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劝架-梦见自己劝架

很少有剧,让飘觉得吸引点过多,不知道从哪聊起。

比如“很难在校园剧里见到那么真实的辩论场景”,客串的,还是《奇葩说》的辩手。

又比如,“终于有一部校园剧,没有校花校草的设定,恋爱还谈得齁甜”。

什么剧?

《机智的上半场》

讲的到底是什么?

概括一下,大概是5438寝室四位女生的一些细碎的校园生活。

这是它与常规校园剧不一样的地方。

比起校园剧,它更像一本宿舍日记。

没有那么清晰的主线剧情,甚至没有绝对的主角。

却偏偏做到了没有主线,又条条都是主线。

虽然都是剪影,但合在一起,便是大学生活最完整的缩影。

趁今天开学日,应个景,聊聊这群女孩的宿舍生活。

《机智》从人物塑造开始,就是贴地飞行。

对人设的选择做到了典型,就有了引起共鸣的基础。

看得出,编剧真的很懂住宿生活。

就像三人行必有一胖子一样。

四人宿舍,好像也总能在这几种类型中对号入座——

负责做期末“佛脚”被全寝抱着的学霸;

负责日常聚会垫钱的有钱人;

负责缓和宿舍矛盾的老好人;

和一会儿是团欺,一会是团宠的公主病。

5438中,谁对应着谁?

光看几人装备,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夏朗朗,蘑菇头、背带裤,开学的行李都是实打实的日用品。

素面朝天,承接着高中的“泯然众人”风格。

一个经典款的学霸。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钱人樊潇雨。

墨镜、大波浪、名牌包、红色小高跟。

以及,箱子的多少,往往也能暗示家境的殷实程度。

妥妥一位富家女。

至于3号床的杨嘉倩。

简单马尾、黑框眼镜、白条纹衬衫。

老干部形象。

再多看一眼细节,便会发现,在宿舍迎来送往的是她,解答大伙对新学校疑问的是她,带头自我介绍的是她,替晚到的舍友打扫卫生的,也是她。

所以逐渐被舍友称呼为“大姐”。

是一种地位,也暗含着杨嘉倩“老妈子”的属性。

而4号床的皇甫淑敏,出场便是一席白色泡泡裙,爱心小发卡。

因为送走爸妈,哭丧着张脸。

每一个细节,都在暗示皇甫是一位“妈宝”小公主。

到这,5438的四位,与四个title已经可以一一对应。

但对人物典型之刻画,《机智》还做了更多。

外表的适配之下,内在的三观,也能一一对应。

好比最能展现三观的,恋爱观。

富家女樊潇雨,有钱貌美会打扮,典型万人迷。

渣男绿茶一眼辩出,不惮于以美貌达到目的,却也对自己不喜欢的追求者杀伐果断。

对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熟练得可以给舍友们开课。

而且这课程质量有多高。

且不说,在她的辅导下,室友皇甫成功捅破了和官配CP之间最后一层纸,终成眷属。

连飘都差点要跟着满屏的弹幕发一句,“学到了”。

有情场高手,就有小白。

与之完全相反的,就是学霸夏朗朗。

她的恋爱,就是典型的课本式恋爱。

丝毫看不透男女间那些灰色地带,暧昧之境,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黑白分明。

将海王在毕业留言上一句“感恩相遇,感谢有你”当成爱情的号角,一股脑就舍了985,随着海王的步伐读了这所211。

结果被拒不说,还被海王当成了接近舍友樊潇雨的工具人。

剩下两位的恋爱观,也十分符合人设。

老干部杨嘉倩,不在意外表,不在乎物质,只追求精神共鸣,喜欢的是同样老干部的学长。

而公主病皇甫淑敏,则是一个把买包当爱情,做梦梦见对方出轨也要大闹天宫的经典恋爱脑,小作精。

到这,人物之典型,依靠这从细节至三观的全方位佐证,可以算立住了。

却难免显得有些扁平,标签。

会读书的不会打扮,有钱的嚣张高调。

四个女孩,依旧停在“学霸、富家女、老好人、公主病”这些刻板印象里。

好在,《机智》并非只拍这简单的刻板面。

表象下,其实埋好了许多让角色更为立体的细节。

就拿樊潇雨来说。

初登场,一个掉落的脸盆滚至她的脚边,樊潇雨一套踩盆、抬眼、微笑的动作,不发一言,尽显骄傲姿态。

但实际,她并非是个仰仗钱财恣意妄为的人。

初入宿舍时几眼略带嫌弃又不好表达的扫视,一面展现着她客观的成长环境——远胜于此,一面又透着主观的教养——不发一言。

与初识的夏朗朗争夺床位,各有各的理,杨嘉倩劝架无果。

然而,陷入僵局时镜头一转,她便换了个床位坐下。

最终妥协的樊潇雨,并非什么嚣张跋扈之辈。

就连被舍友们崇拜的“恋爱大师”的名头,其实不过也就是纸上谈兵。

她自己也还未谈一场恋爱。

是“没谈过但很会教”本人。

而公主病的皇甫虽常常虚荣心过剩,作天作地。

喜欢大声打电话炫耀男友给自己买的新包。

但对他人拥有的好东西,也只是羡慕大于嫉妒。

瞧见樊潇雨的奢侈品,兴奋地又是报品牌又是问价格。

连最后带点小酸意的“同寝室不同命”,也是毫不避讳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宿舍喊出。

可见嘤嘤怪是真,但心思单纯也是真。

正是这些全方位插入的人物细节,让5438宿舍的女孩们更有实感。

而在角色的立体上,《机智》的故事,才能更真实的,一点点展开。

如开头所言。

没有绝对第一主角的《机智》,连绝对的主线剧情也没有。

四位女主,一集一个视角,一集一个小故事。

拍的,无外乎一些毕业后都写不上简历的校园琐事。

但《机智》的独特,也就在此。

它愿意花时间与心思,去点点描画这些远看杂乱无章的日常小事。

像用显微镜看大学,因为琐碎,反而更显接地气。

落脚之处,都是共鸣。

像是,花上一整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聊一次女生宿舍的“小排挤”。

不是傻白甜被坏女人孤立的那种狗血剧式排挤。

也不是刻板印象中,女孩在友情间各种小肚鸡肠的拉拢小团体。

只是三人简单地,对皇甫公主病的看不惯。

但都是看不惯,真的做到以“孤立”去“惩治”,也并不是吼一嗓子的事。

对于皇甫“自己睡觉要求别人安静,别人睡觉自己却开始打视频”的操作,明明同样深受其扰的三人,显出了不同的应对。

足够直的樊潇雨,在“专治公主病”的小群里,激情开怼。

看似同样躺在床上苦不堪言,夏朗朗和大姐,却一个保持观望,顾左右而言它——

我妈也说了,窗户多开,确实对身体好

另一个不停和稀泥,替皇甫找补,安抚樊潇雨——

她还说我们对她好呢

我看她也反思过了,差不多得了

明天给她个台阶下,怎么样?

倒没有谁是谁非,只是大家对糟心事的承受度不同,表现方式也不一样。

毕竟,杨嘉倩秉持的,一向是“家和万事兴”,而对于夏朗朗而言,皇甫的行为没有过分针对她,她便可以做到“只扫门前雪”。

即便有些不满,也并不会当这个刺头。

所以率先发难的,一定是飒爽的反矫人士樊潇雨。

但像是开学那一场床位争夺一样,樊潇雨也并非锱铢必较之辈,加之大家都兴趣寥寥,她埋怨几句,也就此作罢。

只不过,对于樊潇雨这种貌美有钱又直爽到暴躁的女生而言,对“故作矫情”的警惕性,一向是极高的。

所以当后来皇甫以心脏病为由,享受大家对她的照顾时。

樊潇雨是第一个敏感察觉到不对劲的人。

也是第一个提出皇甫有没有可能是在装病的人。

想法得到证实后,被利用的心情才让夏朗朗和大姐,彻底站在了樊潇雨的反矫战线上。

这场所谓“排挤”,开始地费劲,结束地却简单。

几人一连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治疗公主病”行为——

因为皇甫打电话影响大家睡觉,便调了凌晨的闹钟,大家都别睡了,互相伤害,互相打扰。

自损一千,杀敌八百。

而这边厢,“小公主”皇甫察觉了大家的冷漠,其实早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没了捧哏,也就没了娇气的兴致。

她底色其实本就不坏,只是父母溺爱,养成了她习惯性的恃宠而骄。

撒谎也并非刻意,只是看见舍友因为发现自己位置的药瓶而误会,所以一念之差选择了贪一下装病的红利。

结果作没了男友,又惹恼了舍友。

几番折腾,想和大家和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排挤的气氛过于尴尬,她习惯性地要负气外出,走到门口发觉真的没有人愿意拦一下自己。

只得骑虎难下地在大晚上独自出门晃荡。

回来时却刚好撞见几位舍友未经允许,用自己的养生壶煮泡面,被舍管阿姨抓现行。

便连忙抓住机会,背下了这个黑锅。

三人本就因为怒气越界,而理亏心虚,皇甫担下黑锅后,愧疚也冲淡了对她的怒气。

大姐便是此时最容易放得下面子,开口和解的人。

嗯,很中国式讲和——

一句“饿吗?”,这场小排挤,也就悄然画上句号。

其实,所谓女生宿舍的“排挤”,多数都是如此。

性子烈的激情开麦,以为会获得一片叫好,实际可能是自作多情,被认为小题大做。

没有一瞬间的同仇敌忾,也没有绝对的孰是孰非。

每人都多少带着自己的小心思,有着自己的性子。

而大多时候,无论彼时对某人的品性如何的生气。

一次真诚的帮助,一句真挚的歉意,都能抹平大半。

一如皇甫道歉后,虽然也无法真的丢掉小公主的性格。

但也确实有所收敛,不在舍友休息时电话,也不再对舍友提出过多非分的要求。

仅这样,便也足够舍友们将她娇气的缺点,转变为自己人“愿意惯着”的小性子。

对内该批时批。

对外却开始本能护着。

樊潇雨本看不惯皇甫为满足虚荣心,自己给自己买包,还充作男友送的。

却在其他同学开直播暗讽皇甫“心机girl”时,直接出镜回骂,拿自己的包给皇甫充面子。

毕竟在大学中,舍友,有时就和“娘家人”一样,是腰杆子,是backup。

所以你看。

“排挤”听起来严重,《机智》拆解出的,不外乎就反矫事件这样的“小破事”。

而这形形色色的小破事,就组成了《机智》剧情的大半。

没有动辄出生入死,抑或要让你发烂发臭的骇人友情。

也没有要么工业糖精,要么人造虐恋的校园爱情。

友情里有性格摩擦,爱情里有低情商发言、有不解风情。

但也都有着磨合与理解,求同与存异。

就是这样看着有些平淡的日常,像针脚一样,细细密密地缝织在大学的时光间。

编织出的,就是一幅形形色色的大学生活图景。

擅拍“琐事”的《机智》,的确机智。

毕竟拍摄“琐碎”,是单元剧的扬长避短。

因为一集一个故事,可以聊得多,却难以聊得深。

那不如,就把看似不那么深的事,聊的足够细。

但,在形式短板“深”的方面,《机智》也没全然无视。

而是下了力所能及的功夫。

一个个章回式的校园片段里,不时也能窥见不少现实的社会议题。

例如第4集。

事件很简单。

一对大学生情侣,在无人的办公室拥吻时,被人打码偷拍传上网。

视频中,一个女孩蹲下的动作,因角度问题,一下引爆了舆论。

掌握办公室钥匙的大姐知道二人是谁,却因为舆论对视频中女孩的影响,而不愿意说出来。

以讹传讹,保持缄默的大姐,便被谣言传为视频中的当事人。

坦白说,真正的事件当事人,人设确实并不讨喜。

明知有人因自己而蒙受冤屈,却看准了大姐的善良,懦弱的不愿发声。

正是这样,当大姐因为保持沉默被围攻,决心自己调查真相时,弹幕上飘着的,几乎没有心疼,都是不解,甚至愤怒。

不明白大姐为什么还要帮她,对大姐“老好人”的行径表示无语。

可大姐其实早有解释。

在老师一再追问视频中的当事人是谁的时候。

是大姐在执拗的沉默中,不满地问出了唯一一句话:

“偷拍发视频的那些人,不更应该受惩罚吗?”

的确,在公共场合亲热是不妥,明知让人背黑锅却不站出来也的确懦弱。

但这至多是人性的弱点。

发出偷拍视频,还利用角度,制造舆论的人。

才是真正的恶。

指责当事人的胆小怕事,理所应当。

但非但不赞赏,反而还认为大姐调查真相的行为是愚蠢?

未免过于拎不清。

事实上,这样的事并非完全杜撰。

学生在教室亲热被偷拍上网的新闻,时有发生。

但每每有此类事件发生,被舆论谴责最多的,都是亲热的当事人。

而非偷拍者。

甚至于,有些校方对二者的处罚,也带着明显偏袒偷拍者的导向。

行为不妥的同学直接被退学,而偷拍、敲诈勒索者,只是劝退、留校察看或记过。

在刻意的恶行与无意犯下的错误间,选择保护弱者。

无论这弱者是否有道德瑕疵。

只这一条,《机智》中,大姐的应对方式,就足以令人钦佩。

立意,也更上一层。

这一集,是对大姐“老好人”性格的一次正面展现。

更探讨了隐私被偷拍传播的问题。

当然,受制于篇幅,每每探讨此类社会议题,《机智》的结局,总有种过于童话的完美。

偷拍事件中,偷拍者被揪出,女孩的动作得到澄清,亲热者双方的身份也被保护。

同样的,还有阴柔男生被孤立的事件。

本打算与男孩登台表演的夏朗朗,得知了男生去年在舞台上因过于与众不同的表演而遭嘲笑,便害怕男生连累自己。

但最终,也在樊潇雨一句“每个人不都应该有自己个性吗”的点醒下,对“尊重多样性”幡然醒悟。

为自己突然的冷漠歉疚,也成功地与男孩组队,再次站上曾经被嘲笑的校园舞台。

都是十足“正能量”的结局。

从这个角度看,《机智》好似又没那么真实。

因为每一个故事的过程都太过顺遂,起承转合都如此水到渠成。

反而失真。

但飘倒是认为,这些弱化了部分残酷现实的小故事,构成了这部校园剧里一种独特的温馨。

而对于大一的新生们,这温馨,再应景不过。

因为如果说大学是从象牙塔走向社会的过渡期。

那加了一层校园滤镜的《机智》,之于大一新生,就如同孩童以童话认识世界。

它未必一比一地还原了真实世界里,每一个残酷的,悲伤的细节。

却能给你一个,可能的憧憬,与起步的动力。

一如尼采一句话:

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

拥有生存理由的人,才能承受住所有的境遇。

如果说,美好的童话予孩子的,是一个热爱世界的理由。

那《机智的上半场》能给到大学生们的,大概是从人生上半场逐步走向下半场之时。

面对下半场可能遭受的挫折。

一个来自上半场的,坚守自己的起点。

一个抵抗未来风雨的原因。

评论 (0)  •  2021-11-22  •  浏览 (53)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