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挑稻谷-梦见自已厔子里

这是一个静谧的小村子,人口总共不到一百人。现在,村时基本上见不到年轻人了,都跑到外面谋生去了,一到晚上,更显得寂静无比。

几十年来,我父母和母亲从没离开过村子,耕田种地,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如今,他们都上了年纪,心里会想些儿女们不愿触及的事情。

在我们回老家看望二老的时候,母亲有意无意会说起村里某某买了寿材的事,并会说花了多少多少钱。寿材也就是棺材,农村有种迷信的说法:添材添寿,意即老人买了棺材寿命就会长点。我们当然不信这个,特别是我,根本不信,而且最怕看见棺材。

虽然母亲提了几次村里的老人这个买了寿材,那个买了寿材,我们兄弟几个并没有正儿八经地商榷此事,也就没有急着为双亲去买。当然,母亲说这件事,也是希望我们积极行动起来,了却他们的心愿,同时,也让他们脸上光彩一点。年迈的人,好像没有买棺材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昨晚我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见收割水稻。”那天,我们又回老家看望双亲,母亲突然说。

我听了之后,马上明白母亲的意思。

在老年人的意识里,梦见大火和洪水会发财,梦见插秧家里会兴旺,梦见收割水稻不好,会老人(“老人”是讳言,意思是上了年纪的人去世。)。母亲没有文化,最相信梦。她说梦见了收割水稻,言下之意还是催着我们去为他们买棺材。

我们兄弟几个一商量,决定选个大家都有空的日子,专程回趟老家为双亲把这事给办了。

过了些日子,我们相约回了老家,特意为双亲买棺材。

现成的棺材算起总账来要少花不少钱,但一般的人不愿买,主要是怕棺材匠用的料不好。其实,再好的木料做的,埋在土里也会腐烂,而大家都觉得还是选最好的料,不省那点钱。我们决定还是亲自去镇上挑选木料。

好的木料要贵一些,挑了两口棺材的木料花了四千多块钱。

木料锯出来不能急着打棺材,要等彻底风干了第二年再请人上门打,不然,打出来的棺材会裂缝。

请了辆三轮车把锯好的木料拉回家,这件事情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次年下半年,母亲请了附近比较有名的棺材匠上门打棺材。

棺材匠可不同于别的手艺人,特别要敬重,虽说他们只来了两个人,杀鸡宰鹅自不必说,菜一定要做十八道。

棺材打好的那天,母亲特意打了电话给我,说再忙也要回老家一趟,这是规矩。兄弟姐妹几个,如果我不回去,那就缺我了,这是不像话的。再一个问题是,打好的棺材很沉,挪到阁楼上去少了人手还不行。

当时,我承包了快递在做,每天忙得屁滚尿流,北都找不到。再忙再累,我也必须回家打个转。

匆匆忙完了一切,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赶紧赶回老家去。

还算及时,我到家时家人和棺材匠还在吃饭。母亲拿了一只碗给我,我也坐上桌吃饭。

没过多久,棺材匠吃好了饭,说了几句吉利的话,告辞了。

棺材已经挪到阁楼上去了,在下面看不到。我心里话,好在挪上楼去了,要不,让我看到真的会很怕。

“快爬上楼去摸一下,抱一抱。”大姐笑着对我说。

“我不敢上去。”我说。我连头都不敢抬,怕看到阁楼上的棺材。

“蠢子,有什么好怕的呢?”母亲在一旁说。

因为忙着送快递,我来晚了,没帮上什么忙,已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现在如果我连棺材也不敢去看一下,摸一下,那也太不像话了。

“上楼吧,不过是几块木料做的东西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呢?”我暗暗鼓励自己。

厅堂的灯光很暗,我爬上木梯时感觉双腿发软,但是真正见到了棺材又不是很怕,用手摸了摸便下楼了。

打好的棺材还有一套程序,那就是刷油漆,这又要过一年才能刷,也是怕木料没干透,刷早了会裂缝。到时漆匠会爬到阁楼上刷,这点倒是省事。

打棺材的工钱加上吃喝的钱,要两千多,刷油漆又少不了一千多,可见,打两口棺材的费用差不多上万了,也是不少的开支。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刷油漆的那一天,移风易俗的运动开始了。农村禁止土葬,去世的人必须火化,棺材店必须关门,家家户户打好的棺材必须交上去,每口棺材补贴两千元。

傻眼了吧,双亲的两口棺材亏了好几千,还好没刷油漆,不然,会亏得更多。

如果不是母亲做了那个收割水稻的梦,不是她有那个心愿,恐怕我们到今天都还没为双亲制棺材。添材会不会添寿暂且不说,现在起码受了经济损失,你说这个梦能相信么?

移风易俗,破除迷信,这是人类发展进步的必然。我们做儿女的应该考虑的不是别的,而是上了年纪的父母目前的现状,他们过得开不开心,身体好不好。

在此,衷心地祝福我的父亲母亲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衷心地祝福天下的父亲母亲幸福安康,笑口常开!

作者:鬼眼穿魂

20200912午

评论 (0)  •  2021-11-25  •  浏览 (61)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