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头发长的老长-梦里梦到头发长了

文|孙阮正奇

忽然有一天,所有的人都在问我:你的影子呢?怎么不见了?

我低头一看,天呐,我的影子呢?我的影子确实不见了,而我记得我是有影子的。那些美丽的黄昏,残阳将影子拉得老长老长,我和我的伙伴们常常嘻嘻哈哈地互相踩着影子。那影子可真长,我记得是从我家的门前一直延伸到邻居家的窗台上的。还有夏日的当午,太阳热喷喷、火辣辣的,将影子压得好短、好短,我都快看不见他了。而在月明星稀的晚上,他会悄悄出现。月光很亮,影子很瘦,映在地上,好似鬼魅。记得那时看见他老是害怕。他也曾无数次地走进我的梦里。而现在呢?现在是白日,太阳焦热地照着,我又不曾到过赤道黑人朋友的地界,我的影子就这么无缘无故地丢失了,他去哪儿了?

我的影子真的丢了,我恐惧起来。虽然他带给我的并不一直都是愉悦,但是丢了他我就没有了参照。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一旦没有了参照,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你连影子都没有,你到底存不存在?没有影子的我,如同一只气球,悬在跷跷板翘起的那端,随着风来回摆荡。

三两孩童跑来,笑闹着,互相追打着,我慌忙避开。要知道,一旦被他们碰到,我将会飞到十米开外并一头撞在树干上,撞个头破血流。顽皮的孩子、流浪的猫狗、不长眼的汽车、摇摇晃晃的醉汉,都叫我畏惧。到处都潜伏着危险,即使是在公认最安全的地界里。

恐惧一层层堆积起来,压得我喘不过气。不能这样下去,我不能没有影子,我得赶快去寻我的影子,他在哪里?白日里,艳阳下,影子丢了真叫人心忧。

恐慌与焦虑并存,我踏上了寻影的道路,翻过了山岳,跨过了溪涧。我四处找寻,拦下行人发问:看没看到我的影子?他们都疑惑道:你的影子是什么样子的?我竟无语。是呀,我的影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记得他是黑糊糊的一片,具体有何种内容,我却不甚清楚。仔细想来,由于我过去一直都有影子,我甚至没有探究过影子是什么。我该怎样寻找?

我来到了西藏,这里号称世界的屋脊,远离尘世,是被称作圣洁之地的。我遇到了身着火红袈裟的僧人,日光城里的太阳好似永不熄灭,照在他身上,影子顺脚尖铺展开去,我似乎看到一颗红心在搏动着。一切都那么纯粹,大概红色最能诉说他们的真心吧,他们选择了这般颜色装饰自己。红衣僧人朝天际撒着纸马,这是西藏的一种祭祀仪式。此刻,我盼望我的影子能在这里,这圣洁如火、纯真似金的地方。

红衣僧人走到我身边,对我侃侃而谈:米拉日巴为了表示对佛祖的虔诚,毕一生之力修建佛塔,百折不回,不逾己之初衷。塔落成后,青史又回报给他什么呢?也许最后他两手空空,在饥寒交迫中死去,但在彼岸他将永生。多少年过去了,藏民依然能望见他坚毅的背影。转经筒前,千百个藏民虔诚地俯下身子,向他们所认为的神的方向,恭恭敬敬地行礼,送去他们最高的礼赞,那是真正的五体投地啊。此时庙宇里木鱼震响,声音在我的脑海中掀起万顷波浪。

我想,人皆有影,有些人的影子是超出形体的。生命之花绚烂时,影子映在地上,亦步亦趋,“如影随形”;待生命枯朽,曾经的影子便化作了一座座佛塔、一间间庙宇、一尊尊雕塑、一个个凝固的形象。生之高贵者,有碑在世,“星斗其文,赤子其人”;有庙存焉,关帝庙、夫子庙是也。生之猥琐龌龊者,亦有影存焉,岳飞面前永跪谢罪的秦桧夫妇,亦是一种影像。生前有影,死后仍有影,这便是影的伟大。

在转经筒前驻足,我感觉自己无处可归,待我形殁以后,属于我的影像在哪里呢?我可能永远也得不到虔诚之人的那种精神的富足。悲凉之感顿生。我知道人类大多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对神的敬拜、对英雄的膜拜,转为对人的崇拜。我们应该感谢这祭拜仪式,是它让我们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历史的影子让我们能更加清楚地认识现在,认识我们的身份与处境。也许是怕现代人太健忘,雪域极峰仍保留着千百年来的一贯景象,提醒人们时常回头看看,然后继续前行。

从西藏回来,天上悠悠浮云,路边一花一木,都能激发我全新的感受。旅途劳顿时,坐在湖边,翠蓝的湖水里倒映着一个完全相同又全部颠倒的世界。我想,它到底是真是影,抑或非真非影?没错,一切皆有影。然而我的影子仍未归来,我于是继续前行。时光像沙漏,将我的大半个生命漏掉了。我的步子艰辛又沉重,身后留下一长串脚印……

山间雨后,清秋,潮湿的空气氤氲着花草香。月倾泄于枝头,泉流淌过青石,汩汩奏响着沉寂已久的乐音。画境幽谷,空山鸟语,一时忘却归路!

我是来造访隐居此地的名士的,听说他也曾失去过自己的影子,经过一番辛苦找寻,影子才回归。名士着芒履布衣,于草庐外相迎,扮相简朴,举手投足间却别具风流。惹人注目的是他长长的影子,金灿灿,闪着迷人的光。

“你可曾见过真正纯粹的光芒?”他说,“年少时,我旅居于名山大川之间,吟诗作画,任侠好义,世人皆知我的名号。意气风发的我,从不肯向谁低头,周身时常被光芒环绕着。我的影子就是在那时丢失的。我却不自知,直到友人提醒才发觉。丢了影子之后的我,感到自己和大地失去了联系,脚跟站不稳,步子也飘来飘去。我忽然找不到自己在世间的位置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一切的名、权、财、色,都不若我的影子重要。我的影子是我最宝贵的伙伴,它伴着我来到世上,也将目送我的离开。我意识到,那曾经围绕着我的,让我引以为傲的光芒,是我影子的敌人,也是我痛苦的根源。那是众人的目光,狠辣而充满窥伺欲的目光。当众多的目光齐聚于你,你便站在太阳的芒上了。我因此被灼伤了。我选择了避世,远离了关注,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影子。”

说到这儿,他笑了,“人不能没有自己的影子,如同不能没有光。当一切世间纷扰被涤净,最纯粹的光芒才能绽放。”说着他走进了他的屋舍,只留我一人呆立于屋外。静默的月夜里,他的话冲击着我,使我处于对影子的另一种思考中。此刻,我越发懂得了形影相依的美妙。

我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影子,我相信他就要回来了,总有一天。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评论 (0)  •  2021-11-16  •  浏览 (43)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