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梦见自已下身光着-梦见自己没穿裤子外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程艺之 脐橙内容

昨晚的梦好像和我做了个游戏,我清楚的记得里面的所有环节,这个梦与我平日的生活的确息息相关。

梦的内容是:周末,下午,依然是我一个人在店里,茶舍里来了第一桌客人,坐在西侧的茶室里,两个年轻小伙子,点了茶,我上完茶,放下一桶纯净水,客人开始喝茶。

接着,来了第二桌,老顾客,轻车熟路的走到最南侧的茶室,习惯的点了他们平时喝的红茶。然后在我取茶的时候,第一桌客人要一份瓜子,我从容的说:“请稍等。”

我熟练的把第二桌的茶取出,刚走两步,来了第三桌客人,依然坐在西侧茶室里,三个人,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点不好说话。他迫不及待的让我推荐一下茶的品类,我熟练机械的说:“请稍等。”

我手里拿着第二桌熟客的红茶,脑子里想着第一桌还要一份瓜子,我有些匆忙的把红茶给第二桌的熟客,快步走到吧台处取出价目单,快速走到第三桌客人前,说:“你们先看单子,等我我过来!”

这时候我知道,要马上给第一桌客人上瓜子了,我去后房取瓜子盘的时候,听到店门的铃铛想起,又进来一桌人,一共四个年轻人。因为是第一次来,然后四处环视,我拿着瓜子盘几乎从后房跑出来招呼客人坐在东侧茶室里,客人刚坐下,第三桌客人大声喊我,仍然让我推荐。

我先安抚第四桌客人稍等一下,然后又隔着老远对第三桌客人应声:“马上来!”我飞快的抓了三把瓜子放在瓜子盘里,去西侧茶室里给第一桌客人上瓜子。紧接着走到三桌客人面前,正准备开口,第二桌客人喊我:“老板,没给水!”我此时已经后背出汗了,对,忘了,水还没给!我急促的赔着笑脸:“不好意思,马上拿来!”这时候我已经手忙脚乱了,一桌没给水,一桌没介绍品类,还有一桌在傻等。

我知道头上和手上已经全是汗水了。我没有耐心再给第三桌客人介绍,我直接从他手里抽出价目单,说:“就普洱吧,天冷!”客人同意了,指指脚下,说:“再上份瓜子一份话梅一份青豆,然后把地拖一下,全是水!”我这时才发现,是昨天客人剩下的半桶水,忘记收拾了,可能被这桌客人踢翻了,一地的水。

我正弯腰拿水桶的时候,第四桌客人又叫我。乱了,完全乱了,我拎着水桶,满茶室转,已经分身乏术了。客人再叫我,我不去也不行,地上的水不马上弄干净也不行,会把木地板泡坏,怎么办,怎么办!先去哪桌呢?心里越着急,越没有条理。还有第三桌要的小吃没有上,茶没有上,纯净水没有给。

我硬着头皮来到第四桌面前,把价目单递给其中一个男的。他根本不看单子,和我聊天,问我茶都是哪里的,问我店里面一个月多少钱租金什么的,我一边应和着,一边焦躁的搓着手心的汗。

我打断了聊天,我说要先给别的顾客上茶,马上回来,然后,飞快的去第三桌那里拖地,上茶,上纯净水,小吃还没有上,第四桌又叫我,我奔跑于东南西整个茶室。

这时候第二桌客人也开始叫我,要烟灰缸,第一桌紧跟着叫我,要加两份小吃……嘈杂的聊天声,尖锐的叫唤我的声音混为一潭,我麻木的站在第四桌客人面前,他们说什么我记不住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第四桌客人那里离开,走进西侧茶室,准备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突然,我清醒了,一地的垃圾,空无一人,我飞奔去北侧茶室,空无一人。我愣住了,转身游离到东侧茶室,空无一人,全部跑单!没听到门上的铃铛响起,就这样全跑单了。我摇摇头,准备打扫残局,这时,我看到又有人要进店,大概四五个,我猛然间反应过来,我居然光着脚,光着腿,我的鞋和裤子都不见了!眼睁睁看着客人就要进门,我不知所措,我没穿裤子,千万不要进来!

终于,我从梦中醒来!一场虚惊!

周公解梦中是:梦见自己很勉强地招待客人,预示着你现在的计划需要做出调整改进。

梦到自己没穿裤子,会遇到尴尬的事情。

一个事情有太多版本,都是些模棱两可的解释。

弗洛伊德认为,梦的工作有四种方式:

1、凝缩,即将几种隐意用一种象征表现出来。

2、移置,即一个不重要的观念或小事在梦中却变成了大事或占据重要地位。

3、象征化,即以具体的视像代替抽象的思想。

4、润饰,即把梦中无条理的材料醒后加以系统化来掩盖真相。我在弗洛伊德的假说中没有找到答案,我以前比较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发誓我从来没思索过让自己如此狼狈,还赔钱!所以我现在更倾向于“生物预设”。

就拿我的这个梦来说,所有的场景都是给最后把我逼疯的那个结果的一个铺设和伏笔,就像一场电影一样,各种人物,环境,过场,都为了“跑单”而准备,试想,如果现实生活中,没有那此起彼伏的场景设定,没有那完美的配合,我怎么会分身乏术,又怎么会跑单。感觉那些客人像是一个团伙,经过无数次演练,推敲,配合,然后成功“跑单”,所有环节,缺一不可。

那么,结局是我不愿意发生的,也绝不是我能预料的,所以,没有我的个人意志在里面,既然场景和结局不是我所希望的那样,是如何来的呢?

基因科学家和脑科学家提出一种解答:“因为特定基因构造让大脑出现某种电化学反应,而基因构造反映的是从古至今的进化压力及突变的结果。 大脑电化学反应,可能来自生物预设”。

这样看来,也许是我的大脑的某一个模块已经设定好了最终的结局,而不是根据事情发展的情况而设定。这时候,“叙事自我”模块启动了,它是把生物设定的的结果给出一个过程,所以编制了各种场景,好让最终那个结局可以顺理成章的完成。

这只是我们一生中千千万万的梦中的某一个类别的某一种解释,至于真正的答案也许离我们很远,不同的梦境不同的体验不同的环境,导致的所有结果也许都不一样。

对于传统中国文化中的“周公解梦”和西方科学研究学者对于梦的解释和推导,求同尊异吧!

评论 (0)  •  2021-11-25  •  浏览 (46)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