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相亲没有出嫁-梦见自已出嫁办酒

父亲硬生生拆散女儿恋情,还逼她嫁给一个残疾人,竟然还说, 是为了她好?

在80年代的湖北农村,山上与山下的差距极大,在山上, 农民辛苦一天也只能挣两三毛,而在长江边的山下,干一天工却能得两块多,贫富的巨大差距,以及用水, 交通上的种种便利,都令山上的村民十分羡慕。

因此在那时,把女儿嫁去河边,就成了人人艳羡的喜事,于是 ,为让女儿秉爱过上好日子,张父选择了棒打鸳鸯,因为在他看来, 哪怕嫁个残疾人,能住到河边也是享福的。

可事情真能如张父所愿吗?

显然不是,张父看中的亲家姓熊,那时人们都生得多,因此 ,对这个腿有残疾的儿子,熊父熊母并不重视,连带着给秉爱买的婚服都很随意,一件廉价的衬衣,一条短了大半截的天蓝色裤子,就是婆家给她的新娘装了。

看着如此随意的婚服,秉爱简直要气坏了,本就是被逼着嫁人的,结婚前两天还在忙着种豌豆,结婚当天又为家里的筵席忙活到凌晨两点,只睡了两小时,就再度起床梳洗,本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却过得如此糟心,在看到婚服的那刻,秉爱压抑许久的情绪彻底爆发,行 ,你熊家拿得出,我就敢往身上穿,就看到时谁没脸。

于是 ,一双廉价的网鞋,一身比她素日常服都还廉价的衣服,秉爱就这么出嫁了,不过 ,虽是赌气出嫁的,可嫁都嫁了,日子总得照过,于是 ,新婚第二天,秉爱就早早起床去背水洗衣服,她延续了在家时的勤奋苦干,婚前素不相识,自然就谈不上感情、

于是 ,在最开始,丈夫对秉爱的忙碌,从来都只是静静看着,直到后来日子长了,看秉爱实在辛苦,他才开始跟秉爱一起干,然而 ,秉爱的丈夫虽看着康健,可却到底腿有残疾,因此便干不了重活,所以 ,寻常人家的男主外女主内,在秉爱这就完全反了过来,轻省活丈夫干,脏活累活则全是秉爱来。

在如此高强度的劳作下,秉爱还因过劳而流产,那是她第一次怀胎,因为缺乏经验,所以在肚子疼时,秉爱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在回父亲家时,因为疼得脑子发晕,秉爱一头倒在了家门前的煤炭堆,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转过来。

醒来后,秉爱手脚并用爬进屋,此时, 她父亲正好在家,看女儿形容如此狼狈,就问她怎么了,然而, 出于封建的习俗,秉爱却是不好意思跟父亲开口,于是便只说自己没大碍,而秉爱这么说,她父亲竟也这么信了,于是 ,因为没经验,秉爱的第一个孩子流掉了。

而除这第一个孩子外,在之后的十几年,秉爱还接连打掉过几个孩子,因为性教育缺乏,秉爱夫妻在避孕上没做到位,在生下一儿一女后,秉爱还接连怀了好几次,孩子几乎都是在四五个月时打掉的,不过也有例外,有一次 ,因为缺钱,秉爱一直没能去医院,直到孩子六个月了,她才攒够钱去医院打胎,六个月大的婴儿,几乎都长全了,就这么躺在痰盂里,瞧着可怜极了。

秉爱打掉的全都是男孩,在那段时间,她总梦见小蛇往床上爬,还要来咬她,秉爱说,那是那些可怜的孩子来找她了,可这些意外怀上的孩子,不流掉又能怎么办呢?政策不允许 ,罚款也交不起,若是有法子,她就是讨饭也会将他们生下来,之所以打掉,都是因为没办法,她在梦里不停祈求他们原谅。而对怀孕这事,秉爱也是真的怕了,因此在避孕环戴上后,她就再没取下来过,日子在劳作中度过,除了偶尔的午夜梦回,秉爱的生活很平静。

然而, 1996年,一个消息的到来,却是令秉爱再度陷入茫然,国家要建水库,175米淹没线以下的居民全都得移民,秉爱家是在135水位线下的,从前便利富裕的河边,如今却成了麻烦,面对村干部的动员,秉爱惶恐极了,她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更何况她还有个干不了重活的丈夫,又还有对儿女要拉扯,待在家乡,好歹父兄还能帮衬一把,迁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他们可怎么活。

于是 ,出于担忧,秉爱果断拒绝外迁,而考虑到她家确实情况特殊,因此 ,村里在考虑后,也同意了她就地后靠的提议,1996年6月1日,村里第一批移民开始外迁,村民们带着破旧的家当往船上搬,旧柜子 ,厚重的米缸 ,蒸米饭的木桶,村民们尽可能将所有东西带走,一位老人甚至还收拾了柴火准备带走,惹得亲邻好一番笑话,船只渐渐走远,岸边送行的村民们红了眼眶,第一批走了,他们的未来又在何方呢?

2002年, 同村人都已全部迁走,135水位线下,就只剩下了秉爱一户,屋里 ,秉爱在给女儿缝鞋子,小女儿灵芝快中考了,需要用钱的地方也多了起来,中考费12 ,照相费1块,还有其它各种费用,眼见抽屉里只有29.5,灵芝就只拿了27,她小声嘟囔,各种费用一交, 就只剩10元伙食费了。秉爱耳尖听到了女儿的话,就让她把钱全拿走,然而 ,因为体谅母亲辛苦,女孩最终也只多拿了一块,穿着母亲缝好的鞋,女孩欢喜出了门。

送走小女儿,秉爱去地里挖了些菜,在家烧了,装进饭盒带去了县里,她要去看正在上高中的儿子,儿子是秉爱的骄傲,他是村里唯一考上县重点的人,然而近两年,因为移民的事,儿子却是受了影响,成绩下滑了许多。将辛苦攒的几百元给儿子当生活费后,秉爱又劝他别为家里操心,这是大人该考虑的事,他是学生,学习好才是对她最大的回报。

给儿子送完钱后,秉爱冒雨回了家,如今, 她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钉子户,六年前 ,村里是同意过她就地后靠的,然而, 在这六年,她的宅基地却一直没能批下来,因为他们村全都是外迁的,所以她这独一户的后靠就成了麻烦,六年来, 干部一批批的来,全是劝她外迁的。

干部跟秉爱说着各种外迁的好处,然而, 无论干部说得多天花乱坠,秉爱都不敢答应,她是种地的,有土地才能有安全感,让她背井离乡,她就完全不知该怎么养活自己了,因此 ,秉爱一直执意就地后靠,她也不求别的,给她个宅基地,让她自己去建房就行了。

因为村里迟迟不批宅基地,秉爱还去自己看了起来,她看中了公路边的地,想在那里盖个房子,然而, 对秉爱看中的地方,负责移民的常委却一直说不行,不符合建房要求,常委仍是劝秉爱外迁,可在她的执意不肯下,常委最后也妥协了,他们给秉爱家批了块地。

然而 ,当秉爱夫妻去看宅基地时,二人却是气坏了,一个偏僻的小山坡,地基平起来困难,又还没水没路没电,距离家里的田地也远的可怜,房子建这日子可还怎么过,更何况 ,在建房一事上,丈夫是半分帮不了忙的,她一个妇人,在这地建房子,她可怎么才能把房建起来。

秉爱当即与负责人吵了起来,对批地的事,负责人解释道,她们这些移民户与非移民户是归不同人管的,她看中的那地方不属于居民点,而他们常委能批的地方也只有这了,很快水就会涨起来,要么外迁 ,要么在这里建房,他们如今只有这两个选择,眼见负责人态度如此强硬,秉爱也没了办法,那宅基地既然批在这里,就帮着调下田地的位置吧,不然离得这么远,是真的没法活了。

然而对于此,负责人却只能道,勉强批个宅基地还行,可农民土地的事却远非他们的管辖范围,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帮着牵一下水电,或在他们建房钱不够时给点补贴。秉爱夫妻沉默了,最终, 他们也没同意在那里建房,一个是离田地太远,一个也是担心同意拆迁后政府就不管了。

于是 ,他们仍在旧房里住着,2002年7月, 因为之前落下太多功课,秉爱儿子高考落榜了,他放弃复读, 去了新疆当兵,2003年2月 ,长江水涨到了135米,秉爱的房子被彻底淹没,没了家的他们,先是在自家田里搭棚子住了一年,后来又用4800的移民补偿款买下了公路边的几间窝棚,一住就是好些年,直到大儿子攒够了建房的钱,他们一家才再次有了房。

因父亲所谓的好而痛失爱情,又因丈夫的无能而饱受生活苦楚,然而 ,即便如此,秉爱却从没怨怪过父亲和丈夫,因为在她看来,这都是自己前世做了孽,所以今世才会受惩罚,所以, 她不恨也不怨,不过 ,秉爱说,若是人生能重来一次,她一定要过有爱情的生活。

评论 (0)  •  2021-11-18  •  浏览 (225)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