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很多鱼勾勾在自已嘴巴里-梦见儿子嘴巴吐很多鱼和青蛙

本故事已由作者:有只蜻蜓,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陆棠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多了,自己在婚礼上被新郎放了鸽子的事,还能让人拉出来说道说道。

她倚在化妆室的门边,静静地看着两个新人模特背对着她,撅着屁股大聊八卦。

陆棠很想走过去告诉他们,并不是用气声说话就叫窃窃私语了好吗?就他们这音量,食堂耳背的大爷路过,怕是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

更何况她?

“棠姐拍照的时候亲了我一下,”新人1号有些羞涩地摸了摸脸,“你说她是不是看上我了?”

“棠姐工作的时候,搭档就算是头猪,她也能下得去嘴!”

“可是她看我的眼神……”

“狗屁眼神!”新人2号恨铁不成钢,“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第一次跟她搭档的时候,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魅力太大,让她铁树开花了……”

新人1号默了默,又听同伴痛心疾首道:“但是摄影师刚喊‘咔’,她扭头就走,裙子上的花瓣直接糊了我一嘴!我算是明白了,自从棠姐被绿以后,就产生反社会人格了,除了工作什么也不爱!”

“被绿?”

“是啊,她婚礼的时候,未婚夫跟她闺蜜跑了,你不知道吗?”

1号的脸皱了起来,“这么惨?”

“这还不算,人俩私奔后火速订了婚,去拍婚纱照的时候,选了棠姐最火的那套‘绿野仙踪’样片,你知道那渣男跟摄影工作室说什么吗?”

“说了什么?”陆棠双手环在胸前,懒洋洋地问。

“他居然说自己认识棠姐,所以拍婚纱照能不能打折……”新人2号猛然意识到不对劲。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后,他僵硬地转过身,笑得比哭还难看,“哈哈,好巧啊棠姐,你也在这。”

“哪儿能错过你的单口相声呢?”陆棠吹了吹指尖,“你知道得还挺多,嗯?”

2号被她笑得脊背发凉,“不多不多……啊,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要忙,棠姐再见!”说完就跟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只剩下1号还在和陆棠面面相觑。

“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陆棠问。

“……我叫秦朗。”

陆棠点点头,上下扫了他一眼——身材不错,脸嘛,也是最近行业里很吃香的那一挂长相。

蓬乱的小卷毛,清澈的狗狗眼,两颊有些许肉意,轮廓线条却很锋利……

可爱和少年气似乎在他身上得到了一种奇妙的中和,陆棠绞尽脑汁,只想出了一句话:这个新人长得……有点东西。

她走过去拍了拍秦朗的肩膀,“小弟弟,你要是太闲的话,去帮场务扫扫地吧。”

很意味深长的语气。

秦朗怔了一瞬,反应过来后脸一阵红一阵白,“对不起棠姐,我们不该聊你的伤心事的。”

“伤心事?”陆棠“哼”了一声截住话头,“就那种狗男人,也配让我伤心?”

秦朗不知所措地抬起眼睫,就对上了陆棠似笑非笑的视线。

她拍照时化的浓妆还没卸,眼角一片艳丽的红,越发显得媚眼如丝。

一袭酒红色礼裙掐着她纤细的腰身,暖黄色的灯下,陆棠比秦朗在玻璃橱窗里见过的所有昂贵手办都要惊艳、漂亮。

他目不转睛看着眼前的人……

视线就像被蜂蜜黏住了一样,怎么都移不开。

2

陆棠早就知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婚礼上那场闹剧早就将她刻在了耻辱柱上。

不过当老板就这一点好,但凡在她的地盘上,只要她一瞪眼,就没人敢提。

傍晚,陆棠刚拍完最新的一组婚纱样片,助理就抱着平板跑了过来。

“棠姐,《PURE》杂志想要邀请你拍摄下个季度的首封!”

陆棠还来不及说话,旁边的摄影师先冲了过来,“《PURE》?是我想的那个《PURE》吗?我去,棠姐你太牛了!”

陆棠接过平板看了两眼,又递回给助理,“你跟他们对接吧,不要太怠慢,但也不用太积极,最好吊一下他们。”

“这叫欲擒故纵吗?”小助理不懂就问。

陆棠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这叫谈合作的艺术。”

旁边的摄影师还在激动,就跟触了电门一样。

也不能说他是少见多怪,因为陆棠确实是婚纱照界的“一姐”。她这待遇,别人想都甭想。

秦朗这个下午跟陆棠出的是同一个外景,只不过搭档的是另一个女模。

他不爱说话,眼睛却总忍不住边上瞟。这会儿看见陆棠周围的人全都喜笑颜开,也忍不住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

搭档的女模是个心直口快的,笑嘻嘻地问他:“老往那边看,是想跟棠姐拍啊?”

秦朗心思被揭穿,舌头也打结起来,“没,不是……”

“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棠姐前凸后翘长得美,我要是男的我也顶不住。”

女搭档撞了撞他,“但你现在还太嫩了……别误会,我是指各方面啊,要是现在就上,十有八九没戏。”

秦朗的脸红了个彻底。

“不过你也不用失落,慢慢来嘛,棠姐刚当平面模特那几年也没什么名气,直到后来拍的几组婚纱样片出了圈,才突然爆火的。”

行业里很多人说陆棠剑走偏锋,不过这也是她的运气。

陆棠离得很远,秦朗心里清楚,她压根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但看见她转过身的时候,秦朗几乎是下意识地抬头望天。却不知这个心虚样子落在陆棠眼里,就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在聊我呢?”陆棠主动走过来问道。

“是啊,”女模跟陆棠关系好也够熟,笑眯眯地道,“弟弟刚跟我夸你呢,说你前凸后翘长得美,瞧这概括得多精准啊!”

秦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没有……”

“没有?”女模一边笑一边挤眉弄眼,“是棠姐没有腿长,还是长得不美?”

秦朗语塞,慌乱得直抠手指。

还好这时举打光板的小哥捂着肚子跑了过来,说自己要去上厕所。

陆棠那边已经收工,就主动接了他手里的东西,“我来吧。”这段送命的对话才就此终结。

拍摄还得继续,陆棠随手将拖地的裙摆打了个结,轻车熟路地将打光板拖到合适的位置。

摄影师满意得不得了,“‘一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别说废话了,太阳快落了,抓紧时间!”

陆棠话一出口,大家都默契地加快了速度。

换完最后一套衣服后,造型师赶紧跑来调整模特的妆造,“弟弟脸上缺个口红印,赶紧给他印一个。”

被CUE到的女模摊开手,“我口红是浅色的,印不上去啊。”

空气中沉默了几秒,造型师要不是个男的,都想亲自上口了。

“别墨迹了,我来!”陆棠生怕光线变弱,抓住秦朗的领子就吧唧一口,鲜红的唇印不偏不倚地拓了上去。

她满意地捏着秦朗的下巴,“还不错,可以拍了。”

但下一秒,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秦朗从耳尖到脖颈红了个彻底,整个人就像一只煮熟的虾子。

陆棠心里暗道不好,扬起手就给他扇风,“你这是怎么了,快点降降温啊,光都快没了。”

但她越扇,秦朗的脸反倒越红了……

3

自从在众人面前闹了个乌龙后,秦朗见到陆棠越发不好意思。

但这并不妨碍他偷看陆棠,每一次做贼心虚地收回视线时,他的心跳都要比平时快上几拍。

陆棠还没什么反应,小助理倒先警觉了起来。

她悄咪咪地戳了戳陆棠的胳膊,“棠姐,不对劲。”

“怎么了?”陆棠问。

小助理一心想把偷瞄的秦朗抓个现行,手指头紧紧贴在桌面上,为陆棠指了个方向,只恨不能用腹语告诉她:“那个新来的老是偷看咱们这边儿。”

“看你?”

小助理:“……当然是看你。”

“崇拜我呗,”陆棠不假思索地打断她,浑不在意地耸耸肩膀,“刚入行的新人很难不崇拜我吧?”

小助理一噎,怎么就忘了陆棠是这种人呢?

她都这么说了,小助理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被她这么一指,陆棠和秦朗的视线自然而然碰到了一块儿。秦朗本想继续低头装傻,但陆棠却大大方方地朝他挑了挑眉。

这是想躲也没机会了。

他只能僵硬地回应,因为紧张,姿势显得无比怪异。

“你看他,好像招财猫啊。”陆棠笑着对小助理道。

桌面上的手机忽的震动了一下,小助理赶紧捞起查看。

“你别说,好像是挺招财的……”

“嗯?”

“是《PURE》那边发的新消息,让我看看……啊啊啊,他们愿意开这个价!”小助理直接从位置上跳了起来,眼神晶亮地比了个数字,“棠姐,你好值钱啊!”

“他们说愿意用你提的那个创意,你太牛了,棠姐!但是,拍照时还得找个男性手模配合一下。”

陆棠点点头,“考虑得还挺周到。”

“不过人家还说了,手模不太容易找,咱们这边要是有现成的更好。”

“我上哪给他找……”

“棠姐。”陆棠的声音被打断。

秦朗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手心里躺着几颗大白兔奶糖,“听说,说,你低血糖,你下午还有拍摄,这个给你。”

陆棠愣了一下,“谢了。”

她伸手从秦朗掌心抓过那几颗糖,竟是一片濡湿的汗意。

秦朗搓搓手正要离开,陆棠却忽然直起了身子,“等等。”

“把手伸出来。”

秦朗没搞懂她的意思,“都给你了,没有了。”

陆棠:“……”

她干脆直接上手,拉起了秦朗的指尖,将他一只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朝小助理挑了挑眉,“你看这个怎么样?”

小助理眨眼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嘿,还真有现成的啊!”

秦朗的手被陆棠紧紧抓着,酥麻的感觉似乎从指尖一路传递到心脏,他的脸又变成了一个红番茄。

“我的手怎么了吗?”

“我想邀请你跟我拍个杂志封面……”陆棠顿了顿,“或者更准确一点,是想邀请你的手。”

4

秦朗从来不知道,原来模特里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分类,手模、足模、肩模、腿模……而他这一次,就充当了手模的角色。

真没想到啊,他本人还没登过《PURE》的封面,手倒先一步享了这个福气。

《PURE》追求的风格一直都是返璞归真,他们为这次的作品起了个名字,叫“镜花水月”。

因为是极简风,造型师并没有给陆棠做过分复杂的妆发。可陆棠本身长相明艳,巴掌小脸丝毫不显寡淡。

“你别说啊姐,人家这专业的造型师就是不一样,你今天格外显嫩,是吧弟弟?”

小助理没收到答案,疑惑地看向旁边的秦朗,只见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棠。

“咳咳!收收口水,出门在外呢,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秦朗这才烫着似的撇开了视线。

很快,摄影棚里所有东西都搭建好了。泛着水波的银白色幕布,形状奇特的巨大反光镜,干枯枝丫上颤动的花朵,还有一轮跟着波纹时拢时散的圆月……

“明知道一切都是梦幻泡影,可仍旧控制不住想要靠近的心……”小助理喃喃道,“《PURE》真绝啊。”

秦朗点点头,只不过在他眼中,陆棠才是此刻的绝色。

她穿着一袭白裙,赤脚踩在水波里,发丝被风吹得扬起,摄影师为了帮她找到合适的情绪,外放着一首空灵的纯音乐。

陆棠漂亮的眉轻轻蹙着。她站在一片如梦似幻的光影里,对秦朗来说,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

“小帅哥过来!”摄影师朝秦朗招手,“等会儿你大概站在这个角度,不要让阴影打在陆棠老师脸上,配合她完成一些动作。”

秦朗点头,小心翼翼地走到陆棠身边。

拍摄开始。

《PURE》的摄影师是出了名的吹毛求疵,秦朗来时就提心吊胆,这会儿更是万般小心——但还是出错了。

纠正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分外刺耳。

“哎,你要摸她的脸,不要悬空!”

“手指!是在她的皮肤上游走,你不要抖。”

“勾她的下巴你不会吗,你没撩过女孩吗?”

秦朗被说得越来越紧张,他太想好好表现了,正欲调整姿势,却被陆棠不动声色地推开。

她朝摄影师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等一下,给我5分钟时间,可以吗?”

摄影师点了头。

陆棠抱着臂跟秦朗对视,后者自知给她添了麻烦,垂着头不言语。

陆棠自认不是多有耐心的性格,尤其是在那场糟心的婚礼之后,她对男人的忍耐度几乎降到了负值。

可是看秦朗手足无措,无比可怜的样子……哎,算了。

她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就当是为了那几颗大白兔奶糖吧。

——陆棠伸手环抱住了秦朗。

她能明显得感觉到,男人的腰身几乎瞬间僵直了。

“回抱住我。”

秦朗愣了一下。

“快点。”

秦朗这才大梦初醒似的照做。

“谈过恋爱没,你现在把我想象成你最喜欢的人,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你不得不跟我分开……”

秦朗眼神的眼神里带了显而易见的纠结,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不要跟我说你装不出来。”

“不是的,”秦朗赶紧摇头,“我只是……没有谈过恋爱。”

这回轮到陆棠沉默了。

5

好在拥抱的过程中,陆棠渐渐感觉到秦朗的身体不再紧绷,神情也慢慢放松下来。

这是刚入行的时候,一位前辈教给陆棠的方法,他们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扭捏,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得快速熟悉搭档的身体。

而一个十分有效的催化剂,就是严丝合缝的拥抱。

重新开始拍摄的时候,秦朗终于不再像墓里刚挖出的尸体那样,每个关节都写着僵硬。

男女主角状态上来了,拍摄也不过是个把小时的事情……

小助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边刚结束,就小跑着送上来几瓶水。

秦朗道谢接过,瓶子却顺着指尖砸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响。他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脱力得厉害。

“你今天真奇怪,”小助理神情复杂,“我看你平时拍照,表现力很好啊,怎么关键时刻反倒掉链子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秦朗的表情很是懊恼,“手心里全是汗,我都怕棠姐嫌弃我……”

“你完了。”小助理摇着头打断他。

“啊?”秦朗皱眉,“她真的嫌弃我?”

“不是,”小助理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你还不明白吗?你跟别人拍照会出这么多汗吗?”

“不会啊。”秦朗委屈又困惑。

“因为你不紧张,人在什么时候会紧张呢?害怕、担忧、或者——坠入爱河。”

小助理说完转头就走。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爱情大师,此刻一定浑身都闪着光芒。

秦朗的脸又开始一阵红一阵白,许久后,只余下了褪不去的滚烫热意。

趁休息时间,他悄悄买了奶茶去小助理那探口风,“我是说假如,假如你说的是对的……那我能有机会吗?”

“难。”

听见这个字,秦朗就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忧伤地拉开茶水间的门走了出去。

但很快,他就呆住了,因为他发现,陆棠不知何时站在了这里。

秦朗浑身的血液都要回流了——也就是说,刚刚他和小助理说话的时候,其实跟陆棠只有一门之隔!

秦朗的耳朵诚实地红了起来,“好巧啊,棠姐。”

陆棠叹口气,露出了和小助理极其相似的怜悯眼神,“为情所困了?”

秦朗一颗心仿佛被线高高悬了起来,忐忑得不得了。良久后,他看着陆棠,郑重地点了点头。

“看在你人还不错的份上,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她的喜好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不是,等等,秦朗疑惑地睁圆了眼睛,什么叫“她的喜好”?

“你不是喜欢小缘吗?”

小缘就是小助理的名字。秦朗慌乱又着急,恨不得此刻能长出一百张嘴,向陆棠好好解释一下真相。

“你什么表情啊,我说错了吗?你不是问小缘自己有没有机会吗?”陆棠理所当然地道。

“不是啊……”秦朗急得都快落泪。

有什么比袒露心迹被当事人撞个正着更窒息的事吗?

有。

她听见了,还误会你喜欢别人!

6

陆棠有时也觉得,自己纯属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虽然她被渣男害得一度成为众人笑柄,看见男人就烦——可是很矛盾的,她并不认为爱情本身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甚至看见秦朗欲哭无泪的样子,倒还挺希望他能表白成功的。

只可惜,他后来一次又一次解释,自己真的没打小缘姐的主意。

那他打的是谁的主意呢?

入秋后,和秦朗同一批来的新人都相继离开,只有他依然留在工作室。

陆棠经历了太多相聚和别离,并不觉得有什么,甚至好心地向他提议,“其实你也可以换个领域发展。”

“你赶我走?”秦朗问。

“不是赶你走。”陆棠试图用过来者的语气给秦朗指一条光明坦途。

她从来不是多好心的人,但跟秦朗相处这么久了,越发觉得他像清水里煮着的汤圆,仿佛谁都能将他揉圆搓扁。

这样的弟弟,自己怜爱一点也很正常。

“婚纱照拍来拍去就这些东西,我是怕你感到厌倦,你们年轻人不是最爱追求新鲜感吗?”

“你也不老啊,你不都没觉得烦吗?”

“总跟我比什么,”陆棠轻笑道,“你也听过我婚礼上的挫事吧?那死渣男临走前还跟我说,你拍的婚纱照太多了,跟你拍有什么意思!”

“啊?”

“所以那以后,我就开始报复性地死磕婚纱了。”陆棠的表情称得上是扬眉吐气。

她又问了秦朗一遍,“你真的不走?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婚纱照拍多了,可能比较难结婚……而且,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

秦朗的耳尖又变烫了。

“对……但是小缘姐说我很难有戏,至于结婚……如果不是她的话,那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

陆棠饱满的红唇勾了起来,眼波撩人,“弟弟,这只不过是你不成熟的想法。”

她伸手在秦朗头顶呼噜了一把,“听姐姐一句劝吧,搞事业最重要,其他呀,都是浮云!”

7

秦朗跟陆棠交过底以后,后者也渐渐相信他不会轻易离开,干脆就将一些好的资源全都倾斜给他。

但陆棠没想到的是,这弟弟还是一只潜力股。

才短短几个月,就有好几套样片出了圈。

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小助理有事没事就爱把花絮传到各个网络平台。

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是奔着陆棠点的关注。后来,大家慢慢发现……其他模特好像也有点意思哎。

只要有了关注度,打响名气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月底,工作室开总结会。

小助理特别骄傲地告诉陆棠:“我们有两个视频,在好几个平台点赞量都破了十万,那粉丝涨得嗖嗖的,评论区里一水的要来咱们这拍婚纱照。”

“挺好的。”陆棠道。

“但是,”小助理嘿嘿笑了两声,“我也答应他们,这两天一定把粉丝福利发了。”

“可以,找我报销就行。”陆棠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道。

“嘿,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了!”小助理激动地搓了搓手心,“最近秦朗弟弟可火了,关于他的每个视频点赞量都特别高,在咱家男模里,他人气绝对最高。”

“咱们也没有几个男模吧?”秦朗摸摸鼻尖道。

“……大人说话你不要插嘴,”小助理瞪了他一眼,又再次转向陆棠,“那女模呢,肯定还是棠姐你最火,所以福利嘛,其实很简单。”

陆棠终于明白了,“你不会是想让我和秦朗合拍一次吧?”

小助理疯狂点头。

陆棠的视线慢慢移动到秦朗身上。说来也奇怪,几个月来,秦朗绝对是有目共睹的敬业。

他从不挑搭档,可是——似乎就是不愿意跟她搭档。

每一次听到类似的提议,他都会露出为难又纠结的神情,就差把“我拒绝”写在脸上了。

陆棠觉得,八成是之前的杂志拍摄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我可早就把话撂出去了,你们千万别拒绝啊,要不然咱们的信誉度都要大打折扣!”小助理补充道。

“我当然没问题。”

陆棠说完,众人的目光一起落向了秦朗。

他似乎有些紧张,手不自然地搓着裤缝,半分钟后,才抬起眼道:“我也可以,只是……也可以拍别的题材吧?”

虽然秦朗解释说平时总在拍婚纱,偶尔也想换换其他的类型,但陆棠总觉得不太可信。当初可是他亲口说,干一行就要精一行的。

这弟弟,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两位主角都答应了,拍摄的事也就提上了日程。

摄影师将地点定在了海边,但和预想中的唯美场景一点不同,这天的风大得仿佛要把众人的头给拧掉。

摄影师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初心不改,非得拍出风卷着水汽朝镜头漫过来的感觉,这就苦了陆棠……

她本来就穿得单薄,这会儿更是冻得厉害。

可她的表情却异常淡定,甚至却还能站上石头,主动帮摄影师寻找最适合拍照的角度。

秦朗好几次伸手要扶她,陆棠都摇摇头说没必要,“外景我出多了,又不是站不稳。”

但她话音才刚落,又一股风卷着浪花拍了过来,这次刚巧拍在了陆棠站的岩石上。

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她躲闪不及,脚下一个踉跄,转眼间,就径直往后摔了过去。

“陆棠!”秦朗离得最近,几乎是在那个瞬间就冲了过去。

——但还是晚了,陆棠已经跌进了后面冰冷的海水中。

8

“FLAG这种东西,立了就是用来打脸的。”

从水里爬出来的陆棠如是说。

好在她还算幸运,除了弄湿了衣服,还有手肘处擦破了点皮,倒没有什么大碍。

简单地处理完伤口后,她有些无奈地对后期道:“可能要辛苦你帮我把破的地方P一P了。”

“还拍啊?”后期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神情严肃,正和摄影师说话的秦朗道,“男主角说这里风太大,又太危险,根本不适合拍照,要换个地方。”

“比这危险的地方我去得多了,再说了,摔的是我又不是他,我都没说要换地方呢……”

“棠姐啊,”小助理听不下去了,“你是摔了胳膊还是摔了脑袋啊?唉,我算是明白了,你的美貌是用单身换的。”

陆棠:“?”

“人家弟弟平时拍照,从来都是不怕苦不怕累,怎么今天忽然要换地方,还不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

“对啊,”小助理难得对自己的老板有些恨铁成不成钢,“你是没看见刚才你摔下去的时候,他急成什么样了……啧啧,年下不喊姐,心思有点野!”

陆棠裹着毯子站在风里,长发被吹得张牙舞爪,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但小助理的话跟着凉风一起灌入耳朵,居然奇异般地在她心里撕出了一个豁口。

像是有个人拿着线将很多细小的珠子穿了起来,一些难以捕捉的细节终于慢慢串联了起来。

是的,秦朗好像对她过分关照了。

“我还以为你早就察觉出来了,毕竟你对他也挺不一样的。”

“有吗?”陆棠依旧皱着眉。

“怎么没有了,他出错你从来没骂过他,要是别人,早被你不带脏字地问候十几遍了。而且你想想,你对哪个新人有这么关照过?”

“还有,弟弟上次说胃不太好,你居然给他带了早餐,拜托,你什么时候对男人这么温柔过了。别忘了,你之前天天挂嘴上的可是‘不要靠近男人,会变得不幸’哎!”

陆棠咳了咳,她的行为有这么双标吗?

她还在出神地思考,秦朗已经跟摄影师说完了话,朝这里走了过来。

陆棠也不知道自己是受了什么蛊惑,居然张口问道:“你之前说有个暗恋的人,是吧?要不你展开讲讲?”

秦朗的脚步陡然踉跄,差点用左脚绊倒右脚。

他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然而更突然的还在后面。

陆棠指着小助理,“我们刚才聊到了你……她说你喜欢我,我这不是向你求证嘛。”

陆棠的声音实在算不上小,爱八卦又是人的天性,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圈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秦朗骑虎难下,这实在不是一个告白的好时机,但他没有办法。

“我……”秦朗求助地看向了小助理,后者显然也没料到老板这么直白,这会儿也瞠目结舌地反应不过来。

秦朗咬咬牙,“小缘姐说得没错。”

四下里更安静了,呼啸的风声似乎成了天地间唯一的响动。

但所有人都在竖着耳朵偷听,这点秦朗毫不怀疑。

“早说啊,我以为你看上谁了呢!”陆棠抱着臂,语气懒洋洋的,“看上我也很正常,毕竟这里也没有比我更好看的人了。”

秦朗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他的鼻头被冷风吹得通红,看起来更好欺负了。

但这回,陆棠并不想欺负他,“那我答应你了,别垮着脸了,来,给姐姐笑一个。”

9

秦朗从未觉得自己的反射弧如此之长过。

直到身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哄闹声,他才彻头彻尾地反应过来,陆棠答应了什么。

昨天拍摄时踩空楼梯他都没有这么意外过。

此刻,他的大脑像是被冷空气冻住了一样,完全转不过来。

陆棠答应他后,并没有要跟他卿卿我我的意思,裹着大衣跟小助理一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小助理的眼睛很久没有瞪得这么圆了。

“我没有出现幻听吧,你跟弟弟,现在是情侣了?”

陆棠平静地点头,“对啊,他不是喜欢我吗,怎么了?”

“……这太突然了,”小助理也发出了跟秦朗相同的感慨,“你都不用思考一下的吗?”

“有什么好思考的,”陆棠的语气就像在说等会去吃什么一样正常,“我好像也挺久没谈恋爱了,谁能不爱年轻小鲜肉呢?”

“你不会是馋他身子吧!”小助理猛地捂上了嘴。

“就你会联想,我只是年纪上来了,偶尔也想被爱情滋润一下。”

陆棠说得理所当然,仿佛不久前说“爱情要命,恋爱就会不幸”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圈子本就不大,陆棠跟自己工作室势头最猛的新人恋爱的消息,很快就石破天惊般传了个遍。

谁不知道陆棠平生最厌恶的东西,男人排第二,就没什么敢排第一了。

“哦不对,男人也不是东西。”

有前车之鉴在那,所有人都认为陆棠只不过是一时上头。就连秦朗自己都这样认为。

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陆棠不但闭口不提分手的事,女友身份也适应得如鱼得水。

秦朗就像被馅饼砸中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

直到有天等车的时候,他鼓起勇气勾住了陆棠的手指。

陆棠当时正在喝一杯烧仙草,歪头看他,“你知道别人谈恋爱,一个多月都进展到哪了吗?”

“进展到,到哪儿了?”

陆棠朝他勾勾手指,“你凑一点,我跟你说。”

秦朗傻乎乎地照做,忽然感觉到脸颊有湿漉漉的东西一擦而过。

陆棠笑得很得意,“哎呦,没亲准……你还是初吻吧,弟弟?”

秦朗捂着脸点头,下一秒,陆棠再次踮着脚尖凑了上来,“那我要当个坏人了。”

这回,不偏不倚地印在了他的唇上。

和男神恋爱一月多,他却只会牵手,我嫌进展太慢主动吻上他

那一瞬间,秦朗浑身的感官系统似乎全都退化了,只剩下唇上柔软的触感,被神经末梢一路传递,放大,再放大……

身体的本能让他加重了这个吻。

小助理把车开过来时,看见秦朗耳朵脖子红了个遍,好奇地问他:“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过敏了吧?”

秦朗点头又摇头,小助理一头雾水,转头看见陆棠手里的烧仙草,又眼巴巴地凑上来,“棠姐,没我的吗?”

“你不是戒糖嘛,我是为你好。”

“啊,”小助理颇为遗憾,“很甜吗?”

陆棠露出了神秘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甜吗?你问他。”

小助理愣了一下,战术性退后,“我知道你俩喝同一杯奶茶了!”

“没喝一杯……我们,我们亲了一下。”秦朗的声音讷讷的。

这句话就跟平地惊雷似的,谁不知道陆棠和秦朗这恋爱谈的,素得不得了啊!可看目前这状况,走向完全不对啊!

小助理装模作样地抽抽搭搭,趴在方向盘上长吁短叹。

“老天爷呀,我也想跟小鲜肉谈恋爱啊!”

10

那个吻似乎成了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秦朗开始尝试着领取一个男朋友该有的合法权益。

雨夜过马路时,他鼓起勇气揽住了陆棠的肩膀。

拍摄场地寒风凌冽,他自然而然地脱掉外套,为陆棠披上,抬手拥抱住了她。

团建后送陆棠回家,在玄关处,他紧张地暗示:“外面好像下雨了。”

陆棠漂亮的眼睛早就洞察了一切,最终,她浅笑着为秦朗让开了进门的路,“想留宿直接说不就得了,这么拐弯抹角的,生怕我听懂啊?”

后来发生的一切几乎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秦朗觉得,自己身体里某一处因为害怕而存在的空洞,在这个晚上终于填满了。

那截无数次搅得他无法安睡的纤细腰肢,此刻就贴着他的掌心。

他总算有勇气问出那个问题:“陆棠,你为什么会跟我在一起?”

被点到名字的某人却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小助理那句“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

陆棠慵懒地伸了伸腰,“说实话,我之前对恋爱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你当时眼巴巴的,就差掉两滴眼泪了,我觉得给你个机会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是因为心软,并不是因为对我有好感?”秦朗思考后,有些受伤地道。

陆棠又趁机在他脸上呼噜了两把,“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人的心动始于第一次心软?”

秦朗没有听过这句话,但这并不妨碍他的眼神再次晶亮起来。

于是后半夜像被烙饼一样翻来覆去、无法安睡的陆棠无比后悔,有些话呀,真就不该讲太早!

可是,谁能顶得住弟弟委屈湿润的狗狗眼呢?

罢了,她对秦朗的心软又何止这一次?

次日又是难得的好天气。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晚上累成狗,白天也得爬起来上班。

也许是早就默认了秦朗不会和陆棠拍同一组样片,摄影师在筛选男模时,自然而然地把他排除在外了。

“棠姐,今天有点棘手啊,这种风格比较清新的男模咱家好像没有哎。”

“或许可以让我试试?”

摄影师听到声音,惊讶地转头看向秦朗,“你跟棠姐不是从来不在一起拍样片吗?”

秦朗不自然地摸摸鼻尖,“有吗?之前都是不凑巧吧。”

陆棠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秦朗丝毫不知道,自己撒谎的样子有多可爱。

“弟弟都这样说了,那也不用找别人了。”她道。

陆棠很久没和秦朗合作过了,这次,竟然有种无比默契的酣畅淋漓感。秦朗确实进步了太多太多。

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动辄手足无措的青涩男生了。

他能够成为自己合格的搭档与对手了。

拍摄结束时,陆棠的手依旧环在秦朗的脖子上不松开,“说说看,怎么突然改变想法了?不要扯东扯西糊弄我,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面对这样的她,秦朗除了坦白,毫无办法。

“因为……因为你之前跟小缘姐聊天的时候说,网友嗑的CP都是假的,你才不会对搭档的男模动心。”

秦朗说得很委婉,他毕竟是偷听的墙角,总觉得有些心虚。

其实陆棠的原话更直白,她说的是:“整天跟那个人拍婚纱照,不厌烦都是我有耐心了行吗?怎么可能还想跟他谈恋爱!”

秦朗不想让陆棠对自己感到厌烦。

陆棠抬头看着秦朗,小助理总说,跟他在一起后,自己变温柔了许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陆棠毫不怀疑,是他毫无保留的爱意包裹住了那些刺人的棱角。

但她并不想让感动表现得那么明显,故意嘴硬道:“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谁知道你过段时间会不会改变想法,然后说‘你拍的婚纱照太多了,跟你拍有什么意思’!”

陆棠将渣男的原话模仿得惟妙惟肖。

“我永远不会这么说。”秦朗道。

婚纱在他眼里,只是普通的漂亮裙子,只有爱,才能赋予它全然不同的意义。

——就如同他对陆棠一见钟情这件事一样。

每一次见面本身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每多看一眼,他都只会对这个人越发钟情。

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在别人身上。

这就是陆棠于他而言,最大的特别。

也是他们,相见的意义。(原标题:《贷款恋爱》)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评论 (0)  •  2021-11-25  •  浏览 (41)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