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大便泼自已背上-梦见自己拉一堆大便在地上

央视网消息:在四川省金川县有一个名叫拉姆的姑娘,在短视频平台上,她拍摄自己上山采药、吃饭放牧的视频和大家分享。拉姆的灿烂微笑与她背后的蓝天雪山吸引了几十万“粉丝”的关注。而更多人真正认识她,却因为一场家暴的悲剧。

  拉姆的镜头不仅记录了家乡的美景,也记录了她在大山里劳动、生活的点滴。山上的环境虽然艰苦,却有阳光、鲜花为伴。她的坚韧和乐观也感染了许多人。

  今年9月14日,拉姆发布了一条视频,祝福五湖四海的朋友心想事成。按照计划,接下来她还会进行一场直播。然而一个闯入者打乱了计划,也打断了拉姆的人生。

  拉姆姐姐 卓玛:有一个人发了信息,他说你妹妹好像出事了,他说我们在看直播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个人,手机屏幕就黑了,里面你妹妹在喊救命,要杀人了这样在喊。

  直播时突然有人闯入 接下来拉姆呼喊救命

  卓玛是拉姆的亲姐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事发当晚,卓玛在外地,家中只有她的丈夫小罗、妹妹拉姆,还有她们的父亲。卓玛收到信息时,她的丈夫也就是拉姆的姐夫小罗在睡梦中听到了呼救声。

  拉姆姐夫 小罗:睡得反正迷迷糊糊,我就听见妹妹在喊,姐夫姐夫,爸爸爸爸这样喊,我当时很惊讶,我心想她在直播怎么会,我就赶紧爬起来。

  前夫泼油纵火 拉姆经历危急时刻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上山采药,当晚,小罗和父亲八点多就休息了。拉姆怕吵到他们,一个人躲到厨房去做直播。随着拉姆的呼救,直播变成一片黑屏,屏幕外,她也正经历着黑色的危急时刻。

  小罗赶到厨房门口时,看见拉姆站在房间的东北角,身旁还站着她的前夫唐某。今年六月,两人就已经离婚了。

  拉姆姐夫 小罗:妹妹她说姐夫你不要过来,他都给我泼满油了,我当时才注意到地下都是油,然后我就说唐某你们俩都离婚了,你还到家里面这样闹没什么意思,他说的是没你事,给我爬出去。

  当时拉姆的父亲也跑到了厨房门口,他大声呵斥唐某,并让小罗抓紧报警。就在小罗返身去拿手机的时候,伴随一声巨响,厨房燃起了大火。

  拉姆姐夫 小罗:看见妹妹她当时躺在那里,身上全部是火,当时出来的时候她说姐夫这辈子我就这样完了。

  一片混乱中,唐某早已逃离了现场。

  心碎!灿烂笑容背后常年被家暴阴影笼罩

  事发后,拉姆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一场大火,让更多人了解到,那个在社交平台上乐观开朗的姑娘,在生活中却常年忍受着家暴的痛苦。

  拉姆的娘家在四川省金川县观音桥镇一处半山腰上。视频中,她曾亲自装修房子,也在这个院子里翩翩起舞,可现如今,曾经洒满阳光的小院已变得面目全非,大火摧毁的还不止拉姆一个人。

  拉姆家邻居 吕女士:他(唐某)毁了两家人,真的,太可怜了。

  2009年,拉姆和唐某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并陆续有了两个孩子。拉姆在社交平台中展现了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但在现实中,家暴的阴影却一直笼罩着她。据卓玛回忆,妹妹最早被家暴,是在生完老大坐月子的时候。

  拉姆姐姐 卓玛:我妹妹坐月子期间他就出去喝酒,晚上就不回来就夜不归宿,回来了就打我妹妹,用语言辱骂我妹妹。

  据拉姆的姐夫回忆,有一年全家聚餐的时候,在饭店外,他曾亲眼目睹了唐某殴打拉姆的情景。

  拉姆姐夫 小罗:唐某把我妹妹的头发抓住,用拳头在打,我就当时过去了,我就说你这样打妹妹不好,有什么事你说嘛,不用打这种,他就说的是没你的事,这是我们家务事,当时他们也没离婚,我作为姐夫也管不了,但我把他们拉开了。

  据卓玛说,在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中,拉姆一直遭受暴力,但为了孩子,她多数时候都会选择沉默。

  拉姆试图隐瞒被家暴的经历,但脸上留下的伤却无法遮盖,直到此时,她才不得不说出实情。

  拉姆邻居 吕女士:她的眼睛底下一团乌的,街上碰到的时候我问她说你怎么了,她说他打了。

  周围人不能理解,夫妻如果生活不幸福,可以分开。唐某为什么要动手打人?拉姆又为什么不离开这个家呢?

  拉姆家邻居 吕女士:现在到处都可以打工,到处都可以走,她为什么不走?

  拉姆姐夫 小罗:两个过得好就一起,过不好就分,你何必,她那么好一个人,你如果真的爱她,那就不该去伤害她,不该对她这样,你就应该对她越好,对你更好。

  拉姆夫妻间到底有何矛盾

  那么唐某和拉姆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呢?据卓玛说,几年前,母亲因病去世,父亲身体不好,所以拉姆时常回家照顾父亲,这也成为他们夫妻矛盾的一个原因。

  拉姆姐姐 卓玛:(唐某)就是不想我妹妹回娘家,不想让我妹妹管这边爸爸和奶奶,反正就是控制力很强很自私的一个人。

  拉姆家的邻居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拉姆邻居 吕女士:我说为什么打你,她说每次回去看爸爸的时候他就打我。

  有朋友曾劝拉姆离婚,但为了孩子,拉姆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

  拉姆朋友 小静:我就一直劝她,我说离婚,离婚女人我说挺好过的,自己过自己的,然后你又能干,自己双手挣钱,但始终就脱离不了这个魔爪吧,因为孩子嘛。

  沉默隐忍十余年后 终于选择离婚

  结婚十余年,为了孩子,遭遇家暴的拉姆一直沉默隐忍。直到今年三月,朋友们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了她离婚的消息。

  今年3月9日,拉姆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手拿离婚证的照片,配发的文字是:民政局走出的那一刻我没有伤心,却反而感觉到自己安全了,孩子们,妈妈会更加爱你们!仔细看这张图片,拉姆的眼睛下面还有一处青紫的伤。

  离婚后,拉姆向卓玛讲述了她和唐某离婚的原委。

  拉姆姐姐 卓玛:她说他昨天打牌了在手机上,打输了点钱,回来就打我,差点把我打死了,把我手都打错位了。我说他用什么东西打你的,打得这么厉害,她说拿了个凳子,把凳子都打坏了,就边哭边和我说这些事情。

  此次遭受家暴后,拉姆与唐某协议离婚。家中长子和唐某一起生活,次子由拉姆抚养。离婚后,小静曾劝拉姆离开老家到外面打工。但因为要照顾爸爸,又舍不得孩子,拉姆还是选择留在山里务农。社交平台上,她曾写下这样一段话:我不是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但是为了陪在爸爸身边,所以我就靠山挣钱。

  拉姆朋友 小静:山上条件很差的,我觉得现在年轻人这种的特别少,都是出去打工那种,但是她就是因为舍不得扔下她父亲一个人,又舍不得孩子,就一直在这山里面挖药那些。

  父亲与孩子即是拉姆的牵挂,也成为她的软肋。两人离婚没多久,唐某就和拉姆联系,要求复婚。被拉姆拒绝后,唐某就带着孩子到拉姆娘家威胁她。为此,拉姆和家人也曾经报警。但警察走后唐某还会再次回来。

  拉姆姐姐 卓玛:因为知道我妹妹最舍不得小孩,也是我妹妹的弱点,每次挨打完跟他回去跟他复婚的原因也是为了小孩,也威胁到了我们家人,所以每次都是这样。

  几次以孩子和家人的安危来进行要挟后,唐某又改变了态度。他向拉姆道歉,并反复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家暴。就这样,在离婚仅半个月后,2020年3月24日,两人又到民政局办理了复婚手续。

  拉姆邻居 吕女士:我说你不应该复婚,我说家暴的人一般都是反反复复,一次不是,两次不是,我提醒过她, 她就说没办法,孩子不会给我的,他们是拿孩子来威胁我,孩子可怜我就复婚了。

  唐某没有遵守他对拉姆的保证。复婚不久,他再次大打出手。造成拉姆身体多处受伤。这一次,拉姆跑到了马尔康市和金川县妇联求助,并于5月18日向金川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常年遭受家暴为由要求离婚。害怕唐某再次施暴,拉姆躲到了亲戚家里。因为找不到拉姆,唐某转而将矛头对准了卓玛。

  拉姆姐姐 卓玛:他就找不到我妹妹,用语言恐吓威胁,但是我妹妹就没有出来。6月10号的那天,他就跑到我店里面来了,就把我打了一顿,然后你看我的眼眶打骨折了。

  根据医院诊断,卓玛的伤情为颌面外伤、左侧眶骨骨折、左眼球钝挫伤。卓玛被打后,曾有人报警。

  拉姆姐姐 卓玛:当时我们亲戚包括这里面的村干部和村书记都去了,然后就跟派出所就说你们把这个人好好管教一下,还是教育一下,要不然的话以后会出人命的。

  得知姐姐受伤后,拉姆和法院联系,希望能尽快和唐某离婚。

  根据金川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调解书显示,法院对拉姆与唐某的离婚纠纷一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6月24日组织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双方自愿离婚,两个婚生子由唐某抚养。拉姆可以在不影响孩子学习的情况下定期探视。

  因为目睹父亲对母亲的家暴,两个孩子的心里留下了伤痕。

  拉姆姐姐 卓玛:我妹妹回到家里养伤的时候,那个小孩子也带下来了,小孩子看到我就说大娘爸爸打打,他就去指那个板凳,他就说用这个打。

  拉姆和邻居说起当初离婚又复婚的原因时,也曾表示过,家庭暴力对孩子造成的影响。

  拉姆邻居 吕女士:她说她大儿子吧,大儿子她说的是沉默,学校里也被欺负,话也都不说。

  三个月内 拉姆两次离婚 多次报警

  从今年三月到六月,三个月时间里,拉姆两次离婚并向当地妇联求助,她和家人也多次报警。但积极自救和寻求帮助的拉姆,最终没能逃离悲剧的结局。

  据观音桥镇的居民介绍,在当地,每年七八月份是上山采松茸的季节。到了九十月份,是采羌活、贝母等各种药材的最好季节。六月底,与唐某第二次离婚后,拉姆回到娘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父亲在山上度过的。

  拉姆姐姐 卓玛:我就说你要不就出去打工或者是散散心出去一下,但是她说我还是不出去吧,因为我出去这边爸爸也没人照顾,我在这边的话至少每个月1个星期可以看到我的孩子。

  今年9月13日,拉姆发了一条视频,她带着十几天摘到的药材下山了。悲剧发生后,很多网友在这条视频下面给她留言: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多想告诉你,不要下山。在山下等待她的将是一场灾难。

  拉姆和家人原打算在家休整一天,继续上山采药。因为马上要到中秋节了,她还让姐夫去镇上买一些月饼。

  拉姆姐夫 小罗:她说姐夫八月十五要到了,街上有卖月饼你给买点月饼,我也喜欢吃月饼,爸爸也喜欢,我们带到山上去,那就比较方便。

  拉姆终究没能吃上月饼,也没有看到今年的中秋月圆。事发三小时后,她被送到当地医院。9月15日凌晨,卓玛赶到医院,看到了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妹妹。

  拉姆姐姐 卓玛:我妹妹的头发以前比我还多还长,当时已经就根本没有头发了,烧没了,看到就是面目全非了,身上一处都没有好的那种皮肤了。

  卓玛脑海中的拉姆,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双有力的巧手,还是爱唱、爱跳、爱笑的样子,现如今却已完全辨认不出她的模样。

  拉姆姐姐 卓玛:我看到她的手本来她的手都比我还要大一点的,但是已经全部都黑的了,跟火炭没有什么区别了,我摸了一下就没有什么热度了,手都是冷冰冰的那种。

  9月17日,拉姆从当地医院转至四川省人民医院救治,经诊断,拉姆为“特重度烧伤,面积90%”。因为无力支付高额的治疗费用,卓玛和家人开始在网络上筹款,得知拉姆不幸遭遇的网友,不到一天时间就为她捐助了一百余万元。

  拉姆姐姐 卓玛:我当时是想着先把妹妹的命救回来,以后怎么样的话我妹妹也没有那么多钱,我当时想的是哪怕以后她要坐轮椅怎么样的,我自己再努力一点,只要她能够活下来,我就觉得比什么都好。

  医生曾和卓玛说过,拉姆如果能够抢救过来,未来还要面临漫长的治疗和高昂的医疗费用。卓玛觉得,只要妹妹活着,一切还有希望。但不幸的是,因为伤势过重,在抢救了十几天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拉姆,在中秋节前夜离开了人世。

  十月一日,金川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逮捕。案件正在依法快速侦办中。

  “反家暴法”已实施 如何让法律落到实处

  拉姆的离去让人心痛,事发后有网友给她留言: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其实,不是没有保护拉姆的办法。从2016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已经从法律层面建立起了一张安全保护网,让这部法律更好得被落实,才能让家庭暴力受害者们远离恐惧、免于伤害。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开始实施。其中详细规定了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妇联等单位在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后,应当履行的各种职责。

  以警方介入处理家暴问题为例,《反家庭暴力法》就规定了接警后固定证据,协助送医等具体处置流程。对于家庭暴力情节较轻,依法不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由公安机关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出具告诫书。

  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理事 李莹:从公权力的部门角度来说,你要对这个施暴人进行相应的处罚,或者是更加严肃的态度,而不是和事佬的态度,这样就完全起不到对施暴人的震慑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纵容了施暴人,所以就会让这个家庭暴力更加严重、更加升级。

  在此类案件中,家暴受害者选择隐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但目睹家庭暴力,往往会对未成人的成长造成负面影响。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 雷明光:如果双方感情确已完全破裂了,为了孩子不得不在一起生活,那你还是要考虑一下,你们这样的一种家庭,到底是给孩子真正地提供了一个幸福的和谐的这种家庭的生活环境,还是说反而让孩子可能背上了更大的包袱,对他的成长更为不利,我觉得还是要权衡的。

  现实中,还有许多家暴受害者面临着拉姆一样的困境,他们为了孩子,离婚又复婚,出走后又返回。这是不得已的妥协,却无法根本解决家暴的问题。

  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理事 李莹:我们的有一些案件当中也是这样的,就妈妈妈妈想你了,然后她又不得已又回到那样一个暴力环境。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会议中曾明确提出: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对于实施家庭暴力的父母一方,一般不宜判决其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

  专家还建议,法院在审理涉家暴的离婚案件时,对于家暴受害者放弃子女抚养权的,要查明放弃抚养权是否出于当事人的真实意愿。

  而类似拉姆案件这种发生在已经离婚或者已经分手的伴侣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并非个案,这样的关系是否属于《反家庭暴力法》调整的范围,离婚后还能否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目前还存在争议。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 雷明光:我们国家《反家庭暴力法》里边所界定的,就是家庭暴力的主体的调整的范围,只包括配偶、父母、子女以及一起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之间,前配偶关系不在我们反家暴法的调整范围之内。那么一般认为在这些人群当中发生的这种暴力行为,那么跟一般的普通群众发生的这种暴力行为没有更大的区别,所以是由我们国家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来进行调整的。

  也有专家认为,暴力行为不会因为双方婚姻关系解除而自动停止,而且也是婚姻存续期间行为的延续,本质上还是家庭暴力,应当参照《反家庭暴力法》规定执行,并应当在实施细则或司法解释中予以明确。

  事发后,拉姆的姐姐曾表示,下辈子换我做你的哥哥,好好保护你。拉姆的姐夫也在不断回想,9月14日那个晚上,自己是否错过了救下拉姆的机会?

  然而,所有的遗憾和追悔,此时都已太迟。帮助和保护像拉姆这样的家暴受害者,绝不能仅仅依靠他们的家人。“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这一写入法律的条款也应当深入到人们的心中。

评论 (0)  •  2021-11-15  •  浏览 (82)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