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抓犯人是怎么回事-梦见自己去报警抓犯人

文 | 邱田

自1841年的《莫格街谋杀案》算起,侦探小说诞生迄今已将逾180年,近两百年间它始终在经典文学和通俗文学的中间地带徘徊,又与广播、影视、戏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纸质阅读的年代侦探小说固然风靡一时,是人们茶余饭后的重要消遣,在新媒体网络时代它依然拥有大量拥趸,并不曾因时代发展而被淘汰。BBC热播的《神探夏洛克》是对福尔摩斯的当代演绎,卷福的形象也因此深入人心,引起了一阵全球化的追捧热潮,侦探小说永不退潮的魅力也由此可见一斑。

小说的魅力不在人物即在情节,侦探小说引人入胜的情节无疑是吸引读者的重要砝码。在紧张的阅读氛围中读者实践着一场又一场智力游戏,与凶手较量,也与作者较量,这种高度集中的精神与微微兴奋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带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阅读快感。著名学者钱钟书在留学牛津时每天看一本侦探小说“换脑子”,在睡梦中也手舞足蹈地以为抓到了罪犯,其对于侦探小说的热衷如是。爱伦·坡将侦探小说的创作看作是解数学题,在情节设置上他喜欢环环相扣、逆向构建,先把结局设计好再一步步倒推。事实上在侦探小说的经典叙事中有三个基本要素,即:顺序性、悬念和结局。无论怎么铺排,这几样要素都是小说中最为关键的,三要素的转挪腾移构建出不同的情节组合与叙事模式,也创造了无数令人思索的悬念,使得读者在思考中阅读,在阅读中思考,与作者共同完成一场“小说形式掩盖下的智力思辨”。

从爱伦·坡到柯南·道尔,从柯南·道尔到阿加莎·克里斯蒂,再到今日东西方的侦探推理小说,作家的思维永不枯竭,总能在老套中翻出新意。不同年代、不同作者的侦探小说之间似乎形成了某种“互文性”,摸清侦探小说悬念设置的脉络,从而破解侦探小说魅力的密码。“超自然的力量”就是其中的一个套路。

《福尔摩斯奇案集之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剧照

侦探小说一向以缜密的逻辑推理见长,演绎法则是侦探们的看家本领。在这样一个需要法医学、化学、弹道学、药理学知识的领域里,科学性似乎成为侦探小说的要素。一切神秘的超自然力量仿佛都与侦探小说的主旨不相符,然而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却出现了一份古老的手稿,一个流传已久的家族传说。德文郡荒凉偏僻的沼泽地、清冷的月光、野兽一般的猎犬,一个家族的诅咒,当这些元素集中于一部侦探小说之中,读者既能感受到一股阴郁恐怖的气氛,同时也不禁怀疑,侦探小说与神秘的超自然恐惧是如何并存的?

查尔兹爵士惊惧而死,继承人亨利爵士又面临险境。种种迹象表明这种超自然的恐惧是真实存在的,有人听到或者目击过怪兽般的猎犬。随着小说情节的层层推进,在恐怖传说阴影下读者对猎犬的存在,家族的诅咒变得将信将疑,然而又不禁质疑这种情节设置明显违反了侦探小说著名的“推理十诫”的第二条,即小说中不能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或媒介。

待到谜底揭开,原来人间的魑魅魍魉都是居心叵测的人,从来不是鬼神,不是什么超自然力量。居心叵测的生物学家斯台普吞带着谎称为妹妹的妻子来到德文郡,又利用猎犬的传说设计杀人,这些全是人性的幽微阴暗。当福尔摩斯从巴斯克维尔的家族画像中认出斯台普吞的脸庞时,犯罪动机便昭然若揭了。金钱永远是第一位的犯罪缘由。用科学性和常理性去揭示超自然力量的虚妄性,或许这才是侦探小说书写的真谛。就像猎犬头上的磷火,看起来再恐怖,终究是人为而非天赋。

评论 (0)  •  2021-11-22  •  浏览 (82)

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