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胎后在梦里梦见孩子责怪的简单介绍

张幼仪的前半生是民国“半新不旧”女子的模样,她是大脚且受过教育,却在15岁这年为了嫁给徐志摩放弃学业,她在婚内一直是惟命是从的模样。23岁那年,生下幼子彼得后她被迫离婚,三年后,她在异国遭受了丧子之痛。

离婚回国后的张幼仪却完成了逆袭,她后来担任了云裳服装公司的总经理,做了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的副总裁。

张幼仪的逆袭背后,是娘家兄弟姐妹们鼎力支持的结果。

张幼仪的兄弟姐妹们(左前排坐者为张幼仪)

归国时,刚刚丧子的张幼仪虽然有了德国留学取得的学位证,可她要在国内立足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回国后不久母亲和父亲相继离世,她的人生被蒙上了一层灰色。

离开北京前往上海办完父亲葬礼后,独自带着长子阿欢的张幼仪一筹莫展。她想留在上海,可上海的开销比北京贵多了。徐家每个月汇给她的200元,远远不够支撑她在上海的生活费。

张幼仪太想留在上海了,相比北京的干冷,她更喜欢上海的温润。最重要的是,上海是她的娘家,她的兄弟姐妹也多在这儿。哪个鸟儿,不想待在温暖的巢穴里呢!

张幼仪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四哥张嘉璈,他一直是张家实际上的“一家之主”,他一度负担着父母的房租。

张嘉璈很想让妹妹留在上海,可因为刚刚办完父母的两场葬礼,他的经济也有些吃紧。

张幼仪(后左一)刚回国时与母亲、兄弟姐妹合影

张幼仪是个很懂事且情商高的女子,她绝不会主动要求自己的哥哥负担她的生活,哪怕她现在处于最难的时候。思来想去后,张幼仪告诉四哥:“我可以带着弟妹住到乡下。”

张幼仪口中的“乡下”,是离上海仅仅半个多小时火车车程的一个小镇。说完这句话后,张幼仪接着说:“我可以支付房租和伙食费。”

张幼仪的懂事让张嘉璈差点掉下泪来,他点点头没有再说多余的话,他的心里隐隐有些难受。

乡下总有很多不便,阿欢和八弟一个上学一个上班,只能乘车往返,张幼仪要采办也得来回倒腾。

张嘉璈住在城里,他的房子顶气派,是英国租界里的一栋“迷人”房子。若非做了中国银行总经理,张嘉璈也不能住进这样的房子。

张幼仪很喜欢这个房子,但她从没有想过要住进去。直到有一天,四哥打电话告诉她:“你非住进去不可。”

张嘉璈为何突然要把这栋漂亮的房子让给妹妹?张幼仪后来的说法是:四哥在房子里看到母亲“显灵”,责备他不该把弟妹扔在乡下。母亲“显灵”后,他觉得自己非得把房子让给张幼仪住,母亲的灵魂才能安息。

张幼仪父母

张幼仪对此深信不疑,她欣然接受了那所房子。

住到那栋漂亮的房子之后不久,张幼仪开始四处谋教职,她很快在东吴大学找到了一份教德文的工作。第一学期结束后,在她考虑是否继续教德文时,几个自称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女士找到了她。

这几位女士的突然造访,让张幼仪有些紧张,得知她们是想让她出任该银行总裁后,她立马明白了:她们是四哥安排过来的。他做这样的安排,依旧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她。

银行的人告诉她:她们找她进银行,实际是看她的关系,而不是能力,毕竟她没有在银行做过事。

张幼仪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但她退了一步,她说:“我可以来,但我只能做副总裁,不做总裁。”

张幼仪人生的真正的机会就这样展现在她的面前,但这个差事却并不是一个好差事。这家银行实际没有一分钱了,因为之前经营这家银行的人,把钱全部借出去了。银行的人告诉她,她们希望她能依靠哥哥的影响力设法挽回银行的钱。

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大难题,危险和机遇总喜欢并行。张幼仪当机立断地说:

“什么律师都别请了,银行已经够穷的了。我来和债务人沟通,我会跟他们一起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出让他们偿还借款的途径。”

那几个女子听到张幼仪这番话后,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她们确定:这次,她们找对人了。张幼仪就这样坐进了位于市中心的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的办公室。

张幼仪与徐志摩

张幼仪将办公桌摆在银行的最里头,这样银行前面的情形可以一览无余。在德国时训练出的“严格守时”让她成了办公室的“时刻表”,久而久之,那些迟到的人,也开始准时了。

张幼仪和债务人的沟通很顺畅,除自己努力的部分外,她作为“中国银行总经理张嘉璈妹妹”的身份帮了大忙。

在做银行副总裁的同时,张幼仪还接管了云裳服装公司的经营。这家服装公司,是她的八弟张禹九和几个朋友(包括徐志摩)一起合作的小公司。

张禹九创办云裳的初衷是:集成衣店和服装订做店于一身。这个店里的裁缝是曾专门给张家人做衣服的那位,店里的衣服很别致、时尚。“云裳”的名字是张禹九所取,意为“云想衣裳花想容”。

张禹九是徐志摩的狂热崇拜者,他曾坦言“徐志摩的才华给张家带来了巨大的荣耀”。他是张幼仪众多兄弟姐妹中最像徐志摩的一位,他是个梦想家,经营这类实际的事情在他看来简直是噩梦。

张禹九(张嘉铸)

云裳的大小事全落到了张幼仪的头上,除了查看订单外,还要和裁缝师沟通,店里所有大小事她都盯牢了。

张幼仪对自己的娘家兄弟姐妹充满了感恩,在上海立稳脚跟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给四哥买房,以报答他的“舍屋之恩”。做完这件事后,张幼仪才给自己也买了合意的新房“范园”,并搬了进去。

张幼仪的哥哥们都喜欢往她家跑,哥哥们总说“我们是喜欢来你这儿”。她喜欢款待哥哥们,她款待最多的是二哥和四哥。

张幼仪的二哥张君劢和四哥一样曾无数次帮过她,幼年她被缠脚时,二哥张君劢因不忍妹妹受苦,竟和母亲吵了起来。母亲问:“不缠足,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张君劢挺着胸脯说:“嫁不出去,我养着,我养她一辈子。”

哥哥的“义举”,让张幼仪没有沦为小脚女子。

张幼仪在英国怀孕被徐志摩抛弃后,第一时间给她寄钱,并叮嘱她“切勿堕胎,速来德国”的,正是二哥张君劢。

在德国的那段日子,若非二哥张君劢的守护,她是否能平安生下孩子,真是难说。

左一为张君劢;左三为张幼仪(摄于德国)

相比其他女子,张幼仪无疑幸运至极,她离婚后,父母、兄弟姐妹都拼尽全力守护她。从德国回国时,亲自护送她的是八弟张禹九。抵达那天,她的父母亲自前往车站迎接她。

张幼仪的父母是封建旧式人,可为了女儿,他们从不顾惜任何“脸面”,即便知道离婚的女人回娘家是“丢脸的事”,他们还是“正大光明”地将已离婚的她迎了回去。

回到娘家后,父母和兄弟姐妹从不问起她和徐志摩的任何,他们在用这种方式保护她的心情。他们的守护,让张幼仪感受到了温暖和爱。

张幼仪并不知道,父母曾为她离婚的事焦头烂额。待到一切都已落定后,他们又反复叮嘱子女,一定要“帮助她好好生活”。

父母的叮嘱是多余的,在张幼仪回国前,她的兄弟姐妹就已经在为她的各种做打算了。这种“打算”一直是持续的。

张幼仪在上海有了很好的工作以后,二哥张君劢有好事总还是惦记妹妹。“为妹妹做打算”,似乎成了他人生的课题。1934年,他还把妹妹派到自己创办的国家社会党做会计。

张幼仪冰雪聪明,她对哥哥的“安排”心领神会。别人问她这个会计具体是做什么时,她告诉他们说:“二哥只是希望他可以跟别人说‘我得请示请示我们的会计’,这样,他就不必老是拿钱出去了。”

言外之意是:这个职位,压根儿是个闲职。这个闲职,是张幼仪二哥对她的守护方式,之一。

张禹九(中)、张君劢(左)与张嘉璈(张公权)

张君劢同情妹妹的遭遇,可在感情上,他不可避免地做了和徐志摩一样的事情:他在婚内,爱上了一个叫王世瑛的才女。

决定与原配离婚前,张君劢征求了妹妹张幼仪的意见,他太顾及妹妹的感受,如果他的选择会让妹妹从此对他有“看法”,他不能接受。

张幼仪再次显示了她的高情商,她知道:“哥哥是哥哥,徐志摩是徐志摩,他们的情况不一样。”听了哥哥的话后,她只轻声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会处理好。”

张君劢果然把这件事处理好了,他给了原配一大笔钱,还接受了原配提出的所有离婚条件。这桩离婚案,以和平方式收场,没有人受伤。

后来的后来,张幼仪有了自己的喜欢的人,欲与对方结婚时,她写信征求二哥的意见,二哥的答复是:“妹慧人,悉自裁”。

张幼仪再婚对张君劢和所有张家人而言,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得知她和丈夫苏纪之感情很融洽后,他们才终于放下心来……

晚年张幼仪与子孙

张幼仪人生的前半场很凄惨:孕中被弃,丧子,被迫离婚。恰是前半场的凄惨,映衬出了后半场的光亮。所有耀眼的光亮,都从一小束微光开始,张幼仪的那个“开始”,无疑是她的娘家人!

评论 (0)  •  2021-11-25  •  浏览 (72)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