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口袋有二十万-梦见自己口袋里有好多钱

点击此处可观看完整视频

2017年9月6日,被称为“IT天才”的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含泪写下了一片自述贴,讲述了他与前妻翟欣欣这几个月以来情感纠葛,并于第二天凌晨4点多,从北京西二旗的高层住宅楼上一跃纵身跳下,结束了30多岁短暂的一生。此后他的前妻翟欣欣便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去年12月21日,有关这起案件的民事诉讼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开庭。今天咱们就来聊聊曾经轰动一时的苏享茂跳楼事件。

苏享茂1980年出生于福建的一个农村家庭,家中有五个兄弟姐妹。苏享茂是最小的弟弟,上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自小家里条件就不是太好,再加上孩子们又多,苏享茂高中和大学的学费都是几个哥哥凑出来的。大学期间学习的是IT专业,因为不想给家里添负担,都是借着同宿舍其他人的电脑完成课业的。不过苏享茂很争气,大学期间就经常拿到各种奖学金,毕业时,还被保送到了北京邮电大学,继续攻读硕士,期间帮助导师做项目,能拿到一些补贴,算是实现了经济独立。2007年,苏享茂硕士毕业,5年后,与2012年创办了通话软件WePhone。这是一款与Skype类似的拨打国际电话的软件,主要服务对象是海外用户。巅峰时期,用户总数量达到了2000万,这也使得苏享茂刚刚30出头个人资产就已经几千万,年收入不菲。苏享茂可以说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和家人的支持一步步走出了大山。在赚到钱之后,他在老家给父母买了新房改善住宿条件,每年给父母二十万当做生活费。对于曾经照顾和帮助自己的哥哥姐姐也是一直心存感激,说只要家里的小辈们愿意读书,不管是谁,都有他来资助。

2017年,在事业稳定之后,苏享茂为了解决婚姻大事,注册了相亲网站,并且充了VIP会员。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在相亲网站红娘的撮合下,第一次见到了翟欣欣。翟欣欣也是网站的VIP会员,1986年11月出生,身高170cm,硕士毕业,长相清纯可爱,苏享茂对她一见钟情。

相亲网站上翟欣欣的介绍资料中这样写着:从小在优越的家庭中长大,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曾在国企工作,现已退休。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曾经去美国留学过一年,毕业后进入国家机关工作。虽然家庭优越,但丝毫没有富家女的习气,从不泡夜店,两年都不换新包。曾经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但因家人的传统而放弃,酷爱家庭生活,是个很适合做妻子的人选。

第二天翟欣欣主动约苏享茂一起吃饭,看电影,这让苏享茂欣喜若狂。翟欣欣在第二次见面中告诉苏享茂,自己只在大学时期谈过一次恋爱,毕业后因为工作变成了异地恋就分开了。晚上回去之后,翟欣欣告诉苏享茂,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苏享茂就特别喜欢他,是一见钟情的感觉。还说冥冥之中觉得他们一定会结婚,她会为苏享茂生孩子。此前一直专注于搞技术的码农苏享茂,被这个惊喜砸中,顿时神魂颠倒。事后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说到,当时弟弟实在是太单纯了,都没有想想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北京户口,身高还比弟弟高的漂亮女孩,为什么会对老实木讷的他一见钟情呢?

紧接着双方交换了经济信息。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了一段小鸟飞过别墅的视频,外加一份房产证信息。苏享茂没想到翟欣欣的经济条件这么好。可能是处于男人的自尊心,他也给翟欣欣发去了自己的股票账户和理财账户截图,并说道自己也买得起别墅。

2017年4月13日,陷入爱河的苏享茂为翟欣欣买下了一辆价值98万元的特斯拉。翟欣欣立马发了微博分享这辆新车,但却对这个刚交的男朋友苏享茂只字不提。

2017年4月30日,两人刚相识一个月,苏享茂就带着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当时翟欣欣获得了全家人的认可。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回忆说,当时翟欣欣看起来非常懂事,会主动做家务,走在街上时都挽着苏享茂母亲的胳膊。全家人都对这个未来儿媳妇非常满意,希望他们尽快定下来。翟欣欣也表示,和苏享茂是奔着结婚去的。

离开福建之后翟欣欣和苏享茂一起去了海南。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说,本来以为他们去海南是旅游去的,可刚到第二天,苏享茂就在海南购置了一处320万元的房产,房产证上还加了翟欣欣的名字。翟欣欣跟苏享茂说,自己很喜欢海南,希望将来他们的婚礼也能在三亚最好的酒店举行。事实上翟欣欣此前就因为工作的原因多次往返海南,房产的购置也是翟欣欣一手操办的。

5月18日,两人离开海南之后又去香港购物,LV的包包,Dior的鞋子,苏享茂还给翟欣欣买了价值24万的卡地亚钻戒。认识短短50天,苏享茂就在翟欣欣身上还花了将近500万,可以说是挥金如土,丝毫都不吝啬。他们在途中也感情迅速升温, 5月31号,翟欣欣建议说,6月2日他们就去民政局领证。可就在领证的前一天,苏享茂得知了一个让他五雷轰顶的消息。

● 一波三折的结婚证

6月1日, 翟欣欣起床后和苏享茂说,我昨晚老做梦,梦见我以前有在民政局领过证,当天领当天就离了。苏享茂开玩笑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之前有过婚史呀?没想到就这么一问还真的问出了一段翟欣欣的过去。翟欣欣解释说,她之前为了帮一个没有北京户口的朋友买房子,就以假结婚的方式登记过,对方名叫李铁军,但后来闹得不太愉快,离婚时还去法院做了调解。一时间苏享茂觉得信息量是在太大,说想冷静一下。可翟欣欣却先生气了,从苏享茂家打包了自己的衣物,开车回到了自己家。

翟欣欣走后,苏享茂纠结了一个晚上,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段感情,6月2日晚上7点多,他给翟欣欣发信息主动道歉,还说欣欣咱们去领证吧。并且解释道昨天之所以说要冷静一下,并不是觉得这事有多大,只是突然觉得很懵。

苏享茂后来在自述贴中说到,那时如果他不主动联系翟欣欣,他们可能就真的这么分手了,他还是舍不得翟欣欣。翟欣欣也接受了苏享茂的道歉,两人决定于6月6日去领证。可就在6月5日的晚上,矛盾又发生了。苏享茂提出想看一下翟欣欣之前的离婚调解书。翟欣欣说,那是个人隐私,不想给苏享茂看。要是苏享茂执意要看就要支付翟欣欣88万。昏了头的苏享茂居然真的给翟欣欣转了88万。

可看到离婚调解书的苏享茂,心里更犯嘀咕了。因为男方的名字根本不是翟欣欣之前所说的李铁军,而是刘某。两人于2011年1月结婚,4月离婚, 两人婚姻存续期间大概有3个月,离婚时刘某还赔偿了20万。

苏享茂心存疑惑,说不能就这么仓促领证。翟欣欣听了之后非常生气,对苏享茂大打出手,把苏享茂的眼睛打肿了,苏享茂并没有还手。之后两人不欢而散。可是翟欣欣走后,被打的苏享茂却说,他感到非常的内疚,翟欣欣一走就特别想她。还问翟欣欣说,“你以前说过对我一见钟情是真的吗?” 翟欣欣当时在气头上,说到,“你还跟我聊这个,你闭嘴吧,闭门思过吧。”

苏享茂继续道歉说:我并不是在乎你有没有过一段感情,只是过去几天我一直没有从内心接受你解释的方式和内容,这会让我纠结不安。我一万个保证今天没有不同意领证的意思,我没资格这么做。但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我内心里这事能翻篇了,我理解你了欣欣。

从信息内容也可能看出,此时的苏享茂已经被翟欣欣迷得神魂颠倒了。可是他为什么又提到说,他没有资格这么做呢?我猜测可能是跟苏享茂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有关,这点翟欣欣在自己的微博中也提到过。苏享茂也曾经跟翟欣欣坦白此事,翟欣欣当时表示并不在意,还说自己是有乙肝抗体的。

总之,当天晚上苏享茂一直不停的挽回和道歉,甚至来到了翟欣欣家楼下,翟欣欣都表示无法原谅他。在遭到多次拒绝后,苏享茂表示要重新追求翟欣欣,直到翟欣欣愿意嫁给自己为止。此时,翟欣欣提出了一个更加无理的要求,她说重新追她的条件是每天给她打5万块钱,直到她愿意接受苏享茂为止。

除此之外,翟欣欣还说自己的舅舅在公安局工作,本来可以托舅舅的关系把之前的婚姻记录抹去的。可现在派出所把她的户口改成了离异,要求苏享茂赔偿她户口本被改为离异的损失费35.8万元。苏享茂也同意了。至此,在这场领证风波中,苏享茂一共向翟欣欣支付了133.8万元。而两人也在6月7日,正式领证结婚。

当时,苏享茂一定没有想到他的生命离终结也越来越近了。

● 万般算计

领证之后,翟欣欣拒绝和苏享茂一起住进他在西二旗的房子,而是选择住在自己家里,苏享茂也只能和她一起。6月17日,翟欣欣的父亲回到了北京,这也是苏享茂第一次见到翟欣欣的父母,双方商谈了婚礼的细节。

也是在同一天,苏享茂之前的一位相亲对象给他发来微信表示祝贺。苏享茂礼貌地回应说,你的缘分很快也会到的,还说到时候可以成双成对一起出去玩。可是这条微信被翟欣欣看到之后,非说苏享茂和之前的相亲对象还搞暧昧。在领证后10天就第一次提出了离婚。苏享茂只能连连道歉,跟翟欣欣说,一分开就特别想她,像被下了降头一样。还说自己深刻地意识到了错误,希望翟欣欣能够原谅他最后一次,并且当时就给翟欣欣转过去了5万块钱,说明天会再转20万。翟欣欣又一次狮子大开口,说20万不行,要苏享茂再转100万。

不仅如此,6月18日,在翟欣欣的要求下,苏享茂还签署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如果苏享茂主动提出离婚,需要赔偿翟欣欣500万元。海南三亚的房子也会还清贷款,把自己的名字去掉,完全赠予翟欣欣。这份协议也成了最后翟欣欣将苏享茂逼上绝路的索赔依据。

此后,翟欣欣便陆续开始以各种理由,花式提离婚。说苏享茂冷漠,性情多变,还是乙肝病毒的携带者,根本不适合婚姻。

6月22日,实在是太压抑的苏享茂回到了西二旗自己的住所,试图平复一下情绪。这段期间,翟欣欣提出让苏享茂把西二旗的房子卖掉,换一套别墅或者低楼层的大房子。理由一是翟欣欣自己家和亲戚家在北京都是住的140平以上的大房子,甚至是别墅,二是翟欣欣说自己恐高,住不了高楼。随后还提出,家里所有的钱应该由女人来管。种种迹象让苏享茂也开始思考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物质,太有心机了。可此时他已经骑虎难下,因为他觉得离婚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7月2日,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了一条信息。主要内容是说,首先,自己从来不缺钱,个人资产2000万,名下的别墅都是自己的名字。父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父亲一面在大学里教书,一面搞科研,每年科研经费就三四百万。其次,相亲网站曾经给自己介绍过的男生,条件都比苏享茂好,而且都是主动追求她的。

翟欣欣的这段话在抬高自己身家的同时,也极大地打击了苏享茂的自信心。当初那个会说着对你“一见钟情”的翟欣欣此时早已不复存在了。此时的她利用苏享茂对她的爱和迷恋,将苏享茂任意地玩弄于股掌之间,可谓深得PUA的精髓。

7月6日,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她看重的别墅的图片, 再次以“有恐高症”为由要求苏享茂买别墅,并且强调:“我对你的意见我说的很清晰了,房子小、太高。如果你不愿意配合,那我也只能跟你离婚,再找了”。

也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也许是因为赌气,或者是苏享茂真的想通了想要解脱了,他回复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听你的只能离了。”

让苏享茂没想到的是,此时翟欣欣立刻换了一副面孔,要求苏享茂按照之前定下的协议对她进行赔偿。苏享茂说,我此前给你花的钱也超过500万了吧。可翟欣欣依然不依不饶,说一分钱都不能少,否则就把苏享茂运营的WePhone公司的税务问题和灰色经营问题一并揭发出来,并且多次暗示,自己亲戚在公安局工作。

说到这儿,可能大家会好奇了,WePhone到底存在什么灰色经营,会被翟欣欣这样揪住短处不放?

之前我们也提到过,WePhone是用来拨打国际电话的,与skype的电话功能很类似,这在欧美很多国家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不符合中国的VoIP(Voice over IP)牌照制度,再加上苏享茂之前还做过vpn的业务,虽然后来已经停掉了。

至于WePhone存不存在偷税漏税的行为,这个我没有查到确切的信息,作为外人也不好评断。那么翟欣欣为什么执意要换房子呢?原因真的是如她所说的恐高吗?翟欣欣恐不恐高我不知道,但是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在采访中提到过,苏享茂西二旗的房子是属于婚前财产,离婚时,翟欣欣是分不到这套房子的一分钱的。可是如果苏享茂把西二旗的房子卖了,再为翟欣欣购置一套房产,这就属于婚后财产了。翟欣欣很有可能是算计到了这一点,才一直要求苏享茂换房子的。

就这样苏享茂被一步步逼上了绝路。

● IT天才的末路

7月7日开始,翟欣欣不断地给苏享茂发威胁短信,说他偷税的程度会被判无期徒刑,要举报他这个不发分子,看着他成为公司倒闭的阶下囚。苏享茂回复说,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关于离婚协议,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当天翟欣欣带着母亲刘克勤来到了苏享茂的住处,在电梯间里对苏享茂拳打脚踢。苏享茂为了躲避她们母女无奈之下住进了酒店。此时的苏享茂已经下定决心离婚了,但依然是对翟欣欣好言相劝,希望大家好聚好散。

就在双方就赔偿金僵持不下的时候,7月11日,翟欣欣发了一条颇有深意的朋友圈。她说道:“恭喜老舅荣升高级警监,最近家里喜事连连啊。” 这条朋友圈在苏享茂看来就是一种无声的恐吓。他害怕离婚后,翟欣欣的舅舅会利用职位的便利摧毁他的事业。这么多年以来,他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投入到了公司的运营当中,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奋斗多年的事业就这么毁于一旦。

讽刺的是,翟欣欣在事后的采访中全盘否定了“舅舅说”。甚至声称家中从来没有高官,舅舅更是多年没有联系。那条朋友圈不过是气话。翟欣欣的舅舅刘克俭也在事后发表声明说:“翟欣欣确系本人外甥女,但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本人是公安院校一名科研技术人员,不承担公安执法工作,并非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如果真的是这样,只能说翟欣欣实在是步步为营,心机太重了。

7月13日,苏享茂接到了翟欣欣的电话,说要见面谈谈离婚协议的事。苏享茂婉言拒绝了,此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到:“小伙子,我们家在北京有几十口人,你欺负到我们欣欣身上,赶快赔钱,要不然关闭你公司网站,让你产品下架,失去所有收入,晚上就到你家抓人。”

苏享茂当时真的是被吓到了。他误以为自己公司的税务问题和经营问题真的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紧接着翟欣欣就给出了解决方案。她趁火打劫,除了海南的房子,她还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万。苏享茂说到,我根本就没有1000万,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

翟欣欣反复强调此事已经惊动了她们家在公安局的亲戚了,分分钟就可以让苏享茂坐牢。

最终在7月16日,苏享茂和翟欣欣签署了一份极其不公平的离婚协议:赔偿1000万元;签署离婚协议前先付660万元,领离婚证之后,两个月内再付清剩下的340万;海南三亚的房子归翟欣欣所有。

7月18日,苏享茂将手上全部660万元资金转给翟欣欣,并把海南房产彻底过户后,下午就领了离婚证。在这场短短40天的婚姻中,苏享茂在翟欣欣身上花了超过1300万元。翟欣欣的第一段婚姻也仅仅持续了几个多月,也是以男方的赔偿结束。如果当时苏享茂稍微分析一下这件事,就应该会发现翟欣欣结婚时的可疑动机。

离婚后的一个多月里,翟欣欣不断地向苏享茂索要剩余的340万,甚至让他抵押房子,筹钱。直到苏享茂的家人得知了此事,立刻赶来北京,并劝说他报警。家人的意思是,即使是翟欣欣拿到了这340万,也不能保证她会善罢甘休。在家人劝说下,苏享茂最终没有去贷款。也在律师的建议下,以筹钱为借口先稳住翟欣欣,在收集他们交往以来苏享茂给翟欣欣的汇款记录和聊天记录。

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说,本来弟弟是打算在一切结束之后,就离开北京,回福建老家休息一段时间的。谁都没有想到苏享茂会在9月7日凌晨,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自杀前一天,苏享茂曾经乞求翟欣欣放过自己,可翟欣欣却说,已经向相关部门举报了。9月7日凌晨两点多,苏享茂在WePhone软件上放了一段公告,内容是: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欣欣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公告放上去之后,很快就被撤回了,但依然是被翟欣欣看到了。翟欣欣因此大发雷霆,对苏享茂破口大骂,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苏享茂已经做好离开人世的准备了。

9月7日凌晨5点半,苏享茂缓缓地走上楼顶,给来北京看他的姐姐发了最后一条短信说到,“姐姐,好爱你们,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对不起家人。” 随后将手机放在了楼顶的西南角,随即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当晚苏享茂的姐姐就睡在苏享茂家的书房,从楼顶跃下的那一刻,苏享茂首先经过的就是书房的窗户,他也许能看到熟睡中的姐姐。但是很快地,就重重砸在小区的绿化带上。

● 余波

苏享茂的去世,立刻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苏家人更是心痛不已,而最令他们绝望的是,因为苏享茂是自尽,而且给翟欣欣的每一笔汇款都有相应的协议作为依据,所以一直无法以刑事案件来立案,只能打民事官司。

2018年4月24日,案发后一直隐身的翟欣欣首次发微博说,有些事情我不说出来,是基于对死者的尊重,宁可自己承受这些不公平的指责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但是事情如今的进展已经颠覆了我的看法。在亲友的鼓励下,我决定不在沉默,勇敢的面对现实,说出我的一切经历。接下来几天,我将陆续讲述我和苏享茂的交往过程,真相交给读者去判断。

翟欣欣说到,在这段婚姻中,她才是受害的那一方。说自从结婚之后,苏享茂就整天无所事事, 闷闷不乐。对她也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而且经常情绪波动很大。有一次,翟欣欣去晾衣服,苏享茂执意要把甩干的衣服放在沙发上自然干,还说这就是他的习惯。两人因此起了冲突,苏享茂一拳挥过来,打在了翟欣欣身上。

翟欣欣还说这只是苏享茂家暴的开始,此后就不断地对她拳打脚踢。和前女友纠缠,还患有乙肝。苏家全家人都逼她说必须生儿子。可是翟欣欣所说的这一切既没有照片的佐证,也没有聊天记录的截图。很难想象在翟欣欣面前唯唯诺诺的苏享茂会对翟欣欣大打出手。而且一个长期遭受家暴的女性又怎么可能对苏享茂破口大骂,在他面前趾高气昂呢?

案发三年后,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贴出了翟欣欣曾经和友人的聊天记录。其中说到:“我现在的状态,要么离婚,要么找个小男友玩着”。“一个人特别无聊,找个年轻的,钱我花,江湖老炮我是真的腻歪了,后路早就想好了。” “那个小矬子,80年的,就长这样,IT男,1米6,100斤。” “我打算再弄点钱就离婚了,那种人可不能打算过一辈子。” 可以看出翟欣欣从头到尾就没有和苏享茂共度余生的打算。

如今,舆论的热度已经渐渐消失,没多少人继续关注这起案件的后续。翟欣欣也已经销声匿迹。唯一还在坚持的,只有痛心的苏家人。他们一直奔走在维权路上。一开始他们是想以敲诈勒索罪进行刑事诉讼的,但是无奈接二连三收到的都是“不予立案”的判决。最后家人们决定即使是进行民事诉讼,也要让翟欣欣把从苏享茂那里得来的钱都还回来。

生命只有一次,无论是被骗也好,受伤也罢,只要活着,总有希望。

点击此处可观看完整视频

评论 (0)  •  2021-11-19  •  浏览 (50)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