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别人给自已要帐-梦见别人给自己剪头发是什么意思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吴德玉

毛姆说:我用尽了全力,过着平凡的一生。

有的人,用尽了全力,把千疮百孔的生活过成了一首诗。

河南南阳淅川县九重镇薛岗村50岁农妇韩仕梅,就是这样一个人。

出生即险遭母亲在尿桶里溺毙,

因交不起18元学费被迫辍学,

被3000元彩礼包办嫁给了一个大她8岁智力有缺陷的男人,

每日田间地头的辛苦劳作

……

韩仕梅的前半生,几乎被辛酸和血泪淹没,诗与远方是她终生无法企及的地方,堪称缘木求鱼。

但从去年4月,她开始通过在短视频平台上写诗,意外成为网络红人,被誉为“余秀华第二”。

因为她们都来自农村,都是“在非自由恋爱下结婚”,写的诗主题也多关于爱情、亲情、生活感悟,以及她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子。

不过,

与余秀华不同,韩仕梅的诗歌,也许并不讲究平仄,甚至有的流于俗套,

但,她把生活的一地鸡毛,慢慢捡起来,变成自己的羽翼。

毕竟,余生不长,尽量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吧。

这位农妇在写诗这一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3月17日深夜,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韩仕梅,聆听她与诗歌的故事。说到动情处,她数次忍不住呜咽抽泣,让人心疼。

韩仕梅发在短视频平台的诗

她的诗很戳人,因为她的前半生很痛:18元阻断读书梦,3000元买断婚姻

“此生已无魂,万物皆成灰。风起千层浪。层层拨心扉。良宵烛影伴,风雨和泪掺。三更不入眠,五更赏月悬。虽是双人枕,独撑上下天。”

“夜雨不洗泪两行,冬风吹起透身凉。

为奴不问红尘事,泪已流干两翼霜。”

“渴望待我春年少,还我芳华可好。

娘亲困此身看牢,早已套上镣铐。

天不做缘媒,白发孤苦老。

夜慕双人共枕,无语伺候郎君。

心儿碎躯体妖娆,一夜冰封凌角。

今冬暖阳来,此生尽萧条。”

有人评价:诗歌是最好念,却最难懂的文学体裁,它由精简的文字搭建,配以韵律、意境、胸怀和痛苦,变成思想的具体形态。会语言的人,都会写诗;但没在人间经历痛苦的人,不会去写诗。

乍一看,韩仕梅的诗里,充满了忧愁,哀怨,和渴望。其实,这正是她前半生的真实写照。

韩仕梅已年近五旬,在家里排行老五,上面三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弟弟。母亲生产时,她是后背朝上出生。母亲认为这种姿势出生的孩子,成人后必不仁不孝,本想要她按到尿桶里溺死。幸好父亲极力阻拦,才救下了韩仕梅的命。读书到了初二,因为拿不出每年18块钱的学费被迫辍学,后又被母亲包办婚姻以3000块彩礼嫁给了智力有缺陷的丈夫,为家庭为儿女辛苦操劳了半辈子的韩仕梅,终于在去年4月找到了自己的抒发渠道——写诗。

她把百余首小诗发在短视频平台,戳中无数人内心。有网友评价:“她写得其实不算非常好,有的地方格律不对,给诗做的背景图也很乡村。但就是戳人,我看完了所有的句子,没有感到一丝的酸腐。”

韩仕梅的诗,全部来自生活,来自她自己的感受。“我就是想抒发一下自己内心的感受,内心的空虚。成天过的不乐观,悲观。”

造成韩仕梅情绪悲观原因主要是“家里事儿太多,老头子不会操心,他虽然干活也行,挣钱也行,但家里啥心都是我在操,我得上前。我要是不上前,啥一切都完不成。”如近几年公婆住院、料理后事,儿子的婚姻、女儿的学业等,全部都是韩仕梅一个人操心。虽然外面提起自己都会竖起大拇指,但韩仕梅也会感到疲惫,而这种疲惫,她的丈夫并不能懂。

甚至与丈夫的婚姻,也是韩仕梅心中永远的痛。原来,读书时的韩仕梅成绩很好,每回考试都能进班级前三。可在初二那年,因为交不起每年18块的学费,韩仕梅被母亲从学校带回了家,种地干活。“我们家里比较穷,18块钱的学费交不上就叫我不上学了,当时我们校长、班主任都叫我回去上学,最后也没上成。直到我结了婚以后好长时间,天天晚上做梦,梦见我上学考大学,好多年,一直不甘心。现在不梦了,老了。”

18岁那年,母亲为她看了一门亲事,找了外村一个大她八岁的男人,用3000块彩礼换了她一生的幸福。即使再怎么抗争,韩仕梅也仅仅拖延了三年时间,最终她只带着四身新衣服嫁进了如今这个家。“1992年结的婚,我妈包办的。我认为我母亲就是把我卖了,她那个时候就是为了钱,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就是她说了算。”

等韩仕梅嫁过来才知道,当时为了娶她,婆婆家还欠了亲戚和信用社4800块钱。于是,从她嫁过来开始,家里要账的就没停过。“后来这个还那个还,等还完了,都不止4800了。”之后,孩子们上学了,借钱、还钱模式再次开启。“以前他(丈夫)在村里上班一个月工资八九百元,我没上班,家里种了很多地,再养牛养羊。 ”

韩仕梅正在做饭

感叹被丈夫坑苦害惨好在一双儿女还有亲戚关心自己

嫁了人,韩仕梅的生活就是围绕着家里的柴米油盐。农闲时,她会纳鞋底、织毛衣,做鞋子衣服等,也看过几本小说。“我嫁过来之后,他们一家子都得我操心。”

因为生活艰苦,韩仕梅怀着儿子的时候也得天天干活,“我老头子一出门就是一天,回家什么也不做。我累到瘦的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了。”

前半生的艰辛磨平了韩仕梅的棱角,说到怨气时,她甚至会表示“我准备下半生找个我爱的人嫁了。”被问及现在的爱人咋办,韩仕梅坦言“不管他了,他可给我坑苦害惨了。我这也还够了,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建了这么多房子,我给他说我要起诉离婚,我啥都不要,都给他。”

说这话时,韩仕梅的丈夫就在她旁边。“我要说离婚,我老头子嗓子都给哭哑了。”言语中,韩仕梅有些无奈,“他整天跟我喊嚷,几十年没洗过衣服,没做过饭,我以前上班上到晚上十二点回家,他还在等我做饭,那天我气的没给他做。以前他还天天玩牌,我年年给他还债,2013年开始才不还了。”写诗的韩仕梅,也无法跟丈夫交流自己的作品,“跟他交流不通。之前有个媒体来采访我,他还骂人家,人家是两个小姑娘。他就是那个意思,怕我跟别人了。我说我要是想跑,你给我栓到裤腰带上我也能跑,我想不跑,你赶也赶不走。给我看的不行,我没有自由空间,给我看得,像在监狱一样。”

好在,如今儿子已经顺利找到了工作,女儿今年正在备战高考。“我的婚姻不咋地,但孩子们都大了。只要他们有出息,我也算没白活。我儿子女儿也都支持我离婚,说我们与其天天吵架,不如离婚,说他们都大了。”因为自己没读完书,韩仕梅对子女的教育非常上心,都送到了当地重点学校读书。好在儿女们也争气,成绩都不错。

可儿子大学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里,找工作、结婚却成了韩仕梅的心事。因为在儿子小时候,走亲戚时丈夫没注意,使孩子引发肺部感染,病好后留下了疤痕,以至于每次找工作进行入职体检时,都通不过。之后为儿子张罗相亲,置办结婚彩礼等事项,家里的钱又是挣了花,没了借,再还债。“今年过年我们也放了七天假,我哪儿都没去,就在家里,想想都哭。我儿子劝我看开一些,我说你要是婚姻不让我操心,我也没有那么大压力了。”好在,家里兄弟姐妹亲戚一直都关心着韩仕梅,什么时候需要钱,他们二话不说就借给她支持她,这些温暖了韩仕梅的心。“今年3月份,我儿子在广州找到的工作,体检也通过了。”

韩仕梅发在短视频平台的诗

记不住平仄韵脚,写诗寻找心灵寄托看着家里的菜都能写一首

抱怨过命运的不公生活的不幸之后,韩仕梅仍会擦干眼泪继续努力前行。

去年4月,儿子帮她下载、注册了短视频账号,也打开了她写诗的开关。韩仕梅写诗很快,即便只是看着家里的菜,她也能很快作一首出来。但忘得也快,下午写的晚上再聊,只能记起前三句。“过去我晚上写,现在白天不忙的时候也会写。”在韩仕梅的短视频账号里,她已经发了130多次动态,有时候一张图片上配着两三首诗。“具体写了多少,我没统计过,现在还有好几首写完了没发呢。”

韩仕梅从没学过写诗的格式,不懂得平仄,韵律,韵脚。但她把真实生活写进诗里,感动了无数网友。“有一个喜欢旅游的网友,跟我说,看我头像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没想到我写诗这么好。说他也想写,结果一个星期只写了7个字。”还有一个来自河北的诗友,教韩仕梅如何讲究平仄韵脚等,但她坦言记不住,这句说了下句就忘了。好在一旁的儿子把人家推荐多读书的话记了下来,悄悄给她买了一本二手《唐诗三百首》。“我儿子心细,啥他心里都有数。买了书也不给我说,就放在桌子上。我就知道是他买的。我问他花了多少钱,他说网上买得二手不贵,几块钱。”

几分钟就能把诗写出来的韩仕梅非常自谦:“我写的诗很平常,没有内涵,就是个皮囊。不是谦虚,我真是觉得不好。”但写诗让她感到快乐,有一种抚慰作用。“我写诗是为了寻找一种心灵的寄托,心灵的抚慰。”写诗的时间是属于韩仕梅自己的,写诗让她暂时脱离了日复一日的繁忙与劳碌,跟天南地北的诗友交流,也给她空虚的生活带来一抹亮色。“有些网友加了我微信,还追我,说喜欢我。我肯定不同意,他们也是有家庭的,我就劝他说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家庭,照顾你的家人。”

韩仕梅写的诗

韩仕梅写的诗

知道余秀华,但没看过余秀华的诗希望未来有一天为爱豁出去

“我去年四月才开始写诗,平时就是上班,在工厂做饭,门口有些花花草草,看到短视频上别人写,我也跟着写。不耽误日常工作,我早上做饭还写过诗,灵感来了就记在本子上。”韩仕梅知道余秀华,也知道她已经离婚了,但她并没看过余秀华的诗。“我老头跟她前夫还不一样,我老头挣得钱都交给我。我知道他辛苦,也理解、心疼他。我也是个传统的女人,上班都不跟男孩子说话。但如果有个人真心真意对我好,我就把自己嫁了。”

在韩仕梅的诗里,读者可以读到生活的艰苦和她对未来的渴望。“没办法,人得活的明白。对于生活我真的很努力了,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我们在农村来说也算不错了。”说到对未来的愿望,韩仕梅笑得像个孩子,“我就希望以后豁出去了,找一个知我疼我爱我的人,然后我就把自己嫁出去,哈哈哈哈。” 聊到这儿,韩仕梅告诉记者,有诗友说自己性格像空心菜,比如前一天晚上跟丈夫吵架,第二天早上就忘了。“有人说我挺阳光,我说我在阳光同时,心里在流泪。我这一辈子过得非常累,也很辛苦。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后能幸福,然后我也开心。”

如今,有了诗,韩仕梅就有了释放的窗口,抑郁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越写越没那么悲观了,越写越上劲了。”

泰戈尔说:出来吧,我的心,带着你的爱去和它会吧。

俗人•哲人•诗人是生活理想的三个分身,有时,只是一念之间。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封面新闻】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0)  •  2021-11-22  •  浏览 (167)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