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割黑菜籽-梦见别人割菜籽

(十二)错! 错! 错!

2月2月11日,正月初五,星期六,晴。在岳母家吃了晚饭,归。晚,给志松拜年。2月11日,正月初六,星期六,晴。她去明凤家吃喜酒,我在家里读《逻辑》。后,我和爸爸、弟弟泡树。她回家后与我去给六队的婆婆拜年。

2月12日,正月初七,星期日,晴。上午看书,下午去东红谢媒。2月13日,正月初八,星期一。上午看书,下午打灶。2月14日,正月初九,星期二。侄子玲满月。2月15日,正月初十,星期三。上午看书。2月16日,正月十一,星期四。上午看书,打牌。2月17日,正月十二,星期五,阴有雨。木工来了,误了读书。2月18日,正月十三,星期六。木工来了,误了读书。

2月19日,正月十四,星期日。阴。我不喜欢做客。因为,做客耽误时间。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只得先去给她妈妈做厨房,然后给她哥做36岁。晚,歇蓉家。2月20日,正月初十五,星期一,小雨。我厌恶交际,我不容于虚伪与做作。在哥家,我度日如年。晚,与亚等聊家常。主旨即我何时出息?何时脱贫?

2月21日,正月十八,星期二,雷雨雪。午饭后,归。玉送了几条鱼,一截肉。我们的新自行车放在其家,骑她家的旧自行车回家。2月22。正月十七,星期三。 木工在家,抽空读书。2月23日,正月十八,星期四,雨。妈给我安置木工师傅。我们到东红接亲家过门。今晚木工收工。2月24日,正月十九,星期五,大雪。给木工送砍板。之后,读书。2月25日,正月廿O。星期六,雨。 读书。2月26日。正月廿一,星期日,雨。读书。2月27日,正月廿二,星期一,晴。欲帮A妈做牛栏,A妈无准备;欲回家做猪栏,应祖等人在我家玩,陪之。2月28日,正月廿三,星期二,雨。做猪栏,因雨读书。3月3月1日,正月廿四,星期三,雨。读书。3月2日,正月廿五,星期四,雨。送A回娘家住对月。3月3日,正月廿六。星期五,雨。读书,下午。与国元下棋。后,整理日期到23点。3月4日,正月廿七,星期六,阴。 上午读书,中午与廷柱,义忠,学猛打牌,下午想歇歇脑,找振超去拿书,书没拿到,振超,学猛,高华在我家打乌龟,振超歇我家。3月5日,正月廿八,星期日,多云。 读不进书,就干体力活。十时许,疏沟渠。不想被思念、杂念和苦闷浪费时间。3月6日,正月廿九,星期一,晴。打米。给干妈帮忙,却出了差错。本想要爸爸协助我做猪栏,而她回娘家了。3月7日,正月卅0,星期二,晴。与德平给岳母做猪栏,姑爹来了。3月8日,二月初一,星期三,晴。岳父、岳母、“姑爹”、二弟来我家过门。菜子花香。3月9日。二月初二,星期四,晴。远才生日。天上月明,地上蛙呜。边劳边读,弟弟醉了。3月10日,二月初三,星期五,阴。 给启坤做土墙。3月11日,二月初四,星期六,多云。打杂,读书,听蛙鸣。3月12日,二月初五,星期日,多云。推粪。村组干部在我家搞清理、超支款转贷款。后,爸爸栽桔树,我读书。3月13日,二月初六,星期一,雨。 读书。隔天劳动了,换脑,效果不佳。3月14二,二月初七,星期二,雨转晴。 岳父去新疆,二弟接我们去他家玩。3月15日,二月初八,星期三,小雨。选人大代表。清晨,我们和应翠送应翠老公、岳父去申津渡村乘客车(转乘去新疆)。回家后,读书。3月16日,二月初九,星期四,小雨。 她二爹、姑爹关心我们,介绍我去帮二爹的老婊(建筑工头)干。她二爹自己家房子的瓦让我去弄(照顾我的生意)。另,二老有我们搬过去的意意,我不愿意。

3月17日,二月初十,星期五,小雨。 给二爹捡瓦。3月18日,二月十一,星期六,雷雨。 因为下雨,我将买好的稻谷种给A爸爸送回家。3月19日,二月十二,星期日,阴。 读书。杨树绿了,菜花红了。3月20日,二月十三,星期一,睛。 清晨,与她步行到东红。饭后,骑自行车到东港。稍歇,捡瓦。3月21日二月十四,星期二,阴。 捡瓦。午饭时,二爹说我妈妈如何如何不然,我反感,一下午不愉快。3月22日,二月十五,星期三,雨。 与健平下棋。3月23日,二月十六,星期四,雨。想早点回家,我很早就上屋了。大约中午,她弟弟斌回家了。下午,她姐夫与其子来吃晚饭。3月24日二月十七,星期五,雨。 与健平下棋。下午,在丙婆家吃晚饭。3月25日,二月十八,星期六。他二爹家里的瓦刚捡完,又开始捡她亲亲家里的瓦。A姐姐来,A邀我去她姐姐家玩,我讨厌她姐夫,但还是去了。A找她姐姐要吃油。我恼怒,心想:她只会乞讨,不思创造。3月26日,二月十九,星期日,晴。我不愿意在她姐夫家吃早饭。其姐夫在岳父母面前大献殷勤:“妈,不是您在这儿,谁还吃羊肉。”饭后,A见我情绪不好,便提出回家。我没有等她,自己先走了。到了裴家场,我停下自行车等她。她像路人一样,从我面前走过。好,就让你走,你快走,我就慢走,你慢走,我就不走。到了窑星水管段,她去大娥家喝茶。我就干脆快速骑车回家。到申津渡,遇到义忠。到家里,小妹来了。吃了饭,想到呙家,顺便带小妹到河口。到呙家,呙到丈人家吃饭去了。回到家里,A在扎柴把子,口里说散心话。我心里疼她。她洗澡的时候,把门栓得紧紧的。弟妹向她借火,我趁机溜进去。她同我辩论,委屈地哭了。我看似无反应,内心在反省。我见他没有吃午饭,便给她打了几个鸡蛋。我们好了。

3月27日,二月廿0,星期一,晴。为弄清自考时间,我去了趟县城,顺便领了准考证,路费是我弟弟借的十元钱。到胜利村,学华搭我的自行车。到洪峰村,朱昌群搭我的自行车。到家后,我饿慌了,她先给我煎了三个粑粑,再把家里仅有的一个鸡蛋,给我打了碗汤。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3月28日,二月廿一日,星期二,晴。她给干妈锄草,我帮岳母整火土、卖谷。晚,岳母留我歇,我想回家。在双马村,没有结到账。便经河口回家。在伦玉那,我收到《罗大》的书。回到家,我发现她蹲在祖玉菜园里(祖玉的男人……),我回家的热情,一下降到冰点。我烦这个野东西,干脆,我带了书,飞车东红。3月29日。二月廿二,星期三,晴。与德平给岳母挑谷。中饭后,二弟送我回。下午,到依国的去找事做,伍与呙小林在四柱的干活。3月30日,二月廿三,星期四。 她到东红弄了两捆甘蔗,我与她整菜园。之前,呙来过。下午,读书。3月31日,二月廿四,星期五,阴。 清晨,她欲去东红,呙来通知我到县城干活,我们先将行李运往呙林云处(松滋),然后,用专车送行理往县城。A做饭我们吃,后,我与A去东红。余时读书,肖岳平来找泽兴犁地。

1989年,上半年的某天,我在家里看《动物世界》,电视上,一只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忽地咬住了一只专心吃草的羚羊(我现在都没弄清楚,为什么猛兽一咬就咬喉咙),顷刻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我猛然顿悟——这就是达尔文的“优胜劣汰”,这就是人们常常所说的“弱肉强食”,这就是动物的世界。

从此,我开始思索我是强者还是弱者,我是做强者还是做弱者的问题了。

.4月。4月1日,二月廿五,星期六,小雨。读书。4月2日,二月廿六,星期日,小雨。读书。4月3日,二月廿七,星期一,小雨。读书。4月4日,二月廿八,星期二,阴。挑谷,下种。4月5日,二月廿九,星期三,晴。上午读书,下午看相,鬼混。4月6日,三月初一,星期四,晴。与呙给洪峰汪某做屋脊。一包《精华》烟,工资5元。过河落水,衣服老板娘洗了,颇充实。4月7日,三月初二,星期五,晴。因申津度没有客车到县城,我,呙,小毛步行到东港(二十多华里),再,乘车到县城。一点半到达。4月8日,三月初三,星期六。事不多,做工棚。下午,逛书店。4月9日,三月初四,星期日,晴。 无活干。4月10日,三月初五,星期一,阴。操盘(用手工拌和混凝土,这个活超级累)。4月11日,三月初六,星期二,中雨。下午与林兵骑自行车经玉湖回家。林云发了10元钱。4月12日。三月初七,星期三,雨。读书不成,反吵一架。4月13日,三月初八,星期四,晴。 上午读书,下午到县城。4月14日,三月初九,星期五,晴。上午做模墙,下午锯钢筋。4月15日,三月初十,星期六,晴。上午到新城拖钢筋,下午搬钢筋。4月16日,三月十一,星期日,晴。 扎笼子,加夜班。4月17日,三月十二,星期一,多云。扎笼子,操盘子,累死了。加夜班,身体实在受不了。4月18日,三月十三,星期三,雨。母亲生日。杂工,操盘。4月19日,三月十四,星期三,雨。操盘。想家,想她,想亲人,欲归,却临近自考。4月20日,三月十五,星期四,阵雨。归。4月21日,三月十六,星期五,雨。 带病读书。4月22日,三月十七,星期六,阴。带病读书。4月23日,三月十八,星期日, 多云。 读书。4月24日。三月十九,星期一,阴。 妈妈和我们给岳母做生日。4月25日,三月廿0,星期二,多云。 父亲生日,岳母来玩。4月26日,三月廿一,星期三,阴。读书。A给娥播棉花。4月27日,三月廿二,星期四,雨。下棋。4月28日,三月廿三,星期五,雨。A起早给我烙好了粑粑。饭后,欲到章庄铺乘客车。到了九支渠,忘记带准考证,返。恐乘不到客车,欲骑自行车走便道去县城。时,风雨大作,雨衣渗水,衣服已浸湿。由于风急浪高,漩水潭渡口不开渡,不得已,只得折返金龙闸渡口,叫了半天,才得过河。时,下午一点半。到了县城,又饥又寒又倦,苦不堪言。4月29日,三月廿四,星期六,雨。 六时许,起,复习。7时,奔考点。8,30——11时,考《文学概论》,没考好,愧疚。4月30日,三月廿五,星期日,小雨。入考场比昨天从容,前后皆女生,偷窥我卷。毕,第一交卷。女监考老师目光柔柔。给A写信。下午做墙。5月5月1日,三月廿六,星期一,阴。 没有谁逼迫,每天拼命干活,骨头快散架了,如此超荷,能挣多少钱?5月2日,三月廿七,星期二。 依然六点,匆匆冼漱,匆匆过早,食不下咽,就上班了。中饭后,有时呆几分钟,有时碗一丢,就干活了。晚上,看不见做砖了才下班。重体力,快节奏,结账还没有保障(没人管这一块)5月3日,三月廿八,星期三,多云。 多少回,想着想着,想入了梦乡。5月4日,三月廿九,星期四,晴。杂工。我们住的工棚有一个大窗户,窗户对面是一个老头,杨,老师家属。我们这边是物质局,那边是中学。老头收废品,常与打招呼。我们当然明白其意。呙准备修房子,没有钱买钢筋,我承诺帮他偷工地的钢筋。因为,钢筋就放在我们住的工棚里,工棚里住的全是我们的人。深夜,这边递,那边接。1989年5月4日在县城邮购省自考办教材13,67元。5月5日,四月初一,星期五,晴。操盘。晚,加班。5月6日,四月初二,星期六,晴。 抛砖,加夜班,浇雨板。5月7日,四月初三,星期日。 晨,到县城中学找杨,托杨将我们给呙偷的钢筋背到XX医院(有熟人)。国英不高兴,她妈妈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回家帮家里插秧?”于是,我与国英妈妈回家。大雨如注,饥肠辘辘,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到了复兴,依国不在家,我便骑自行车回去。爸爸在插秧,妹妹、妹夫来帮忙。5月8日,四月初四,星期一,雨。插秧。5月9日,四月初五,星期二,雨。 帮弟弟插秧。岳母来了。因XX对A有意思,我冲她发泄。现在回想起来,只因莫须有,好不应该。5月10日,四月初六,星期三,雨。A生日,她生日在泪中渡过。A给次珍插秧。5月11日,四月初七,星期四,阴。她哭了一天,我无聊的过了一天。

5月12日,四月初八,星期五,雨。欲给岳母割菜籽,因下雨,玩到吃了晚饭才回家。5月13日,四月初九,星期六。与她到金狮邮局给她二弟取包裹。5月14日,四月初十,星期日,晴。 给岳母割菜子。A说,不准备回家。我们吃了一些无菜的冷饭。

12月23日(农历冬月廿六),女儿出生。

1989年8月19补办结婚证,30元,远才经手。

1990年3月3日。晒谷种、棉籽种,买甘蔗种(在双兴四队买的)。

3月4日。晨,在枚运胜屋前呼李刚到新桥干活。3月5日。在新桥干活。

1990年上年务农。双抢后,与国元到县工商联打工,遇王贵。后,与王贵到地区行署打工。有一天,我在某单位上厕所,我认为,最里边最干净。厕所上有个小眼,我偷觑了一眼,碰巧,对面还有一只眼,正盯着这边。原来,这不是男生的专利。

我思索很久——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做,还是不做?

1990年办结业证2科,每科3.0元。

1990年大约8----9份与依国游地区博物馆。

有一天,我们到仓库去领安全帽,有一顶绿色的安全帽,颜色绚丽,通体干净,我生怕别人抢走了,连忙扣在自己的头上。师兄们哄堂大笑,我这才醒悟。

1990年10月16日到荆州医院看眼病,0.86元。

1990年11月4日往黄石购西红花住沙市洞天旅社(被XX电视台的广告吸引,上当了)。

1990年11月5日住黄石人民旅社4.0元。

1990年11月13日到沙市一医就诊1.62元。1991年2月1日在荆州卫校男性科查尿0.8元。1991年2月8日住公安农机旅社1.00元。1991年7月24日在地区轻工局与程先光签订劳务合同。1991年10月26----27日因自考住公安农机旅社3.0元。1991年5月20日自考报名费20.0元。

1991年11月20日住公安农机旅社2.0元。1992年4月16日 A打胎无钱,找启林借了10.0元,又找义芝借了10.0元,到申津渡打胎18.95元。1992年5月19日办结业证1.5元。她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家,我想试试她,我们的房子很简陋,门不会百分之百的严实,更何况,是我自家的门。我潜进房去,直接伏在她的身上。她无声无息,一动不动,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现在想来,如此做,千不该,万不该。

1992年12月15日办结业证3科4.5元。1993年9月3日从申津渡寄挂号信。1993年11月15日从申津渡汇款12.8元。1993年12月10日自考报名费16元。

这一时期,日记丢失。我们可能是1993年下半年从王家大湖迁居到东港。

1994年2月3日在新江口镇汇款6.3元(另外汇费0.3元)。1994年2月26日在新江口镇汇款8.3元(另外汇费0.3)。

我在岳母邻居玩,XX妈妈哀叹,“唉,我的妈妈还够活的,我们都老了,只怕她百年之后,我们都佝不下腰了。”听了XX妈妈的话,我不知道做人有什么意义?XX妈不是希望她自己的妈妈死吗?她不是认为她自己都老了,而她的妈妈还活着吗?这种“活”有什么意义?可能是她们自己都吃孩子的“闲饭”了,自己劳不来了,而她的妈妈却还活着,是给儿孙添负担吧?未必是上代先来,应该先走?未必是我辛勤抚养的孩子我享福?……1994年3月2日邮购省自考办教材《政治经济学》11.52 元。1994年4月23日自考后无法回到松滋工地,住XX望江旅社,第一次亲眼目睹了所谓的“小姐”,我无染。

可能是这一时期,我欲将屋后的树伐了,修一个鳝鱼池子。晚上,我累极了,准备坐一会儿再去洗澡。玻璃窗上,一只壁虎,不慌不忙,“禅定”在那儿,悠闲得很,我好羡慕。一会儿,蚊子飞来,它一张嘴,蚊子就成了嘴口中食。原来,它是在守候,它是在劳动。它如此专心,不能说不辛苦。

费尽千辛万苦,鳝鱼池子修好了。下一步,捕鳝鱼。

捕鳝鱼是一个技术活 。开始几天,鳝鱼不进我的豪子。我买了一包香烟,请教同伴。同伴告诉我 :“鳝鱼一般是凭蚯蚓的气味进豪子的,你必须把豪子的四周都用泥巴抹上,只留豪子的进口,免得鳝鱼围着你的豪子团团转,又进不了你的豪子 。” 哦 ,原来是这样 。捕鳝鱼非常辛苦 。夜夜穿行在田埂上 ,露水,蚊子,蛇,蚂蟥,高温酷暑 ,没一样好受 。有一天 ,我经过一条小水沟 ,看见桑树根一样的蛇 ,吓得我浑身发麻,赶忙后退 。辛苦了 ,我在小电房的平面上打盹。放在身边的鳝鱼被人家偷走了,像睡死了一样 。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鳝鱼的长势还行 。下半年,鳝鱼出售了。

卖了几百块钱,没有想到 ,她一夜就给我输干净了。不过,她很愧疚 ,她流了一天的泪,她一天没有吃饭 。我担心她想不开,做傻事 , 尽力安慰她 ,我说:“这不算一回事 ,只怪我不会挣钱了 。”

1994年6月17日自考报名费20元。1994年8月16日在胡家场做X光透视,断肺结核(误)20 元。1994年8月17日在新江口镇做B超断血吸虫。1994年12月16日自考报名费20.0元。1995年2月(在荆州农科所干活)于沙市图书馆看邓小平图片展,身穿桃红

衫,腋下,夹着一本书,有女生偷偷地看了我一分钟,我兴奋到如今。1995年6月12在荆州医院查血吸虫10元、乙肝41元,在 沙市4医查生化挂号费2元、一医挂号0.5元(找骨科专家赵成山)。没有食欲,四肢无力,粉墙时,一抹子砂浆都举不起来了,这才去看医生。

1995年8月15日在松滋邮购《微型小说理论》、《气功修炼的奥妙与误区》24.6元。1995年8月23弟弟陪我在县城查生化、肝功、乙肝50元。1995年10月20日学习气功81.8元(另外汇费1.8元)。1995年11月2日因皮肤病、腰疼到沙市传染病医院就诊28.7 元。又在一医划去9元。1995年12月16日从新江口镇向北京邮购《新疾病学》11.3 元。1995年12月23日腿长疱在新江口镇血防门诊就诊。24日35.3元。26日38.5元。27日10.5元。28日10.5元1995年2月27日。15岁下学到现在,我所从事的劳动,又脏又累,我已32岁,何日梦遂?

一周没有回家了,下体擦到内裤都舒服,我需要她。找了个理由,请假回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办这事。刚刚拉开序幕,有人叫门,她去开门,我躲在房间里。之后,她有事去了。它没有出来,犹如大便没有出来,好难受。

今年 ,我患了七个月的病 ,孩子和家务 ,全是她一人操持。捡棉花时,繁忙季节,她用板车把我拉到田边 ,不让我孤独、沉闷到家里面 。现在想来 ,夫妻之间,一定有过恩爱 ,不一定有深仇大恨,只是太任性,太自我,太不容人,草草离婚 。

1996年 7月7月9日,雨。昨夜,我梦见我教小学一年级。白天,我在水田里扯水草的时候想,我拙于种田,命运却偏偏让我种田。

7月10,阴。 上午扯水草,下午治虫。隐隐约约,我对我的肝病不放心。我告诫我自己,要相信屈成春宗师的三九元功,相信它能治好我的肝病,相信只要光明磊落,应该能长寿。 7月11日, 多云。治虫。 懂事以来,生活一直艰难。下午,她爸从XX中学回来转告我:你姐姐说,你们做生意需要四、五百块钱。我与A找伦福贷了400元的款,月3息。之后,又去找伦福借谷。7月12日,多云。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正处于一个将要塌方的陷坑,我努力往上爬。因为陷坑很深,被雨水泡软,弄不好,要塌方并被埋掉。我努力的、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往上爬。

晨,买菜回来,又去卖麦子。比起别人,还算顺利。后,打除草剂,到土田除草。7月13日,阴。她爸爸不理事,出门许多天,还不准备回家。早饭后,我筷子一放,便催A去锄草,我自己先背着锄头下地了。转而一想,我对她爸爸太怠慢了,为什么不给她爸爸打个招呼?约莫一个小时,习珍姐来给我们帮忙,锄完土田便去吃午饭。下午,锄沙田。7月14日,雨。读书。7月15日,多云。晨,乘车到XX落实做生意的事。中饭后,归。7月16日,雨。午睡后,我女儿与我的侄子在嘻闹,加之“麻将”的烦扰,我狠狠的搸了女儿一顿。我后悔,“为什么要打孩子?”7月17日,阴。上午读书,下午割玉米穗。晚,到杨天平的借气功书。心情不错。7月18日。A在劲松修路,我在家打缩节胺,读书,买平价肥,到伦福的借谷。心情不错。7月19日,多云。上棉田肥。7月20日,雨。读气功书,傍晚还书。7月21日,阴有雨。补车胎。7月22日,晴。准备去王家大湖给妈妈搞双抢,但恐书籍丢失,我啃了几个馒头,节约点时间整理书籍。后,带着女儿、侄子去妈妈家。到了群兴桥,果如旺东所说,要过渡船。在街上买了个西瓜和孩子们吃,车胎破了,只得沿途加气,勉强骑到弟弟家。7月23日,晴。早起,拖板车给妹妹割谷。说白了,就是给爸爸赚几个人工。7月24日,晴。早起,给弟弟割谷。泽星,裕忠,运春。7月25日,晴。上午与弟弟、张祖林收了两板车谷,砍界边,日落而息。7月26日,晴。因无田插秧,故起迟。早饭后,妹妹来了,一会儿,帮弟弟脱谷。有妈妈,玉凤妈,等五人。人手紧,气温高,差点儿中暑。弟弟的多,爸爸的不多。运春,国元和另一个伙计也来了。午饭后,弟弟整田,我、爸爸、妹妹扯秧,一直到初更。7月27日,阵雨。我们三兄妹起得特别早。我们建议爸爸去收谷。没有想到一阵大雨把稻谷淋了个透。原来,爸爸为公家灌引水去了。所以,稻谷被雨水淋了,我们都有意见。帮忙的人有运春,妹妹、妹夫 。未了,传英妈妈,义芝妹妹,霞灵妹妹来干了一会。7月28日,阵雨。插秧。有裕忠,爸爸,泽星,胡霞。7月29日,多云。早饭后,弟弟帮我修车,妈妈帮我洗衣服,我休息。午饭后,驱车经东红义才的,妹妹家回家。到窑星,自行车胎又爆了。只得和孩子们走回家。7月30日,晴。上午,天气热得很,我还是坚持治完了水稻田的虫才回家。下午,与A锄棉花田的草。夜,梦见我还在读书。7月31日,晴。锄草。天气炎热,与A差点中署。夜,我睡在屋外腾椅上, 许久,归房。8月8月1日,六月十七,多云。A给富年插秧。我锄棉田草。8月2日,六月十八。晨,与A锄芝麻草。因雨而罢。8月3日,六月十九,雨。晨,A侄女在我们这里,A不愿意做饭,我也不愿意做饭,A侄女生气走了,皆不悦。8月4日,六月二十,雨。除了看书,就是掰玉米。8月5日,六月廿一,阴转小雨。上午学习,下午清稗,(德茂那里及苗田)。8月6日,六月廿二,晴。上午清稗,下午打杂。8月7日,六月廿三,晴。上午修路(水塔那儿);下午治水稻田的虫。8月8日,六月廿四,晴。弟妹吵着要走(县城),我假托修好自行车就去王家大湖叫弟弟,因而,上午补了两辆自行车胎。下午在土田治了一喷雾器药,连土田都没有治完,就没有农药了,没有钱买农药,无奈,只得放下喷雾器与A扯棉花草。8月9日,六月廿五,晴。清晨,睡得正香,一阵开门声,把我弄醒,我感觉弟妹要悄悄的走了,我想睡一下,再骑自行车去追,没想到,一睡就是大天亮。起床后,要A去追。我在家赊了4个馒头,去土田锄草。也许,是A不在,也许,是天气热,没有扯多久就回家了。A回家已是中午(弟妹已去县城)。A在XX中学她嫂子那儿吃中饭。午饭后,我们去锄草。

8月10日,六月廿六,多云。天气热,劳动效果差。8月11日,六月廿七,阵雨。锄草。8月12日,六月廿八,阴。锄草。下午,与A意见不合,过得不愉快,腰疼背疼。8月13日,六月廿九,多云。不知是因为梦做得不好,还是因为生物钟紊乱,或者因为她不爱做早饭,一天都过得不愉快。下午,锄了一会儿草。坚持做气功吧。因为,做气功可以驱除烦恼。8月14日,七月初一,星期三。晨,起,做气功。之后,到蒋和平家磨锄头,其妻张治芬大姐借给我10元钱,我用这10元钱买了一瓶杀虫脒。8月15日,七月初二,星期四。晴。除草。砂田总算治完。8月16日,七月初三,星期五。多云。除草。8月17日,七月初四,星期六。晴、暴雨。除土田里的草,因雨而罢(如无雨,除完尚早)。8月18日,七月初五,星期日。阵雨转多云。饭后,计划去土田埋肥,不料杜妈,A嫂嫂来我家闲聊,她在家陪聊,我独自去埋肥。干了很大一会,她来了。约30分钟,我爸爸来了,我们回家烧饭。今天,我到家海的、覃章英的赊东西。爸爸来了,我又到河边去赊鱼。幸好,桂琼还了我们20元钱,可供我们买两瓶杀虫脒(瓶/18元),如果钱够的话,我们就会买辉丰1号(瓶/15元)之类的新药。8月19日,七月初六,星期一,多云。晴。与A治虫。晚,日落了,药完了,田没有治完。连日来,手头紧,感情薄,她的愁容比我多。8月20日,七月初七,星期二,多云。清晨,她哥哥接我们去他家过月半。回家时,我捧回了我的《现代汉语词典》。夜,A来我床上,没让其失望。

8月21日,七月初八,星期三,阵雨。上午读书,下午埋土田肥。之后,顺便在万圣陶家借来两本《知音》。

8月22日,七月初九,星期四,多云。早饭后,到三队修路。后,看《知音》,《十六岁女孩苦难之链靠你维系》,写盲人夫妻,捡来3岁女孩,喂养到能生活自理,并报以养育之恩。女孩又拾一女孩,反映了人性美、人情美。还有《圣洁继母情》、《泣血的祭奠》记克拉玛依特大火灾后的悲壮日子。《恩人医生,你让艾滋病无憾而去》等等,文章感人。8月23日,七月初十,星期五,雨。休息。8月24日,七月十一,星期六,雨。到王家大湖接我妈。夜,歇妹妹家。8月25日,七月十二,星期日,多云。在妹妹的吃了早饭,带妈妈回我家。午饭后,到富年的借谷。8月26日,七月十三,星期一,阴。保蕾(打杀虫脒),与A都有轻微中毒。

8月27日,七月十四,星期二,阴。拖砖渣铺路。凡事要正直,灵活,变通。比如:今天下午与蒋和平、郑永凤的卵石之事,就处理欠妥。8月28日,七月十五,星期三,小雨。打米。中午,A的毛哥还树来,酒食款待。8月29日,七月十六,星期四,雨。推粑粑、米豆腐,余时做气功摘录。8月30日,七月十七,星期五。晨, 我们总牵挂着XX做生意的事,手里没有钱,找杜妈借了5元钱,连同A手里1元钱,骑自行车到XX。后,到沙市找永岗,没找着,只得回XX休息。8月31日,七月十八,星期六,晴。天没亮,再次骑车到沙市,出乎意料,没费一点工夫,找到了永岗。我和他谈了一下学包子的事。他说,我只能在他那儿学,他不能来XX指导我。后,返回XX。A姐夫与我谈了一下具体情况,我就急速骑自行车回家。A不在,我去中学找她。晚上,我们把家里的猪卖了,并作了一些安排,连夜赶往XX。深夜一点,才休息。

1996年学习气功二班120元。

1997年

6月6月13日,星期五。晚,带女儿去“莎莎批发部”买砂糖。柜台上,放着《圣经》,我好奇,想借阅,不料,她要带我入教。为了借阅《圣经》,佯允。旧版《圣经》,10元。6月14日,星期六,晴。昨夜,找A,不许,其将女儿弄醒。此事,对我是奇耻大辱,永世不忘。(太忙了,请您耐心等我一章一章的上传。)

评论 (0)  •  2021-11-18  •  浏览 (87)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