给吓坏了,他们颤抖着身子一前一后全都对着棺材跪了下来。

我爷爷见此,一下子暴跳如雷,回过头来指着铁柱破口大骂:

“铁柱你个不是东西的,糊弄我一老头子!这灵棚里面满是怨气,你女儿这分明是含怨而死!”

铁柱听到我爷爷的话后,吃惊之余脸色极不自然地说道:

“方……方老爷子我没有糊弄你,我女儿夏夏她真的是跳河自杀的。”

我爷爷盯着铁柱问道:

“那她哪来这么大的怨气?!”

铁柱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

“可能……可能是因为我女儿快要上大学了吧,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就这么走了心有不甘,再一个就是这孩子手上不老实,老偷东西,在跳河自杀那天晚上又偷东西,我给揍了她一顿,谁没想到这孩子心眼这么小……唉,她对我带着恨去死的,这怨气能少得了吗?这不昨天晚上头七的时候就回来找我了。”铁柱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口气,抱着头满脸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听到这里,我也算是明白了这前因,也多少能理解铁柱这中年汉子此时的心情。

我爷爷听后,看着那个棺材开口说道:

“姑娘啊,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你不应该不应该啊……”

铁柱把头点的跟拨浪鼓一般:

“方老爷子,您看今天晚上该怎么办?”铁柱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我爷爷低声问道。

我爷爷听后摆了摆手手道:

“我先在灵棚前面卜一卦看看,铁柱你先帮我去拿壶冷水来,记住要生水,不要煮过的。”

铁柱答应一声,便急匆匆的取水去了。

之间我爷从随身带着的袋子里面拿出了一个透明的茶杯,接着拿出几片茶叶放在茶杯下面又用手捏出一小堆黄土倒了进去。

看到我爷爷这么做后,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大明开口问道:

“方老爷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爷爷把茶杯放好后说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没一会儿,铁柱带来了一葫芦瓢凉水,我爷爷结果水瓢慢慢地把水倒入茶杯之中,待水倒满,他把水瓢递给铁柱,一只手紧握水杯,另外一只手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同时开口说道:

“申未午六爻,空亡离为火,阴人上三爻,离中虚卦明……”

随着我爷爷口中念念有词,那水杯里面却发生的诡异的变化。

本来浮在水杯之上的几片茶叶慢慢沉了下去,而本来沉在杯底的黄土却如木屑一般浮了上来。

看到杯中变化,我爷爷面色一点点沉了下来,他接着说道:

“二爻俱是拆,三爻单,为艮卦。父母戌土,妻财卯木,兄弟申金,倒行逆施,大凶之卦象。”

听到我爷爷这么说,铁柱一下子没了办法,居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叠人民币忘我爷爷的手里塞。

我爷爷推开并没有接,而是看着铁柱问道:

“你女儿几月生人?叫什么名字?”

“三月,李夏夏。”铁柱回道。

也就在铁柱话音刚落的时候,灵棚里面却传出“砰!”的一声闷响!

这一声闷响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

因为刚才那声闷响正是从那个棺材里面传出来的。

第四章 除鬼

一旁的大明被吓的喊出声来,他忙转头盯着灵棚里面的棺材喊道:

“爸爸,是不是……是不是夏夏她又回来了?”

铁柱也是吓的面色惨白,他忙对我爷爷说道:

“方老爷子,她来了。”

我爷爷只是点点头,先是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了地上,然后径直从进了灵棚里面。

这是我第一次跟我爷爷出来,却打心底的佩服他,若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吓的双腿发软不知所措了,我爷爷却能面不改色的走到那口棺材前面。

因为有担心爷爷,我也鼓起勇气跟在他后面走进了灵棚。

此时我爷爷站在那口黑漆漆的棺材面前,再次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三炷香点燃,握在手中看着那口棺材开口说道:

“姑娘,这自古人鬼殊途,鬼有鬼路,人也有人道,你不应该再带着这么大的怨气再回来,你爸再怎么打你也是为你好,把事情想开,放过自己也放过你的家人,我这就念诵一段度人经送你上路。”我爷爷的话刚刚说完,那黑漆漆的棺材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而且随着棺材不断地抖动,从里面一点点渗出了血红色的血迹,没一会儿便把整个棺材给染红。

灵棚里面满是血腥和腐臭之气!

我当时害怕极了,若是我爷爷不在我眼前的话,我早脚底抹油跑了,这也太特么的吓人了!

我爷爷见此,把铁柱和大明给叫了进来,让他们在棺材面前认个错。

“姑娘,所谓人死万事了,何必继续纠结于心?到头来苦的还是你自己。”我爷爷又开始出言相劝。

“啊~~!!”突然,棺材之中传出一阵女孩儿刺耳的惨嚎声。

那声音嘶哑,凄厉,如夜枭泣血,寒入骨髓,尖锐得要刺破耳膜。

像是带着对整个世界的怨恨和不满……

我爷爷听到那声尖叫后,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怒意。

“哼,我老头把好话说尽你不听,那就不要怪老头我对你不客气了!”我爷爷说着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把木剑,同时拿出两张符纸对我说道:

“方正去把灵棚的门给关上,一扇门贴一张。”在接过爷爷递给我符纸的时候,我心里面还纳闷这符纸肯定是对付鬼的,为啥不贴在那棺材上面镇压她,而且贴在灵棚门上呢?

虽然我心里不解,但也没多问,照着我爷爷的话做了。

我爷爷好似能读懂我心里面在想什么,他接着对我解释:

“这女娃鬼贼的很,根本就没有藏在棺材里,那棺材是她的一个幌子,她其实就在这灵棚里面。”

听到这里,铁柱和大明顿时吓的四下打量。

“方老爷子,要……要不我和儿子先出去等你们,我们在里面也帮不上什么忙,还碍你们的事。”这时候铁柱看着我爷爷说道。

我看到他在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颤。

“铁柱你自个的女儿怕什么?你哪都别去,就在这里给我带着!”此时我爷爷那倔脾气已经被那女鬼给磨出来了,正在气头上。

“方正跟我过来!”我爷爷说完带着我绕过满是鲜血的棺材,朝着灵棚里面走去。

我看到在他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副黑色罗盘,他正低头跟着罗盘上面的指针所指的方向走。

在往里走,便是两排白色花圈,花圈前面有一木台,木台上面放着香炉,香炉之上则是那个女儿的黑白遗照!

我忍不住查朝李夏夏的那张遗照上面多瞄了一眼,可就这一眼,差点儿没把我魂给吓飞了!

因为此时在那遗照上面,黑白色的人脸不见,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盯着灵棚里面的我和我爷爷。

“爷爷!你快看那张遗照!”我被吓的打了个激灵,忙对我爷爷喊道。

我爷爷听到我的话后,马上抬头朝着李夏夏的遗照看去。

此时那张遗照却恢复为原状,那张黑白照片里面的眼睛空洞的望着正前方……

“方正,别去看,心里面别乱想就不会害怕”我爷爷开口安慰我道。

突然间,灵棚里面里面刮起了一阵阴风,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耳旁有喘气的声音,我忙转头看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接着,好似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掉落在我的脸上,冰冷渗骨。

我伸出手去摸,黏糊糊的,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但又不是血。

隐约间,我感觉那已变成厉鬼的李夏夏就在我们头顶之上!

就在我准备抬头去看的时候,突然从灵棚上面伸下来一双紫青色的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力道大的让我喘不上气儿来,瞬间窒息。

此时我用尽全力想把那双突然出现在自己脖子上面的手给掰开,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那双手就好似铁钳一般纹丝不动,而且越抓越紧。

恰在此时,我爷爷猛地回过头来,用手中的木剑朝着我头顶上面刺去。

随着一次凄惨的叫声,掐在我脖子上面的那双手也随之消失。

我马上大口吸气,我爷爷这时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我后背上面,接着让我张开口把一枚类似于硬币的东西塞进我嘴里,让我含着不要说话。

“方正看好了,铭记于心,我现在就教你茅山龙虎宗之道术!”我爷爷说着从右手持剑,左手一翻,手中多出了几片柳树叶。

他把柳树叶贴在双目之上,同时咬破自己的中指,口中大声喊道:

“乾清坤灵,阴浊阳清,指血引坤阴,七魄聚阴灵,茅山阴眼咒,开!”

随着这声咒语落下,我爷爷好似能看到那变成厉鬼的李夏夏,持木剑在灵棚里面一个劲的追打劈砍,那阵势就跟普通农民打架没啥区别。

因为他一直抬头专注用木剑去刺半空中的女鬼,甚至好几次差点儿被脚下的木板给绊倒。

本来我还以为我爷爷捉鬼的时候多威风帅气,看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我站在一旁也帮不上忙,因为我根本就看不到鬼,所以只能干瞪眼看着爷爷挥剑不断朝着‘空气’中劈砍,若不是这灵棚里面时不时的传出那李夏夏的惨叫声,我还真觉得爷爷走火入魔了。

数分钟后,我爷爷再次用手中的木剑劈中化为厉鬼的李夏夏,接着他咬破舌尖又朝着空气之中吐出了一口鲜血,我突然间能看到她了!

那是一个全身被水湿透的女孩儿,年轻看起来比我还小,消瘦的很,全身都在颤抖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充满憎怨地看着我爷爷,惨白的脸因极度痛苦而变得扭曲,使她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说实在话,这是我除去那斜疝水库老太婆之外,第一次亲眼见到鬼。

此时,我爷爷手中的木剑正刺进了李夏夏的腹部,她根本动弹不得。

“姑娘,你如此不识好歹,就不好怪我不客气了!”我爷爷说着,持剑之手再次用力,同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符纸贴在那个李夏夏的前额,口中不断地念着道家口诀。

李夏夏一个劲的惨叫,终于承受不在痛苦,从空中摔落在地,再无反抗之力!

站在一旁的我,趁机想回头去看看铁柱父子的反应,却发现他们俩人都已不再灵棚之中,怕是早已跑了出去。

我爷爷走到那个李夏夏面前,看着她厉声说道:

“你若知错,放下心中的怨念,我便念诵度人经,送你上路。”

李夏夏听后,却笑了,她笑的阿平绝倒: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你为偷是错,你父亲打你几下也是应该,你跳河自杀,乃是自己作孽,怨不得别人。现在化为厉鬼却不放过你家人,父母生你养你之恩全都抛到脑后,全是怨气于归罪,你说你有没有错!”我爷爷大声说道。

李夏夏笑的更厉害了,仿佛我爷爷所说的话在她听来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次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抬起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去,接着我便看到她一挥手,一股黑气朝着我身上就飞了过去。

“找死!”我爷爷见那李夏夏临死之前还对我下手,当下勃然大怒,手中的木剑狠狠地刺入了李夏夏的胸口,接着一股黑烟顺着她身上的伤口冒了出来。

同时,那股黑气飞快的朝着我飞了过来,我爷爷想救我已经来不及,我本能的想避开,却发现那股黑烟居然绕过了我,直接打在了我后面的那口棺材上面。

“碰!~”一声闷响传来,棺材之上的麻绳断开,同时棺板裂开,我这才看清这个看似很结实的棺材,原来是用不足半公分厚的劣质的泡桐木所制!

这铁柱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女儿死了,居然用这种最便宜的泡桐木来入殓自己的女儿。

再往棺材里面的尸身上看去,我瞬间感觉一阵恶心,接着有点儿头晕目眩,几乎当场给了吐出来!

因为棺材里面李夏夏的尸身已经被分尸成了数块!那一块块尸体用鱼线给粗劣的拼接在了一起,甚至左臂的下肢接在了右臂的上肢上面……

第五章 真相

当时我和我爷爷就被棺材里面的景象给看傻眼了,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呵呵……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相信吗,我的身体就是被我那个亲生爸爸用菜刀给亲手剁碎的!”李夏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冷的就好似冰窟下那刺骨的寒风!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爷爷看着李夏夏问道,颤抖的手慢慢地把刺入她胸口的木剑抽了出来。

李夏夏惨然一笑道:

“十八年前,我出生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里面,我爸妈都不喜欢我,从我记事开始,就没给过我好脸色,四岁那年,我爸因为我哭把我一脚踹到炉子上,烫的我满身水泡,他没有管过,以至于我得了烫伤后遗症,慢性皮肤病,我每个夏天都要忍受身上爆裂出来的奇痒难忍的流脓,他对外却说我身上的是湿疹。七岁那年,因为我不小心把我弟弟给碰到,我把用皮带抽了我一下午。十一岁,我爸学会赌博,逢赌必输,却每次把气发在我身上,说是我带给他霉运,每输一次打我一次,一次比一次输的厉害,一次也比一次打的厉害……”李夏夏说道这里,顿了一顿,我清楚地看到她前胸的伤口正在扩大。

听到这里,我肺都快气炸了,爷爷也是被气的不轻,我看到他握着木剑的右手都在一个劲颤抖。

“十五岁,我因为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水壶,我弟弟大明用刀在我手臂上面划出了一个几公分的口子,从小到大我都是在家人的虐待和冷眼中活着,老实说,我觉得生为人,是一件无比的痛的事情。因为我意识到,这种痛苦是不会消失变小的,它永远会存在,无奈我怎么去熬都熬不过去,也不可能变好,他们自始至终从未把我当成一个人看,所以对我来说最好的解脱便是自杀。”李夏夏说道这里,血红的双目之中满是仇怨,说话的语气却越来越弱,她接着对我爷爷说道:

“在自杀的当晚,我跪在河边祈求老天爷开开眼,让我死后化为厉鬼,让他们永世不得安宁!你们看到我那残碎不堪的身体了吗?那是我爸他怕我再回来找他,用菜刀一刀刀的剁开的!想让我头七无法回魂……只可惜,老天爷开眼让我报仇,你们修道之人却不长眼!真是修道不修心,有眼似无珠!”她说完这句话后,胸口上面的伤口扩散的越来越大,眼前就要魂飞魄散。

“爷爷,你快救救她!”我看到这里,于心不忍,开口说道。

我爷爷并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眼睁睁的看着李夏夏的魂魄一点点消散,直至彻底魂飞魄散!

此时的我,看着李夏夏那具拼接起来的尸身,满脑子都是她对说的那句:

‘修道不修心,有眼似无珠!’

想着之前李夏夏所说的那些话,我忍不住怒火中烧,脑子一热就想冲出去和那畜生不如的铁柱把事情给问明白!

“方正,你要去干什么?”就在我准备出灵棚的时候我爷爷叫住了我。

与此同时,灵棚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就是他们,我把他们锁在灵棚里面了,这两个外村的了来偷我女儿的尸体!”外面传来的了铁柱的声音。

我爷爷听到后火冒三丈,大骂这铁柱和他儿子大明根本就不是个玩意儿!

到现在,我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便都想通了,肯定是铁柱和他儿子大明在灵棚外面听到我们和他女儿的对话,为了不让我们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去,所以他们决定先下手为强,叫村里的人来一起反咬我们一口!

看来这李夏夏说的一点儿都没错,这铁柱和大明就是俩没人性的畜生!不对,他们所作所为甚至都不如畜生,毕竟虎毒还不食子。

“砰!”的一声,灵棚的木门被铁柱一脚从外面给踹开,接着他带着村子里面的人一窝蜂的涌了进来。

一旁的村民有的有人拿着木棍,有的手里拿着铁锨,甚至大明还用手机录着像,完全是把我和爷爷当成了偷盗尸体的窃贼。

“你们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胆子好大,敢来偷俺闺女的尸体,谁让你们来的?说!我告诉你们不说明白今天晚上你们俩一个都走不了!”铁柱满脸怒容的看着我和我爷爷厉声问道。

随着李铁柱话音落下,他同时看到了碎棺里面李夏夏那残破不堪的尸身,双目瞬间就红了,跑过去跪在李夏夏的尸身面前,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好几次险些哭断气过去……

“夏夏啊,你的命好苦啊,你死后都不得安稳,让他们给把身子给糟蹋成这个样子,你们俩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艹你们M!我铁柱今天晚上非得把你们给宰了不行!”

此时铁柱的脸色要多愤怒有多愤怒,要多悲痛有多悲痛,这演技就算是影帝来了也得甘拜下风。

旁边的村民一个个也都火了,二话不说上了几个壮实的中年人就把我和爷爷放倒在了地上。

当时我气的全身打哆嗦,肺都快炸了,抬头看着铁柱开口骂道:

“李铁柱你个王八蛋!谁特么是来偷你女儿尸体的?你女儿的尸体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特么心里比我们清楚,分明就是你自己用刀把……”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中一个村民给狠狠地扇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艹你M的!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专门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今天晚上老子非弄死你们!”那个村民说着直接用地上的麻绳把我双手给绑了起来。

“你们放开我!我们不是来偷尸的!铁柱女儿李夏夏的尸体是他自己用刀剁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我冲着入群大声喊道,希望有个明白人能站出来为我和爷爷说句话。

根本就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铁柱对外一直表现的对李夏夏不错,所以谁又会相信他能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干出这种事情?

“再胡说八道,特么的把你牙给打掉!我爸平时对我姐比对我都好!”大明说着走过了朝着我脸上就踹了一脚!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评论 (0)  •  2021-11-25  •  浏览 (65)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