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己头自已拿着-梦见自己割自己的肉

梦是心中所想。不做梦的人呆板僵化,不做梦的夜晚也匆匆忙忙,了无生趣。生活因为有了梦而更加美好,文学因为有了梦也更引人入胜。诗词歌赋中的梦更是绚烂多彩,熠熠生辉。四大名著中哪一部没有梦的存在?《红楼梦》的梦还是全书的总纲,提纲挈领,不仅预示了人物不同的命运,而且富有一种飘渺奇幻的色彩,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战国时代的庄子曾做过一个梦,梦中自己是一只蝴蝶,轻煽翅膀,悠然的飞着。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床上躺着。他就想,到底是我是庄周,做梦而成了蝴蝶,还是我本来就是一只蝴蝶,做梦而成了庄周呢?这个故事对后世影响很大,被广泛引用。比如李商隐诗中有“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之句,当代作家贾平凹《废都》主人公名叫庄之蝶。

除了庄生梦蝶,还有南柯一梦、黄粱美梦等著名的梦,可以说家喻户晓。今天不说这些有名的大梦,单说几个偏远的小梦。

唐代诗人元稹和白居易同年进士,年龄差七八岁,却是关系最亲密的朋友,可以说是铁哥们。两人唱和诗歌多达百篇,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感人肺腑的诗句。有一次白居易梦到元稹,写了一首诗:

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肠闻。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更梦见君。

元稹酬赠: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死后,白发苍苍的白居易依然梦见他,再作《梦微之》有“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之句,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太平广记》记载,元稹为御史的时候,曾经离开京城到梓郡审理犯人。当时白居易正在京城里,与名士们一起游览慈恩寺。他大概清楚元稹去公干了,便在花前写诗一首寄给元稹:

花时同辞破春愁,

醉折花枝作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

计程今日到梁州。

与此同时时,元稹正好来到梁州的褒城。他在办完公事之后,给白居易寄了一首《梦游》诗:

梦君兄弟曲江头,

也向慈恩院里游。

驿吏换人排马去,

忽惊身在古梁州。

没有彼此商量,没有提前约定,两人的诗如此不谋而合,实在太契合,可谓千里魂交,不可思议。或许,正是两人多年深交,心心相印,已有感应,“心有灵犀一点通”罢了。

东晋时期,明帝在位,大将军王敦欲造反。有一天,召集谋士为他圆梦,他说,“我梦见一自己拿着一根木杆,向上捅破了天。这样看来,我取代晋朝江山而称帝,没有什么问题,是吗?”谋士许逊,字敬之,他说:“这个梦很不吉利呀!”王敦很吃惊,说“怎么个不吉利法?”

许逊说,“‘木’刺破天,就成了‘未’字,这是说将军未可轻举妄动,因为晋朝的国运未尽呀。”王敦大怒。后王敦起兵谋反果然失败被诛。

做梦圆梦的典故也很多,编造的成分大都比较明显,尤其是封建帝王们的龙虎之梦,很有一些牵强附会的性质在里面。还有比较早的一个典故是商朝的伊尹在发迹之前,曾经梦到自己做着一艘船从太阳旁边经过,就是李白诗中“忽复乘舟梦日边”之句。还有一个典故是曾国藩出生时,其祖父曾梦到巨蟒盘在屋梁之上,意谓曾国藩非一般凡人可比。这些梦实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能接受这样的梦,从这梦里悟出人生的真谛。

《聊斋志异》里《凤阳士人》讲述了三人同梦的故事。说凤阳的一个读书人外出游学,妻子在家思念心切。一天夜里,梦见一美女领着自己去找丈夫,果然在路上碰见了丈夫骑着白骡子在赶路,后三人同到美女家中吃饭喝酒。吃饭期间,丈夫竟然当着妻子的面和美女眉来眼去,并抛下妻子和美女进屋做成一处。妻子气得要死,却又无可奈何。就在这时,妻子看见弟弟三郎正好骑马路过,就招呼弟弟如此如此讲述一番。三郎大怒,抱起一块用大石头,狠命砸进窗户里,里面人大喊着把士人头打破了。妻子又责怪三郎鲁莽,被三郎生气地一推,方从梦中醒来。

过了一天,读书人从外边回来了,妻子很奇怪,他竟然真的骑着白骡子。妻子还没有说话,读书人就向她讲述了自己做的一个奇怪的梦,妻子一听,竟然和自己做的梦是同一个梦,说出来之后两人都十分奇怪。不久,闻讯而来的三郎也讲述了自己梦中的事,说梦见自己帮姐姐出气,用大石头砸进了窗户。醒来后很担心姐夫,所以来看看。

从理论上来讲,一个人做连续的梦像是电视剧的续集一样,几率不大,像这样几个人做同一个梦更是闻所未闻。而故事中的美女更是一个未解之谜,是鬼?是狐?是其他精怪?还是人心中所固有某种念头和欲望?或许,她既是剧中的角色,也是这一切的导演。蒲松龄大概读过陶渊明的诗句“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所以他没有写明。他是有某种深意的,而这深意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汪曾祺先生曾经把本篇改编为《同梦--聊斋新义》的小说,丰富了一些细节,更生动更有趣。比如作者加入一段唱词,由美人在三个人吃饭时间边弹琵琶边唱:

黄昏卸得残妆罢,

窗外西风冷透纱。

听蕉声,一阵一阵细雨下,

何处与人闲磕牙?

望穿秋水,

不见还家。

潸潸泪似麻。

又是想他,

又是恨他,

手拿着红绣鞋占鬼卦。

曲词的内容,与其说是唱曲的美人思夫,倒不如说是士人妻子思念外出读书的丈夫,这是文中两个女人的共同的心声,也是独守春闺的妇人们共同的心声。经过这样的添枝加叶,小说的内涵更丰富,余味无穷。

《西游记》中乌鸡国王曾托梦给太子,说自己被妖怪所害,推于水井之中。后来,唐僧师徒据此与妖怪斗智斗勇,终于降妖除魔。

现实中也有人做的梦梦见死人托梦,而公安机关居然依据这一线所破了案。几年前央视《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一个案例,说2008年东北某地长白山警方接到群众报案,说他家门前有一件血衣。警方调查后发现是张某的,可张某无影无踪,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后张某姐姐给公安机关说,她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弟弟一身是血,说自己被埋在什么地方。警方原不相信,后在其姐的带领指认的地方,居然挖出了张某尸体,而其姐早已嫁到外地,也从未去过那个地方。历经一番波折,公安机关终于将凶手绳之以法。

或许,血浓于水,冥冥之中真有那么一点心灵的感应存在吧。

评论 (0)  •  2021-11-12  •  浏览 (110)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