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开豪车被石头砸烂的简单介绍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最近,有个段子火了:

世界三大酒庄分别是:罗曼尼康帝、拉菲、易方达

很多人买完易方达之后来问猫哥,罗曼尼康帝是哪只基金?

这个其实是比拉菲更贵的红酒,在周星驰的电影《美人鱼》中,邓超以3倍高价购入了位于青锣湾的地皮,于是开了3瓶1990年的罗曼尼·康帝红葡萄酒庆祝,徐克:“青锣湾一带有海豚出没,属于自然保护区,起码亏200亿,我们还要喝掉他100万的酒,这怎么好意思呢?”

不过,这么贵的酒却有一段难言的黑历史,市值好几十亿的酒居然是在厨房里搞出来的,这是咋回事呢?

这就要从20多年前说起了。

2000年冬天的一场葡萄酒拍卖会上,在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瘦弱的亚裔男子,他竞拍的是一种叫做纳帕谷的加州梅洛葡萄酒,这种酒被视为入门级的葡萄酒,价格只是其他拍品的零头,大家觉得这个男孩就是个凑热闹的小白。

结果,他们都大错特错。

这个名叫鲁迪的小伙子天赋异禀,短短18个月后,他已经是业内最知名的品酒大师,比很多老手更胜一筹,在满满一桌人的盲品大赛中,他一般是最终的胜利者。

他能说出这些酒的不同品牌和产地,甚至说出生产年份与当年的酿酒师,名气越来越大,慢慢地,他就接到了诸多高端私人酒会的邀请,喝到的酒也越来越多。

接触多了,圈子里的人发现,这个梳着大背头的亚洲小伙不只是品酒能力超群,财力也非常雄厚,他经常用私人珍藏的罗曼尼康帝来招待朋友,拍卖会上一掷千金买回来的酒,也经常在聚餐中开瓶喝掉了。

为啥这个举动这么特殊呢?

因为特级罗曼尼康帝每年产量5500瓶左右,不仅仅贵,还挑买主,每年只有登记在册的三百多个人有购买资格,甚至像爱马仕一样需要配货销售——只有购买一箱DRC葡萄酒时,里面才会有一瓶罗曼尼·康帝特级葡萄园葡萄酒。

在各大葡萄酒拍卖会上,罗曼尼康帝的价格总是一骑绝尘,领先于其他名酒。

就这样,鲁迪被葡萄酒圈冠上封号——“康帝博士”。

鲁迪的钱从哪来的呢?

他自己说,他的家族非常有钱,掌握着喜力啤酒在中国的经销权,每个月家里都会打来100万美元的零花钱,买点儿酒不在话下。

富二代,懂酒,盲品冠军,豪爽慷慨······很快,25岁的鲁迪就成了业内大拿,常年在美国、波尔多和勃艮第之间辗转,后来,他又成了拍卖行的大客户,时不时就把自己手上的好酒送拍。

他的策略也很特别,豪掷千金,买下不同品牌的名酒,尤其是产量不高的,全部收入囊中,形成垄断之后,再通过拍卖商高价出售。

在纽约的一场拍卖会上,鲁迪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花掉了300万人民币。他买酒的时候,不是一档一档叫价,而是直接喊出一个非常高的报价,而且他一旦举牌,无论最后价格多少,他都不会再轻易放下。用这招,他既减少了竞争者,又打响了名气。

垄断了酒就要高价卖,鲁迪找到了拍卖商卡蓬。

这位卡蓬,祖上是卖葡萄酒的,他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说唱歌手和音乐制作人,但他的拍卖行并不出名。

不过自打鲁迪找上门来之后,卡蓬的事业迎来了上升期,在2003年至2006年,鲁迪通过卡蓬卖出总值超过了3500万美元的葡萄酒。

自打他们出道,全球稀有酒的市场价格也一路高涨,单瓶的平均价格上涨超过20%。几个涨得最夸张的牌子都是鲁迪的最爱,不少都涨了几倍。

那几年被圈内称为“鲁迪时期”,很多大收藏家的酒窖里,都有不少鲁迪的货。

生意越做越大,鲁迪的开销也越来越大,包租私人飞机,拥有多辆豪车,有次他举办晚宴,供应商报价1.2万美金,他甩出3万,剩余的全是服务员的小费。他还在洛杉矶购买了800多万美元的新房,计划改造车库,用于收藏香槟。

美国上层圈子到处是他的朋友,包括富商,导演,电影制作人,一起品尝他珍贵的收藏。

有时候他发现谁对哪瓶酒爱不释手,便直接送给对方。以鲁迪为中心,爱喝酒的朋友们组成了一个叫做“怒汉”的私人酒会,都是名流富豪。

但是吧,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2008年4月的一场Acker拍卖会上,卡蓬照例叫卖鲁迪供应的老酒——7批来自勃艮第名庄彭寿酒庄(Domaine Ponsot)的酒,每箱价格7万元,年份为1945年至1971年。

谁知道,一位银发老者打断了卡蓬,他大喊,“我要撤下我的酒”。

这位老者就是彭寿酒庄的庄主劳伦·彭寿。

酒庄是家族继承的,劳伦·彭寿说,1945-1971年这段时间,他的父亲还没有这批酒标注的那个葡萄园。

直接说这是假货啊!

卡蓬在尴尬中撤下了这批酒,劳伦·彭寿也开始了打假。

他花了好几个月约鲁迪见面,鲁迪说,他近几年买卖了几百万美元的酒,一时半会想不起来这酒哪儿来的,他需要查一查购买记录才能给彭寿一个答案。

这让彭寿也认为,鲁迪是一个受害者,被人骗了。他决心找出背后的人。

在他不断地催促之下,鲁迪给了他一个名字“帕克·亨德拉”,说这是卖酒给他的人。

鲁迪还在一张纸上草草写下两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地址,说这就是帕克·亨德拉的联系方式。

于是,劳伦·彭寿就开始找这位“帕克·亨德拉”先生,结果发现两个电话一个是传真机,一个没人接。

他不死心,到新加坡、香港、台北、印尼跑了个遍,四处寻找这位“帕克·亨德拉”先生,结果当然没找到。

印尼当地人提醒他:

在印尼,“帕克”表示“先生”,而“亨德拉”是个烂大街的名字,两者一组合,便成了“亨德拉先生”。

发现问题的不止劳伦·彭寿一个人。

亿万富翁比尔·科茨对酒很痴迷,他从鲁迪手中拍下了400多瓶老酒,花了400多万美元。

一个偶然的机会,比尔发现,自己藏品中1921年的大瓶装彼得勒斯是假的。

这还了得,剩下的400多瓶该怎么办?他连忙请了专家鉴定。

结果,黏贴酒标的埃尔默胶水暴露了问题,在这些老酒诞生的年代,埃尔默胶水还未问世。

葡萄酒界有个潜规则,如果买到假酒,只能自认倒霉,这就跟中国的古玩界的“打眼”一样,不能退不能换,甚至还不能说。

但这位比尔可不吃这一套,他是富二代,又自立门户开了能源公司,性格固执,跟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妻子,甚至老妈通通闹翻,怎么能吃这个亏?

比尔掏出比假酒贵一倍的钱,请来了专业的酒类鉴定专家、退休的FBI探长、苏格兰警长和军情5处的前特工,组成一个小组来调查假酒案。

最后,这个打假小组发现,鲁迪不止酒是假的,身份也是假的:

● 鲁迪曾称自己1996年进入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且是高尔夫球队的一员——假的;● 鲁迪说自己家族是啤酒世家——假的;● 甚至,连鲁迪·库亚尼亚万这个名字都是假的——鲁迪使用的是60年代一个著名的印尼羽毛球运动员梁海量(Rudy Hartono Kurniawan)的名字。

鲁迪的骗局漏洞越来越多,FBI盯上了他。

调查发现,大量假酒都出自鲁迪,他的运通账户里还有1600万美元的欠款。

于是,FBI直奔鲁迪的千万豪宅,结果抓了个现行——房间里到处堆放着葡萄酒架,地板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贵葡萄酒瓶,但这些瓶子多数是空的。

铁证在厨房,三瓶酒正在水槽里浸泡,等待撕掉标签,还有三瓶酒已经撕了标签等待重新贴。

FBI还在他家中搜出了各种名酒的标签:

各种造假的工具,仿古色泽的蜡和印章:

原来,这位鲁迪的套路是:将来自法国的老年份商业级葡萄酒与用同一品种葡萄酿制的美国新葡萄酒混合,回收名庄空酒瓶后,再重新贴上酒标。

他造出来的假酒,连专业品酒师都瞒过了。

骗子现形,入狱是免不了的,但美国红酒收藏界的顶级富豪,却纷纷想去搭救他出狱,还说鲁迪其实是无辜的。

也是,如果承认鲁迪的酒是假的,他们买的酒就得砸在自己手里了。

最后,鲁迪成为美国史上首个因为售卖假酒而被定罪的人,被判了十年。

他被关进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安全级别最低的监狱Taft服刑,据说,Taft算是全球50座最舒服的监狱之一。

鲁迪的豪车、豪宅、艺术品也全部被拍卖,至于酒和酒瓶,则被砸烂销毁了。

鲁迪还被判向受害者支付2840万美元赔偿,但鲁迪这些年卖出的酒,至少上万瓶,大部分还在红酒收藏家们的酒窖里。据WineFraud公司的假酒鉴别专家莫林·唐尼(Maureen Downey)说,这些假酒市值高达30亿美元。

鲁迪入狱后不久,劳伦·彭寿出席了旧金山的一场酒宴,宴会上他帮忙醒酒,就在他打开一瓶1971年的彭寿酒时,他发现瓶底有个小标签,上面写着两个熟悉的缩写字母——“RK”——这是鲁迪名字的缩写。

看到这,很多人说,这个故事有问题啊,鲁迪富二代的身份既然是假的,那么早期他购买数千瓶名酒的钱又是哪来的呢?

鲁迪真名叫“黄振旺”,并不是家财万贯的富二代,他的资金很可能是从两个舅舅那来的。

两个舅舅都是大富豪吗?不是,都是重案犯。

他大舅Hendra Ranardja涉及一宗数亿美金的银行抢劫案,然后若无其事地逃到了澳洲。

小舅Eddy Tansil更厉害,他被查出从一家印尼银行挪用4.2亿美元,赃款没追回多少,入狱后,这位Tansil居然通过贿赂逃出了监狱。

俩人一共搞走7.8亿美元,赃款追回了不到十分之一。

全家都是人才啊。

鲁迪入狱后不久,他的故事被拍成了纪录片《酸葡萄》。纪录片导演这样评价鲁迪:

其实他有点《了不起的盖茨比》和《逍遥法外》两大主角的混合,此人拥有艺术气质,又深知自己的丑陋,但又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所以拼命想让自己实现好莱坞式的美国梦。被捕之前,他就正在洛杉矶著名的老牌富人住宅区Bel-Air修建住房。

去年11月,鲁迪顺利出狱,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只留下一段传说,不过很多红酒的大玩家都在争取他,估计新故事才刚刚开始。

评论 (0)  •  2021-11-15  •  浏览 (45)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