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已睡在女人床上-梦见别的女人睡在我的床上

01

又是新的早晨,室友刷好牙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愈靖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但眉头却是拧着的。

“怎么,尿床了?”室友丢下毛巾看着愈靖。

愈靖脸黑得不要不要的,瞪着室友,“干你屁事!你全家都尿床!”

这口气,这眼神,室友无奈的叹了口气,“起床气怎么又来了。”

床上的人愤愤的抓着床单,怒气冲冲的爆粗口,“妈卖批!”

“到底怎么了。”室友又问。

愈靖烦躁地挠乱自己的卷毛,懊恼不已,“我梦见我自己变女人了!!”

室友一听,夸张的捂着嘴,同情地看向愈靖的胯下好久,意味深长地“唉”了一声,摇了摇头。

随着室友的视线,愈靖也低头看着自己的下方,两手快速捂住了弟弟,对着他不爽的喊,“这是活的!!”

Byピパ桑

02

忘川旁奈何桥,铁骑盔甲独人候。

他忘了在这血色河畔停留了多久,忘川的水,孟婆的汤,自己饮过多少,他也记不清,只是心里一直在等候,一个人的到来。

【你到底是想在这等他多久呢?】孟婆是个十分美貌的女子,声音轻柔的问那铁骨男儿。

【他不来,我便一直等,他来,我只想问他,当初为何要放弃我,做了官,娶了别人。】时间对于死去的人,没有意义,执着不过是为了心中痴念。

【罢了,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孟婆挥挥衣袖,忘川的水荡出涟漪,呈现出一抹画面。

床上的清秀书生面色苍白,口吐鲜血,床下跪了一干奴仆,床头一个和书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握着书生的手,面色悲凄。

【洛川,我知道我时日无多了,你便应了我吧,我此生不曾求你,这次便是当我求你。】洛辞握着胞弟的手,嘴角的鲜血刺目伤人。

【哥哥,我不能,不能让你死后被人骂,不能让你被爱的人恨,哥哥,你活着,好不好?】洛川握着洛辞的手,声泪俱下。

【傻孩子,生死由天命,你应了我,告诉卫枭,是我负了他,是我不要他,是我不爱他。他忘了罢,恨也罢,只是,苦了你,对不起。】洛辞轻轻地喘气,张张嘴,蠕动唇边的话没有再说出口。

洛川握着他的手,埋在他身上,连哭泣都哑声。

洛川埋葬了洛辞,悄无声息,他没有告诉卫枭一切,因为卫枭在边界,十年未回。

洛川以洛辞的名进士,娶了宰相之女,洛川明白,即使卫枭没有回来,卫枭也会知道。

卫枭知道的时候只是长叹一口气,扔下信件攻打敌国,那天,边战大捷,卫枭却也受了伤,落了疾。

卫枭一生没有再回故土,他死在了他国,埋在了万里白雪的他乡。

孟婆将忘川的水合拢,【这般,你死心了吗?】

卫枭眉头皱得紧紧的,却是笑了笑,【原来他不曾负我。】

卫枭踉跄一下,【谢谢你,我想我该走了。】

孟婆叹了口气,【你还想活着吗?】

卫枭笑笑,【他都死了,我还活着干嘛?】

卫枭一步一步踏上奈何桥,望着翻滚的河水,纵身一跃,落入水中,消失。

By青柠味的·小狐狸

03

#ABO#

“放我走,软禁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

“软禁,这不算吧,你可是我用钱买回来的,我喜欢怎样就怎样,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你这个疯子”

“不用多说了,只要你完成你的使命,我自然会放你走”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你该不会忘记了吧,你可是害死了我弟弟,我要你还我一条命也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不是吗”

“那不是我,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抵偿,就算我把孩子生下来,但他也不是你弟弟啊”

“这由我说了算,你只要听从我的命令”

By妖颜惑粽

04

我们生于战争,死于战争,是战争的产物,也是战争的牺牲品。战争非我们所爱,只是因为战争,我们被联系在一起。

我们不该有爱的。但是上天在创造我们时,给了我们不同于其他动物的能力与感情。所以我们骄傲自大,成为了“世界的主人”。其实我们不是谁的主人,谁也不是。我们只是战争的奴隶。战争,或许是对我们存在的感情的惩罚吧。

我爱你,在这残酷的战争中,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你死我亡的世界里,我们多么脆弱。却又不甘脆弱。我爱你,就算天崩地裂我也爱你,就算我们为爱失去了一切我也爱你。只因为,你是特别的。你如此的可爱,如此的吸引我,让我着迷。这世间不该有战争的,有你,足够我一生幸福。

但是人生总是不幸,战争在我的身边,你也在我的身边,我爱着你,也厌恶着战争。我想将你带走,但是战争却让我时时刻刻要提防着失去你,我不愿失去你,也不愿失去自己。

战争终究是残忍的,在我向你表白之后,我失去了你,也失去了自己。

敌人的炮弹,是我们的新婚唯一的纪念品。

我们,都死在了那一颗炮弹下。

只是,我死了心,你死了身。

“你为什么要护住我?”

By苏晏

05

晚安(`˘ω˘)

腾,愿你在那里无忧无虑,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再过去的四千多个日子里。

我以为,我放下了,

原来,都是自我安慰!

以前呢,我对于酒,

是开心,逢年过节,

生活仪式感的喝些。

现在我就是,喝都喜欢喝到那种微醉的境界,

那样虚无缥缈,

感觉你还在,

就像昨天那般。。。。。

记得,你很喜欢烟花,还有小面包。

你知道不<(`^´)>?

我已经nn久年,不吃,也不看,

我怕,

我怕回忆,

我怕接受事实。

By少爷官

06

“想不到,我们还能再次见面。”中药来到空旷的大药房,西药刚刚写完报告。

“当然。”西药站起身,被中药抱了个满怀,眼中柔情万种,怜爱万分。

“你什么时候带我走啊?”西药小鸟依人般靠在中药的肩膀上,偶尔轻轻磨蹭,似是在引诱,却又甚是细微。

“我一定会带你走,去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他们不会歧视同性的爱情,我们也可以过的很潇洒。”

是啊,只要打败了真菌和湿疹,他们就可以永远地不受任何危险的在一起了。

一把水果刀从窗户飞进来,中药大人猛地推开怀里的西药,然后闪身一躲。

锋利的水果刀嵌入墙壁里三分,墙皮掉下来几块,危险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

“呵,已经被发现了啊。”真菌提着长剑从窗户翻进来,湿疹从另一侧的窗户跳进来,神情阴毒,杀气腾腾。

“不好!”中药扑向西药,湿疹从怀里掏出一条两米多长的剧毒蛇,西药推开中药,将药罐子直接投向毒蛇,中药从抽屉里拿出手枪朝真菌和湿疹开枪,却不想右腿被真菌扔过来的飞刀扎伤,鲜血很快将裤腿染红,中药撑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西药很快控制住湿疹,见中药受伤严重,眼里不尽的泪水瞬间翻涌开来,却不想真菌抢过了中药手里的枪打伤了西药的腹部,再将中药整个人踩在地上,嘴里一抹狞笑煞是吓人。

“放弃吧。”湿疹挣扎开了西药的束缚,走到中药跟前,拿出了他口袋里的中药化验报告。

“情报到手,杀人灭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中药仰天大笑,西药忍着痛打开柜子,引爆了炸弹。同归于尽。

“你说,要是我们没有敌人该多好啊。”那时候的西药,天真可爱,懵懂善良,以为世间不会有恶意之徒,但是,真的不会有吗?

已经,回不去了。

By蒙古草原狼

声明

内容多为网络搜索

经小编整理后分享

如有侵权请私信小编

进行删除处理

望理解

评论 (0)  •  2021-11-16  •  浏览 (59)

0 评论

发表评论